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0℃-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事下班说 | 别让姐姐与忍让牺牲划等号 

2021-04-07 21:03 |浙江新闻 |评论员 张萍

在电影和现实的相互呼应下,“中国姐姐”渐成热词。

最近,杭州一位女孩轻生被救下后,哭诉自己爸妈离婚、抚养三个弟妹,不堪重负,与热映电影《我的姐姐》情节高度相似,电影讲的是父母去世后,姐姐被迫在抚养6岁弟弟和追逐梦想之间作选择。

姐姐难当,既是老问题,也有新情况。在东亚传统思想中,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成为姐姐,在绝大多数家庭中都意味着忍让甚至牺牲,在经济条件相对落后的农村尤其如此。小时候,父母问我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我回答:想要个姐姐。稚子如我,已经知道当大的是吃亏之事。一些原生家庭“吸血”女儿的社会新闻,每每让人大开眼界。“伏弟魔”“樊胜美”的称呼中,交织着人们对这些姐姐命运的哀和叹。

现如今,开放二胎政策催生了更多姐姐,子女之间对资源的争夺同样很现实。原来万千宠爱于一身“小公举”,要去适应父母的爱被一劈为二的情况;原来就不受待见的女儿,可能直接面临让渡发展资源的情形。有人说哥哥不也如此?的确,但不可否认姐姐们的考验要更严峻些。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看见问题。直面“中国姐姐”的困境,改变才可能发生。相比电影和新闻评论区的很多吐槽,最打动我的是一个姐姐转述她父母的话:“物质是恒定的,爱是无限的”。成为姐姐是命运不是选择,这个命运的提笔者正是父母。很多人期待看到舆论场上的这些争论和独白,最终能影响已经或即将成为父母的人群:不要让自己的女儿成为没有退路的姐姐,不管贫与富,都要尽可能给予平等的爱,培养相扶相守相爱的孩子。

宕开一笔,“姐姐困境”不仅是性别平等的一个二级话题,也是一个关于人生、关于成长的话题。即便不是女儿、不是女性,我们的一生终究会遇到很多这样的抉择时刻,情与理、命运与梦想,绝非总是方向一致,置身两难处境,调动全部作出抉择之际,新的人生境界很可能豁然而至。我们既要致力于营造一个没有不公的社会环境,也要始终相信走出困境的内驱力就藏在每个人心中。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