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第二批嘉兴援鄂医疗队今日随队返程!武汉市民阳台喊话送行! 

2020-03-22 14:45 |青春南湖

  在湖北最需要的时候,

  他们整装出发,千里驰援。

  在湖北的每个日夜里,

  他们同时间赛跑,与病魔抗争,

  帮助许多新冠肺炎患者重获新生。

  今天,又一个好消息传来!

  完成使命的第二批嘉兴援鄂医疗队

  共计27名队员将随队返程!

  他们分别是来自嘉兴市第一医院的黄娟、金琴、陶峰、姜泽伟、黎梦笋、王荣;

  来自嘉兴市第二医院的徐少毅、徐海泓、蔡哲清、杨晔红、沈丽、陈晓红;

  来自嘉兴市中医医院的邢亚华、董银燕、顾晨晓;

  来自海宁市人民医院的郑毓嵬和来自浙江省荣军医院(嘉兴市第三医院)的沈建法、齐福权、夏奇奂、欧立华、方小玲、王雅琴、肖素红、蒋凤美、欧阳秋菱、钱新洪、杨春芸。

  3月19日,首批浙江援汉医疗队完成了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负责病区的任务,休整待命。

  3月20日,170余人的浙江医疗队来到驻地酒店对面的武汉市第四中学,合影留念。

  小区居民喊话致谢

  在武汉的日日夜夜,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艰难卓绝,太多的勇往无前,太多的微笑和眼泪。

  对面的高层住宅里,许多市民看到了浙江医疗队,纷纷从家里探出了脑袋,挥着国旗,大声呼喊:“感谢你们!感谢你们!”

  此刻,医疗队员们的劳累一扫而空。这一刻,他们放下了压力和包袱,彻底地享受阳光,享受微笑,并热切地呼唤回应:“武汉必胜!”

  1月25日,大年初一,嘉兴首批驰援湖北的“医疗嘉军”出征,星夜兼程奔赴武汉支援前线,1月27日进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普爱医院)。

  他们是在武汉坚守时间最长的“白衣战士”。

  在武汉的57天里,他们有怎样的感触?

  在返程前,

  记者连线采访了他们中的两位——

  “在武汉做护士的57天,我直面生死”

  ——嘉兴市第一医院感染科护士 金琴

  金琴入行已15年了,本以为自己已经能达到“看淡生死”的境界。但在武汉做护士的这57天里,她流下了自己护士生涯里最多的泪水,有无奈,更多的是感动。

  返程前的晚上,接起记者采访电话的她刚刚结束与家里两个小宝贝的视频。“知道我马上要回去了,4岁的小女儿兴奋坏了,11岁的大儿子就催着让我带点武汉的热干面给他。哈,没错,我和儿子过去就很喜欢吃热干面,说明我们和武汉有缘。等有机会,我会带着孩子们去武汉,看看他们妈妈战斗过的地方!”金琴说。

  回想起在武汉的57天,

  有几个场景给金琴留下了刻苦铭心的印象——

  一道病房门,生死两相隔

  刚到武汉时,正赶上疫情爆发期,来院接受救治的病人中不少都是危重患者。

  “有一位70多岁的老阿姨,尽管入院后我们尽全力救治,但因为病情实在太重,到院不久后去世了。她的两个女儿,也都有50多岁了吧,来医院送自己老母亲最后一程时,只能隔着病房的玻璃看最后一眼。就隔着这么一扇病房门,却生死相隔了。直到现在,姐妹俩在病房门外为母亲磕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回想起来,就揪心地疼。”

  医者,仁心。这样的场景是金琴和同事们最不想看到的。

  “疫情让太多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这一刻我们是最无奈、最无力的。但我们既然来了,就必须拼尽全力,让这样的悲剧少一些,再少一些。”

  “你以生命相托,我必全力以赴”

  熊叔的感谢

  “你以生命相托,我必全力以赴。”这句话,是金琴出征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的话。

