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觅展Vlog④丨西泠印社展出一批受赠藏品 为改革开放来最大手笔 

2021-03-01 15:2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郑梦莹

一方印石,承载多少山高水长?石不能言,却最是可人。

3月1日上午,一批来自中州河南的500件文物藏品,在位于西湖畔的中国印学博物馆首次与观众见面——含玺印316方、封泥43件、瓦当8件、陶文126件、画像砖7件。该批藏品由河南椿农堂孙辉先生捐赠,是西泠印社自改革开放以来接收的规模最大、数量最多、价值最大的一笔藏品捐赠。

在开展仪式上,藏品捐赠人孙辉说,“在展厅再次看到这些文物藏品,很是感慨。它们来到‘ 天下第一名社’,也就找到了最好的归宿,这也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

微信图片_20210301142200.jpg

孙辉

一人守之,不若与众人共守之

孙辉,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印社副社长、河南省青年书协副主席,爱好金石文字,富收藏。秦汉玺印、砖瓦、印、金文、钱币、镜铭、简牍……只要是秦汉的文字,他都尽力搜求。

学习陶瓷美术专业的孙辉大学期间就喜欢书法刻,刻过几百方印章。后来忙于经商,一度中断。近年又重新开始投入精力,研习书法篆刻。

这段佳话,要从2019年9月开始讲起。是月,西泠印社孤山社址和着湖光山色,迎来一批中原客人——“中原影印象·在豫西泠印社社员捐赠展暨河南印社捐赠展”在这里展出。孙辉作为参加者之一,初来乍到,被这人文荟萃吸引。他随即决定,向自己敬仰的西泠印社捐赠一批藏品。

尽管因为疫情耽搁了几个月,但双方都以倒计时的节奏推进此事。孙辉准备了700件精美的藏品由西泠社专家组挑选,包括历代印、汉代封泥、战国临淄陶文、战国至汉代瓦当、汉魏南北朝画像砖与铭文砖,北朝邺城文等。专家组综合考虑了藏品的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以及西泠印社藏品结构的需要等因素,最终挑选出500件入藏。也就是今天展示在馆的这批文物藏品。

微信图片_20210301142241.jpg

微信截图_20210301141233.png

千岁衰老私印

在展览现场,一枚精致的“千岁衰老私印”引人注目。该印台柱达数十根之多,顶部有龟伏其上,背甲隆起,其形体与尖状的屋脊相仿佛,印面六字呈井字状排列,字字独立,印面与上部楼柱相连属,构思巧妙,铸造工艺精湛。

中国印学博物馆副馆长乔中石介绍,这是一枚楼阁式印纽。战国、秦汉私印有亭纽一式,高低层数不等,但这枚印纽构造复杂,与亭组组式有别,或是在亭组组式的基础上再创造,所以可以称为“楼阁式”,在两汉中私印堪称奇品。

西泠印社理事、河南印社社长许雄志,西泠印社社员、浙江大学历史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曹锦炎等专家告诉记者,经过鉴定评估,这批藏品极具历史、艺术和学术价值,是对西泠印社藏品品种、数量、结构的极佳补充。

“文物是永恒的,我们只是它们短暂时间里的保存者,对于它们来说,我们都是过客。让文物回归社会,由国家保存,展示给大众,发挥社会功用,才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在展览现场,孙辉说。

微信图片_20210301142157.jpg

大雅宏达,共成斯举

从西泠印社创建之日起,乐于奉献,爱社如家,就成为了一种基因和传统。

1962年,张鲁庵故世后家属遵循遗嘱,将其生前广收博集的历代名家印谱433部、印章1525方悉数捐赠予西泠印社,大多属国家一、二、三级文物藏品和孤本、善本。

早期西泠印社其实没有捐赠的概念。直到上世纪60年代,西泠印社在政府指导下开始恢复活动,捐赠作为一种行为,开始成为一种风尚。中国文联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介绍,“张鲁庵的400多部印谱和一大批印章,成为那个时期最大的一笔捐赠。”

此后,一次次捐赠热潮不断掀起,捐赠范围也逐步扩大,为西泠印社留下了诸多宝贵遗产,也成为立社百余年之根本。

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末,西泠印社收藏的文物和资料数量达23000余件。这其中,印章、印谱、书画等品类的珍贵文物收藏,因其完备的体系、鲜明的特色和出众的代表性,而在公藏单位和学术界享有盛誉。

“大雅宏达,共成斯举。”珍贵藏品的背后,凝聚着几代西泠印社人和捐赠者存亡继绝的使命担当和印灯传续的无私奉献。

西泠印社至今已走过117年风雨。得益于一代又一代人的前赴后继,才成就了为世人信赖的“天下第一名社”。陈振濂说,如今,西泠印社的社务、管理、运行等,都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相信这美德嘉行、山高水长将一路流长。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