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5℃-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镜头下的衢州人①|芳村学霸俯首只为那只桶 

2019-03-13 06:4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叶晓倩 见习记者 钱洁瑗

说起常山县芳村镇,我们都会想到镇上的这条老街,藏在白墙身后的它如同饱经沧桑的老者,深沉又让人倍感温暖。以前老街很是兴旺,有箍桶匠铺、铁匠铺、剃头匠铺等近百家商铺,一大批靠手艺为生的人在老街混得风生水起。改革开放之初,手艺人或北上或南下,有些干脆换了行当,老街上手艺人的“黄金年代”已成过往。如今老街上仅剩下几家手艺铺子,由几位老手艺人守着这些后继无人的行业,守着这条老街。

在木刨的刨动下,碎木屑从箍桶匠汪家荣的指尖旁滑落,原木的清香味儿在空气里弥漫。这是老街上并不起眼的一间屋子,但木刨的声音常常打断行人的步调,让人停下来忍不住地看上两眼。

学霸箍桶匠,51年手艺路

旧时姑娘出嫁时,娘家人总会找箍桶匠师傅做上一整套的“盆桶”,作为“陪嫁”带入夫家。

“一门手艺会做不难,做好才难。”这是69岁箍桶匠汪家荣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一天做一个桶,从饭甑、锅盖、脚盆到蜂桶,汪家荣的小工作坊里已堆满了各种用途的木桶。

汪家荣这门手艺是从父辈手里接过来的。16岁初中毕业,他便不再继续上学,“那时家里穷,本来我学习成绩还是很不错的。”提到学生时代,汪家荣满脸自豪。

18岁那年,汪家荣便跟着叔叔学习,开始了他的箍桶生涯。“我叔是跟我父亲学的手艺,我11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因此叔便成了我师父。”刚开始学并不容易,箍桶最讲究的就是“箍得牢”。经过三年苦学,汪家荣终于掌握了这门技能。

钻孔

锯板、刨边、钻孔、拼接、打磨,套箍一整套流程都需极其细心。“拼接是最有难度的,松了容易漏水。”说罢,他将切好的木条削成一小段,然后将其插入凿好的孔中,再将两块桶板拼接在一起敲打使其牢固。汪家荣表示,用竹条制作的“钉子”才是最传统的手艺。

肩担50斤,走南闯北

屋子里摆满了各种箍桶所需的工具,有木刨、圆规、尺子、锯子等十来种。皆是汪家荣跟着叔当学徒时,自己手工做的,“转眼50来年了。”

他曾担着这50斤的工具,走南闯北,近到开化林山,远到福建南平。汪家荣说,16岁上高中那会,才70斤不到的他要背着米和菜走近21公里的路,走上5个小时去县城上学,力气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以前只管做便是,一户人家做上一天,包吃住,日子还算不错的。”提起当年箍桶生意鼎沸时期 ,汪家荣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箍桶的时代过去了,手艺人的精神仍在

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塑料盆、电饭煲代替了木盆、饭甑。木桶的市场竞争力直线而下,箍桶手艺人乏人问津,纷纷转行。曾经浩浩荡荡的手艺人大军,十之八九都已经改行或离去。

老街上原有30来家箍桶匠铺,如今只剩下3家。“我收过三个徒弟,都丢了这门手艺。”汪家荣感叹道,“这手艺不挣钱了。”

“年轻的时候一天下来能做四个,如今年纪大了一天能做上一两个最多了。”汪家荣显得有些伤感。两年前,汪家荣因内风湿休息了两个月,此后做箍桶的速度便慢了许多。

“反正也是一个人在家。”汪家荣说,每天做做木桶,对他而言,把想做、会做的事情做好,也是一种享受。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