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南宋临安城为何“寸土寸金”
南宋临安城为何“寸土寸金”

8月31日,浙江省委召开高规格的文化工作会议,特别强调,宋韵文化是具有中国气派和浙江辨识度的重要文化标识,提出要实施“宋韵文化传世工程”。

宋韵遗迹,俯拾皆是。浙江新闻客户端推出《你不知道的宋Dynasty》栏目,揭开这段历史的一角。 

《梦粱录》中的南宋临安,是这样一幅风流富饶的画卷——

“自高宗赵构定都于此,至今已一百余年,户口蕃息,百万余家,人烟生聚,民物阜繁,市井阡陌,铺席骈盛,数日经行不尽,各可比外路一州郡,足见杭城繁盛矣。”

临安城的城市格局如何,是否真的“寸土寸金”?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临安城人多房少

陆游曾经住在孩儿巷

浙江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徐吉军认为,南宋临安依从实用主义的法则,在空间上划分为官绅区、经济区、文化宗教区、军事防御区。

皇帝住在凤凰山,文武百官与士人自然紧密围绕这个核心。官绅区的范畴,从凤凰山麓到吴山山麓,以及临安府治周围。如岳飞之孙岳珂住在今天的西湖大道和定安路交汇处,国子监助教陈旦住在万松岭,他的儿子与陆游、辛弃疾是文友,写下“家祭无忘告乃翁”的陆游则居住在孩儿巷。 

陆游画像

根据马端临《文献通考》推算,临安城在中央官署工作的官吏,总人数约有10万。徐吉军认为,官员的家口往往多于一般百姓,按照一家六口计算,官员及家眷总人数超过40万,约占居民总数的20%-30%。

临安城小,房少人多,连不少官员也只能租房。南宋朝廷为此设置了专门管理房地产的机构,叫做楼店务。

作为南宋政治经济中心的临安城,在常住户籍人口之外,还有大量“杭漂”,他们多为商人、僧侣以及科举士人。每逢考进士的年份,全国各地赶考士人约有数万。通常,每位赴考士人还会带着仆人,旅馆挤满了,连寺院道观都兼营住宿的生意,比如朱熹和陆游来临安城应试时,都住宿于西湖边涌金门外的灵芝寺。

科举士人也惯于到此一游发个“朋友圈”,比如林升就在旅邸留下千古名作《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林升画像

10万京官南下,数万“国考”大军,使得南宋的房地产行业迅猛发展,临安一时有“城中寸土如寸金”之说。比如万松岭,在北宋时还是遍山松林,在南宋时因靠近皇城,俨然成了豪宅邻立的官绅区。

南宋临安的房地产业相当兴盛

孝宗、光宗、宁宗、理宗都屡屡发布减免房租的诏令:夏天暴雨可减租,冬天大雪可减租,地震了要减租,日食了要减租,太上皇过生日要减租,皇后生了儿子也要减租庆贺……

周密就在《武林旧事》中提到,临安城房子虽然贵,但是朝廷隔三差五减租,有时候一年到头都不用交一分钱房租。

运河是物流主动脉

御街是核心商贸区

住房问题解决了,全城人的吃喝拉撒怎么办? 

徐吉军用八个字来形容临安城日用消费品的来源:东菜、西水、南柴、北米。

物资怎么进城呢?那会儿没有高铁和飞机,运输基本靠漕运:木材由船载,顺着钱塘江进入市内,菜圃大多集中在东郊,大米则出自长江和杭州以北之间的平原,经浙西运河运来,市民所喝的水就是西湖之水了。

船是南宋临安的重要交通工具

大运河的交通职能,使其成为南宋物资集散的商业中心。从余杭门到江涨桥的大运河这条水路,就是临安城供应补给的物流生命线。

而贯穿临安城南北的中轴线御街,南起皇宫北门(今万松岭南侧),经朝天门(今鼓楼),北到武林门前,专供皇帝车驾通行,因此御街沿线当仁不让成了临安城内最繁华的核心区。

如此,供应官、军给养和财务管理的官署,就沿着临安南北的经济和交通干线,分别占据在适当地点上,朝廷衙署见缝插针地植入民居中;以御街为中心的“鱼骨”状陆路交通网,叠加城内水运物流“支脉”中河、“毛细血管”东河、浣纱河等,使得整个杭州城“客贩往来,旁午于道,曾无虚日”,“买卖昼夜不绝”,连城外也市镇林立、商业兴盛。 

《武林旧事》记载,御街两旁商肆林立,“无一家不买卖者”。今天的中山路就是由南宋御街逐步演变而来,从南宋王朝到改革开放前,中山路一直是杭州最主要、最繁华的道路。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