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0℃--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数一数二·调查|搞懂这些一二三 你就明白这惊人的反转了 

2020-11-30 09:3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佳莹

快到年底了,看着最新出炉的各种经济数据,数数君发现,GDP、固定资产投资、对外贸易,这些人们年初曾担心因疫情影响而下跌的数据,纷纷出现了反转。

外资也是如此。今年初,有太多的理由让人们为稳外资捏一把汗:疫情在全球蔓延,人员、设备出入受限,全球经济低迷,众多跨国公司为缩减成本宣布裁员,各国内顾倾向上升,发达国家频频号召制造业回流,外资企业撤退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而从最新出炉的前10月外资数据看来,涨幅还真不错。

趁着这个档口,数数君去萧山、余杭、嘉善等浙江外资集聚地走了走。外资企业有什么新动向?把资金投向了哪些领域?数数君想带你看一组数据、两次搬迁、三个现象。

一组数据

先来聊聊数数君的本职工作,数数。

今年6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曾写到,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绝大部分的全球前5000家跨国企业,已经将今年的盈利预期平均下调近40%。利润下降将影响企业的收益再投资,而收益再投资占全球FDI的50%以上。

引进外资情况到底怎么样?先看全国数据,1-10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800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4%,从上半年的同比下降1.3%,到7月的首次转正,随后一路上扬。

748006A8-CFB0-4098-A53F-D175B94CD85A.png

浙江呢?实际使用外资907.1亿元,同比增长16.8%,规模居全国第四。数数君特意去查了去年的数据,去年浙江实际利用外资是全国第五,已经比前年提升了一位,今年这是又进了一位。

数数君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外资企业正在中国这块最确定的市场下最大的筹码:

今年,全球最大药用玻管制造商肖特集团海外最大投资项目落子缙云,并快速投入试生产,抢占以疫苗包装材料为核心的高端药用包装市场;

世界500强巴斯夫在中国投资的100亿美元项目打桩开建,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全球副总裁毛建文告诉数数君,这是公司154年来最大的投资项目,看中的正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化妆品市场;

在美国制造业回流的声浪中,玻璃纤维和保温材料领域的顶尖美资企业欧文斯科宁却接连在长三角收购、增资、新建项目,不断扩大在中国的投资版图,更有意思的是,今年1-10月,浙江来自美国的实际利用外资还增长了20.3%。

三个现象

外资增资幅度不小,那么,增在哪里了?数数君在采访中边走边找,在三个地方都碰上了外资对这个行业的大幅增资——新能源汽车。

今年2月至今,日资企业明电舍(杭州)驱动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佐藤政彦还没有离开过杭州,公司总投资10亿元的新项目正在加紧建设。

明电舍最早在杭州投资生产的是电梯马达,而如今新投资的则是纯电动及混合动力汽车驱动马达。“不久前,中国国务院刚刚发布了2021-2035年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中国的产业政策,佐藤政彦信手拈来,他告诉数数君,目前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规划要求,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如此庞大的增量极具吸引力。

在萧山生产了15年传统燃油车零部件后,德国汽车零部件巨头采埃孚也选择为新能源汽车增资,今年9月,采埃孚投资10亿元的新能源关键零部件生产基地项目正式签约。在平湖,世界500强日本电产有14家分公司,空调、冰箱、扫描仪、方向盘,做什么马达的都有,甚至还有做口罩马达的,但是,今年效益最好的依然是新能源汽车相关的马达产品。

IMG_2635.JPG

装有马达的电动新风口罩

新能源汽车还只是庞大中国内需市场的一角,信息技术服务、生物药品制造、化学品仓储、百货零售都是当前外资集中投资的领域。就像毛建文所说,中国市场就是一整片广袤大陆,纵向有着中高低端不同的产品需求,体量庞大,横向有着不同气候地域、不同喜好习惯之下的个性需求,可谓千人千面。聪明的外资企业显然正在细心琢磨着怎么吃透这块全球最大市场的蛋糕。

两次搬迁

不久前,数数君在秀洲时听到了一个外资企业的故事。今年,德沃康科技集团董事长格罗斯博士做了两个重大决定:投资15亿美元,将全球总部从德国迁至嘉兴秀洲;他本人也从德国移居至此,为此,他花费了不少时间学会了签中文名,还在嘉兴买了房子。

德沃康是智慧医护、健康办公、智能家居系统解决方案领域的前沿企业,在全球有55个下属分支机构。近年来,中国子公司的业务量不断增长,占比超过50%。格罗斯的工作轨迹也发生了巨变,从最初每两个月来一次嘉兴,到近两年每个月来两次。

这个变化让数数君意识到,中国已从外资企业发展途中的一个驿站变为了核心战略支点

两个月后,欧文斯科宁也要迎来一场搬迁,将该集团亚洲最大研发中心从上海搬迁至余杭,把余杭基地打造成集生产、研发及销售于一体的亚洲最大生产基地。研发中心与生产基地合在一处,可以更近距离地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解决方案和应用方案。

“这不是我们一家企业的选择。”欧文斯科宁一位负责人观察到,不少制造业外资企业正在把研发中心等核心机构从一线城市迁往生产基地所在地。

这种悄然变动的背后有成本因素,有各地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的原因,更有外资企业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决心。“我们研发设计的产品全部面向中国市场,内销与出口不同,需要根据市场变动、客户需求给予快速的研发、生产反应,这就要求我们生产、研发、销售更趋于一体化。”这位负责人说。这两年,欧文斯科宁接连收购了多家上下游本土企业,通过与优质中国企业的融合,更全面地服务中国市场。

透过这两次搬迁,数数君发现,外资企业正在加快汲取中国基因,从全产业链拓展、核心技术和机构转移乃至决策机制的变化,日趋本土化的外资企业正在成为更中国的样子。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所属栏目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