首页/浙江/试点报告丨“无废城市细胞”还能裂变、聚变?来这些试点看看
试点报告丨“无废城市细胞”还能裂变、聚变?来这些试点看看

W020211014588083543658_600.jpg

富阳区春江街道八一村引入第三方机构——帮猫回收,实现了四种垃圾的准确分类、上门收集和专业化处置的闭环。杭州市生态环境局 供图

细胞,组成人体的最小单位。正从一个生物学概念,变为探索城市治理的最新切入口。

2020年,浙江作出在全国率先建设全域“无废城市”的重大决策。一年多来,“无废城市”建设形成了一批具有浙江辨识度、全国引领性的重要成果。其中,“无废城市细胞”这个新名词,让“无废”这个看似庞大、遥远的目标,逐渐化解为人们日常触手可及的微小改变,以润物无声的姿态走入百姓生活。

微观视角折射世界。眼下,浙江已制定工厂、园区、学校、医院、乡村、景区、工地等7大类“无废城市细胞”建设指南,截至今年8月底,全省各地建成各类“无废城市细胞”1074个。这个“无废城市”建设最小单位的面纱,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如果把城市看作人体,社区、学校、各机关企事业单位,甚至每一个个体都可以看成是细胞。”杭州市生态环境局土壤和固体废物化学品处负责人来勇解释,“无废细胞”就是社会生活的各组成单元,从小处着手,首先建设一个个“无废细胞”,进而建设“无废城市”,最终形成“无废社会”。

W020211014588075026661_600.jpg

裂变新生

为绿色跃迁打下无废烙印

如同人体每时每刻都有细胞在繁殖生长,以维持机体的发育和运行,“无废细胞”也在裂变新生。

朝着打造之初设立的愿景,单个“无废细胞”营造出的绿色环境,正不断影响身处其中的人和周边的社会生态。带着从“细胞”中获取的“无废”烙印,他们回归家庭,汇入人海,无形中裂变为了散播无废理念的新生“细胞”。

春晖小学的无废实践出现了“人传人”现象。“妈妈我能向你借300元钱吗?我保证还。”今年暑假,春晖小学四年级学生鲍威轮写下了人生的第一张欠条。整个夏天,他通过存卖可回收垃圾,顺利赚到“第一桶金”,让家人欣慰的是,这笔欠款不是为了玩乐,而是捐出了一份爱心。故事从7月一场意外开始,杭州玉皇山路发生了一起电动车起火事件,被严重烧伤的父女牵动着杭城人的心。看到新闻的鲍威轮主动提出想要捐款,并用学校倡导的无废义卖方式来还款。爸爸的啤酒瓶、妈妈的快递箱、废旧纸板和过期杂志……在全家人的支持下,鲍威轮小小的儿童床下堆得满满当当。家庭成员们“存”垃圾的习惯并没有因为离开校园而消失,反而再次巩固。

“孩子是家庭的核心,他们就像裂变的子细胞,会给整个家庭注入绿色活力。”春晖小学教育集团理事长田冰冰介绍,每年学校都会举办一次垃圾分类示范家庭评选,根据家庭分类垃圾桶的设置情况、参与实践互动情况、知识竞赛成绩等评价标准,让分类理念更好地向家庭、社会辐射。“把有长远意义的事情做扎实,是我们进行无废细胞创建的目标和定位。”在她看来,学生们自发的传播和影响正是其中的重要方面。目前,学校有千余学生,每个孩子都链接了3至5人甚至更大规模的家庭成员,“细胞”裂变的影响深远又强大。

如果说无废校园是促使人与人裂变的一个基点,那么无废驿站的建设便是推动行业变革的一股强劲动力。“中国民营快递之乡”桐庐,汇聚着“三通一达”等占据中国快递大半市场份额的企业。在这里,一家家快递驿站看似微小的改变,正为行业的绿色跃迁提供灵感。

走进桐庐县中通一品江山营业厅,普通的陈设背后暗藏“无废”玄机。包装常用的50mm、60mm宽胶带被45mm的可降解胶带替代,不仅实现了减量,且材质以玉米淀粉为原料,3个月后就能在土壤中逐步分解。驿站一角的绿色回收区前人来人往,取件者们已经习惯随手拆下包装放入绿色回收箱,待快递员寄件时,这些旧纸箱会被优先利用。“现在平均每天能回收100个快递箱,一半以上会被二次利用。”驿站负责人刘翔说,随着寄件业务量的增长,未来快递箱利用率将不止50%。

