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西湖十景”为何能坐稳宋画C位?
“西湖十景”为何能坐稳宋画C位?

【编者按】
8月31日,浙江省委召开高规格的文化工作会议,特别强调,宋韵文化是具有中国气派和浙江辨识度的重要文化标识,提出要实施“宋韵文化传世工程”。

宋韵遗迹,俯拾皆是。即日起,浙江新闻客户端推出《你不知道的宋Dynasty》栏目,揭开这段历史的一角。

宋画是中国绘画史上的“高光”时期,当今有数以千计的宋画分藏于全球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及藏家手中。

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宋朝的国家制度:立国之初,宋室便设置“翰林图画院”,罗致星散各地的画家,提供“公务员”待遇,让他们安心创作。

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就出自北宋翰林图画院画家张择端手笔。

到了南宋,中国绘画艺术到了新的高峰,影响流传至今。

不少学者认为,享誉天下的杭州“西湖十景”,比如“断桥残雪”、“苏堤春晓”等,这些经典IP最早就出自南宋画院画家的山水画题名。

今天,我们邀请西泠印社社员、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博士寿勤泽,来为大家解读宋画中的南宋临安城。

“马一角”“夏半边”

南宋画家喜作“边角山水”

宋室南迁,“公务员”画家们也背井离乡,来到了江南。南宋高宗有钱后,靡费重金重建画院,吸纳画匠、野无遗贤,形成了南宋院体山水画派。

根据清朝厉鹗的《南宋院画录》记载:“画院有待诏、袛候、甲库……一时人物最盛。”当时画院中有98位画家,浙江籍有38人,其中又以临安籍占了多数。

由此,中国的绘画艺术中心从开封转移到了临安,以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为代表的“南宋四家”备受推崇。

今天在东亚一些国家,人们研习水墨还以临摹“南宋四家”为入门之道。

和北宋的全景山水宏大构图相比,南宋画家开始从走向边角山水的局部意境,他们用笔简练、画幅渐小,大面积留白。

这一特点,从南宋画家们的“江湖雅号”就可见一斑。

比如出自画院世家的马远,就有“马一角”之称。

他祖籍山西、出生于临安,多作山水一角之景致,如《寒江独钓图》《雪滩双鹭图卷》,所画的树石,线条刚劲坚凝,常有弯折之角,时而峭峰直上不见其顶,时而孤舟泛月一坐独坐……

而临安籍画家夏圭则有“夏半边”之称号,他经常选取一半景色作画,近处景物突出,远处景物变淡,一幅《西湖柳艇图》,水墨淋漓,笔尽意在,扫千里于咫尺,写万趣于指下……

宋高宗亲绘“西湖雨雾”

“西湖十景”成南宋诗画C位

那么,“西湖十景”究竟成型于南宋何时、由何人提出呢?

宋宁宗时期,祝穆所写的《方舆胜览》,其中就有“西湖十题”之说:

“西湖山川秀发,四时画舫遨游,歌鼓之声不绝,好事者尝命十题,有曰:平湖秋月、苏堤春晓、断桥残雪、雷峰落照、南屏晚钟、曲院风荷、花港观鱼、柳浪闻莺、三潭印月、两峰插云。此西湖十景见于地志之始。考凡四字景目,例起画家,景皆先画而后命意。”

而《绘事备考》记载,最早的西湖十景图,是南宋画院画家僧若芬所绘,他与祝穆同为宋宁宗时人。

画家泼墨命景、诗人吟诗作赋,在这场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的集体创作中,“西湖十景”最终被中国的士大夫们吟咏而成闻名中外的经典题名,也是如今西湖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六大要素之一。

据考证,将“西湖十景”摆上文艺创作C位的这股风潮,最早是由宋高宗赵构掀起的。

高宗精于书画,时时技痒,贵为一国之尊,总喜欢绘制西湖山水图。

元代庄肃《画卷补遗》记载:“宋高宗天纵多能……时作小笔山水,专写烟岚昏雨难状之景……上亲题:‘西湖雨雾’四字……”

连皇帝都那么欣赏西湖的“山色空蒙雨亦奇”,南宋画院自然是上行下效,西湖图绘制之风可想而知,这一汪碧水成了艺术家们竞相创作的灵感“缪斯”,以西湖或者西湖之景冠名的画作数不胜数。

南宋画院今何在

建国南路闻墨香

那么,南宋画院在今天杭州的什么地方呢?历朝历代的学者对此开展了层层剥笋式的考证。

明朝陈继儒在《宝颜堂笔记》中写过:“武林地有号园前者,宋画院故院址也。”

“园前”在哪儿?根据清代厉鹗《东城杂记》记载,在今天的望江门内。

而南宋周密的《武林旧事》则提到,这个“园前”指宋时富景园,位于“新门外”,附近有五柳园。

南宋耐得翁的《都城纪胜》一书也说“城东新开门外有富景园、五柳园”。

考证范围继续缩小。在2016年出版的《说杭州》一书中,作者钟毓龙先生提出:“……按其址在今郭东园巷之地……东出羊市街(今江城路),西出中板儿巷(今建国南路)……其地为南宋之富景园,亦名东花园……南宋时画院在此,名园前。”

著名美术史学家王伯敏先生曾作实地踏勘,认为富景园就在今天杭州建国南路与江城路之,附近有“五柳园”,就是今天的五柳巷。

西泠印社社员、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博士寿勤泽认为,认为南宋画院在今天建国南路之西、东河之东,三味庵巷与柴弄之南,斗富二桥之北。

根据寿勤泽博士的指点,我们来到位于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的斗富二桥,只见街坊们闲坐于家门巷口,把盏话茶,一派悠闲自在;在桥东南侧,一间“杭州书画社”掩映于河畔浓阴,800多年前的丹青墨韵,依然绵延不绝……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