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8℃-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群众“有心结、想不开”,检察机关该如何办案?这场发布会作了解答 

2021-02-23 19:55 |余姚检察

  2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以“加强行政检察监督 促进案结事了政和”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

  2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以“加强行政检察监督 促进案结事了政和”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检察机关开展“加强行政检察监督促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专项活动有关情况,发布专项活动典型案例。

  最高检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肖玮在主持发布会时表示,行政检察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是行政诉讼监督。检察机关顺应新时代人民群众的新需求,常态化开展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立足办案参与社会治理,重在化解矛盾,促进案结事了政和。

  专项活动期间

  全国检察机关

  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6300余件

  最高检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杨春雷表示,2019年11月至2020年12月,最高检在全国部署开展“加强行政检察监督促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专项活动,综合运用监督纠正、促成和解、司法救助等方式,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6300余件,人民群众对行政检察的获得感明显提升。

  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

  提出行政抗诉和再审

  检察建议380件

  杨春雷表示,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行政检察部门共提出行政抗诉和再审检察建议380件,同比上升59%;对审判人员违法行为提出检察建议6000余件,同比上升115%;对执行活动中的违法情况提出检察建议2.5万余件,同比上升93%。同时,践行穿透式监督理念,发挥既监督公正司法又促进依法行政的“一手托两家”作用,提出社会治理类检察建议1500余件。

  专项活动期间

  最高检挂牌督办45件重大案件

  杨春雷表示,专项活动期间,最高检挂牌督办2批45件重大案件,对13个省份进行视频督导,压实化解主体责任。编发12个典型案例,在检答网发布问题解答,对各地化解行政争议中遇到的普遍性问题有针对性加强业务指导。

  专项活动中

  共化解涉民企行政争议390余件

  杨春雷表示,面对战“疫”大考,各级检察机关充分运用云上办案、视频接待等方式积极履职,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服务复工复产。专项活动中,共化解涉民营企业行政争议390余件,最高检对11件涉民营企业重大案件进行挂牌督办。

  加强检察听证

  促成以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

  杨春雷表示,检察机关积极开展公开听证1100余件,占化解行政争议案件总数的19%。行政相对人处于弱势地位,容易“有心结、想不开”。通过检察听证,让当事人把事说清,请听证员把理辨明,由检察官把法讲透,让当事人以看得见的方式感受到公平正义。

  开展司法救助190余件

  发放救助金420余万元

  杨春雷表示,检察机关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精准扶贫的部署要求,对行政裁判和行政行为并无明显不当,但“因案致贫、因案返贫”的,积极协调司法救助。专项活动期间共开展司法救助190余件,发放救助金420余万元。

  各级检察院院领导

  包案化解行政争议2700余件

  杨春雷表示,各级检察长、分管副检察长认真落实领导干部包案制度,身体力行化解行政争议。专项活动期间,各级检察院院领导包案化解行政争议2700余件,占化解案件总数的44%;最高检和省级检察院化解561件,有效发挥了“头雁效应”。

  典型案例的四个特点

  最高检第七检察厅厅长张相军表示,此批典型案例有以下四个方面特点:

  ➤ 一是在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上具有典型性。

  ➤ 二是在服务“六稳、六保”上具有示范性。

  ➤ 三是在推进实质性化解争议上具有指导性。

  ➤ 四是在检察机关参与社会治理上具有引领性。

  行政检察

  三个难点痛点的针对性措施

  张相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行政检察虽历经三十多年发展,但仍存在不少难点和痛点。针对这些难点痛点,检察机关多措并举,持续加大工作力度。

  ➤针对基层行政检察是明显短板这个难点痛点,全面落实《关于加强新时代基层检察院建设的意见》,确立基层检察院以行政审判违法行为监督和执行活动监督为主,市级以上检察院以行政裁判结果监督为主,形成不同层级分工负责、上下联动、各有侧重的工作格局。此外,把行政非诉执行监督作为基层行政检察新的增长点,建立行政执法与行政检察衔接机制,畅通案件来源。

  ➤针对行政检察监督规模小以及在服务大局、司法为民方面效果彰显不够这个难点痛点,一是以精准化监督为导向,完善繁简分流办案机制,做到简案快办、繁案精办。二是加大调查核实、公开听证力度。三是坚持智慧借助,建立和依托行政检察专家委员会制度,搭建民事行政专家咨询网。四是加强案例指导。

  ➤针对行政检察队伍专业化程度还不高这个难点痛点,一方面加强人才培养,开展大规模高质量教育培训,积极搭建“菜单式”业务培训模式,探索传导式培训。另一方面,加强人才引进,从检察机关内部或是熟悉行政法专业的法官、律师等法律职业共同体中吸引优秀人才充实到行政检察业务队伍。此外,还充分运用检答网,提升行政检察人员职业素养,补齐能力短板。

  福建:率先探索建立

  “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

  工作路线图机制”

  福建省检察院第七检察部主任吴世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福建省检察院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工作路线图机制”。通过一年多实践,已运用路线图机制化解了行政争议398件。

  “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工作路线图机制”:

  ➤第一步是争议提出。检察机关依当事人申请或依职权,重点针对法院驳回起诉,但矛盾有化解可能的;法院行政裁判确有错误的,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案件;法院裁判并无不当,但被诉行政行为存在违法,当事人的诉求合理等几类案件,依法启动行政争议实质化解。

  ➤第二步是调查核实。检察机关通过询问当事人或者案外人,查阅、调取相关法律文书、案卷或者通过召开听证会、向专家咨询等方式,搜集证据查明案件真实情况。

  ➤第三步是监督促和。检察机关针对不同类型的行政争议,通过抗诉、再审检察建议、检察建议、启动复查以及移送线索等监督方式,对确有错误的裁判或行政决定,进行监督纠正,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第四步是多元化解。对有化解行政争议可能的案件,检察机关通过召集各方当事人召开检察调处会;或对行政争议与民事争议交织的案件,通过行政与民事案件一并办理;对符合《福建省多元化解纠纷条例》案件,通过与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等多元衔接;对于生活确有困难的,符合司法救助条件的,通过司法救助等多种方式,对行政争议进行多元化办理,使行政争议得到化解。

  最高检挂牌督办

  压实办案责任

  最高检第七检察厅副厅长张步洪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最高检挂牌督办45件重大案件,全部由各级院检察长、副检察长包案化解。各级检察院检察长带头办案,一方面当事人更容易接受检察机关的合理建议;另一方面,检察长领衔办案,既能引起行政机关重视,有利于促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专项活动结束时,45件挂牌督办案件全部结案。

  在骗婚案中

  举证上有一定难度

  吴世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2020年度十大行政检察典型案例中,姚某与福建省某县民政局撤销婚姻登记检察监督案,涉及冒名登记结婚问题。这类骗婚案中,受害方多数也是偏远山区的农民,自我维权意识不强,对骗婚者的真实情况和信息信息掌握也很少,举证上有一定难度。

  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一定要慎重。婚前要全面了解对方身份和家庭情况,减少被骗的可能。如果发现被骗婚了,应当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和民政部门报案,如果得不到处理也应当及时向人民法院起诉,防止超过起诉期限,影响自身权利的救济。

  以民法典为参照

  进一步加强行政检察工作

  张步洪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制定民法典,是新时代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重大成果。做实新时代行政检察工作,要以民法典为参照,进一步加强行政检察工作:一是要适应民法典要求;二是要以民法典为指引;三是要遵循民法典精神。

  来源: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