眼下,绿色回收箱已全面覆盖桐庐70余个快递网点。“这种可循环模式正在促使快递公司加快变革步伐。”桐庐邮政管理局行业监管科科长王文科说,无废驿站的建设得到了各快递企业的大力支持,以中通为首的行业代表企业已有计划向全县驿站推广。从“快递之乡”启程,乘着物流快车,细胞的裂变或将绿色之风吹往全国。

浙江德创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危险废物被分类回收.jpg 

浙江德创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小微企业危险废物贮存仓库,受访企业供图

聚合共生

循环生态系统迸发大能量

无论是单个细胞的生长,还是由细胞裂变带来蝴蝶效应,都让人感受到无废细胞小小身躯撬动大环境的潜力。而在更早开始这项探索的绍兴,通过细胞自然集聚或人为建构体系,无废细胞建设还呈现出另一种可能性:多个细胞聚合、串珠成链后形成的循环生态,将释放巨大能量。

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囊括了多个无废工厂。从建设单个无废细胞,到几家工厂联合打造“无废园区”,园区内细胞的“碰撞”,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这一过程中,“绿色安全、循环高效”的目标正有序达成。

以企业危废处置为例,园区安全环保监管指挥中心里,一块大屏就可实时展现企业危废产生情况。“固废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这家企业产生的固废,很有可能是另一家企业急需的生产原料。”上虞区生态环境分局固废中心主任顾泽伟说,通过收集分析园区各企业的危废,这里正探索实施‘双循环’模式,即企业内部物料回收利用的小循环,和特定企业间工业固废定向‘点对点’综合利用的大循环。

浙江首批“无废工厂”之一的浙江新和成药业有限公司,有一套成熟的内部小循环系统,借助“源头削减、过程控制、末端治理”的生产模式,优化建立产品的链接关系,能有效减少固废产出。例如,在生产维生素产品时,会产生一定量的废母液,但通过延长生产线,这些废液又可以作为生产色素产品的原料,这也被员工形象地称为一场“自我消化”。

“但构建这种内部循环,必须综合考虑成本、技术、效益等因素,并不适用于全部固废。”企业负责人员提到,想要吃干榨净固废的剩余价值,光靠内部循环不可能,需要建立企业间定向“点对点”综合利用的外部大循环。他举例,亚硫酸钠溶液一直是企业内部难以循环利用的的生产废料。通过走访园区其他“细胞”,他们发现这一废料恰好可以作为园区其它公司的生产原料。

细胞“碰撞”,变废为宝。前不久,由新和成牵头,通过上下游企业和政府事业单位进行产学研深度合作,联合发布了关于《β-紫罗兰酮副产稀硫酸》的团体标准,废酸被充分利用,进一步扩大了资源化利用的体量。

而一些小微企业的危废处置门槛更高。面对因量少被处置单位拒收、场地有限规范贮存难、风险管控缺位等难题,这些“细胞”,更需要一个标准化系统化平台去统筹运维。为此,绍兴正在建设小微产废企业危废统一收运体系。

走进浙江德创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约3000平方米的小微企业危险废物贮存仓库分外醒目:危废被分成11个大类分别堆放,每袋废物都打包严实,现场几乎闻不到一丝异味……去年1月份启用以来,越城区270家小微企业的危废均在此收集、贮存、处置,已收集危废120余吨。企业还建立了小微企业危险废物收集智慧云平台,让收集、转运等各个环节都实现了“云上办”。“小微企业只需在微信端递交需求,我们就会上门。” 公司负责人裘钧说,上门收集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会引导、帮助小微企业解决危废处理中遇到建立台账、精细分类等常见难题。

“德创环保这样的小微企业危废收运企业,绍兴六个县(市、区)都有。涉及危险废物产生的‘表内单位’基本实现全覆盖。”绍兴市无废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绍兴全市工业源方面已有1640家小微产废企业与收运企业完成签约,社会源方面已有42家实验室和409家汽修企业完成签约。

协同联动,小小“细胞”的大能量,仍待挖掘。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