  正是抱着这样坚定的战“疫”信念,在武汉的57天里,金琴用自己专业的技能帮助一位又一位危重患者从“死神”手中成功逃脱。

  有一位出院病人,金琴和同事们都喜欢亲切地叫他熊叔。

  刚到医院时,他连呼吸都很艰难。但是经过精心救治,熊叔出院了,如今生活早已重回正轨。

  熊叔出院前,金琴和他加了微信,“出院后有什么护理方面不清楚的,好通过微信及时问我”。

  离别的话说不出口

  知道自己要返程了,金琴也专门在微信上给熊叔道别。“我们好舍不得你们,你们支持武汉抗击疫情,我们武汉人民感谢你们!回家后好好休息,明年穿暖花开时,欢迎你们来武汉做客!”熊叔的话,让金琴十分暖心。

  一首永生难忘的《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3月19日晚8时许,正在酒店里休息的金琴和同事们听到了一阵阵歌声。

  寻声至窗边,金琴和同事们瞬间泪流满面。

  武汉加油!

  原来,在距离他们所驻扎的酒店一条街外的武汉居民小区里,当地的居民们自发地齐声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中国人都会唱。但是这一刻,我们好像忽然懂了它: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感动、感恩,各种情绪一下就涌到心头。我们随着他们唱,放开嗓子唱,国歌声响彻夜空。”金琴激动地说。

  “浙江队员们,武汉谢谢你们!你们是我们的大恩人!”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那一晚,武汉市民和浙江队员们隔空喊话的场景,让金琴和队友们对这场战“疫”有了更多感悟。

  “我们希望,这份纯洁、珍贵的医患情,可以在疫情结束后,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她说。

  “武汉,丰富了我的青春记忆”

  ——嘉兴第二医院呼吸科94年小护士 徐海泓

  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徐海泓作为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中最年轻的一位护士,前往武汉驰援,迄今已在一线工作了57天。

  57天里,她始终坚守在“抗疫”一线的重症病区内,目睹了武汉疫情从最初的紧张到平缓再到如今一步步“清零”的全过程,从最初的“不问归期”到如今的清零凯旋,这场战“疫”成了她对护士这份职业最有感触的一段岁月。

  入行只有5年的她,初上战场时很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直到下了火车,被接到援助的定点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看到发热门诊到处挤满的病人时,徐海泓才意识到“情况远比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刚进医院的那段时间,病人特别,有的病人氧合很差,开始出现了焦虑情绪,怀疑自己‘是不是好不了了’。”有一位50多岁的女患者让徐海泓记忆犹新,因为过度焦虑,她几乎每过不久就会拉铃一次,只有护士到了面前给她一次次心理疏导,才会稍微缓解一些。

  除了要学会为不同情况的患者送去针对性的心理疏导外,为病人送饭、递水果甚至完成大小便,都成了徐海泓和队友们在本就繁重的护理工作外额外要配合的工作。  

  一个班次的4小时里,她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护目镜戴久了又会被汗水花掉,“又不能用手擦,只能忍着。”

  工作压力大,还是“孩子”的徐海泓就用吃来缓解身心疲劳。让她感动的是,出征时,医院护理部主任给她收拾行李时意外发现这个“孩子”爱吃旺旺仙贝,虽然嘴上“很嫌弃”,但却在她到武汉后不久,医院的陈刚院长专门让同事给她邮寄来了最爱的“特供零食”。“这些好吃的就是我最大的能量来源,我看到这些,就想着在‘嘉’的同事们都惦记着我们,他们在和我们并肩作战,这么一想,真的什么都不畏惧了。”

  “3月18日,武汉第四医院所有病区清零。我在当天晚上8点到凌晨12点站了‘最后一班岗’。看着自己护理过的患者治愈出院,看着他们的病情一点点好转,我知道我们或许到了要告别的时候了。虽然不舍,但也证明我们的努力得到了最好的回报,也深深体会到了这份职业的光荣。”徐海泓说。

  来武汉这么久,自称“小吃货”的徐海泓在离别前一晚,吃到了后勤人员和酒店工作人员专门为浙江队员们准备的热干面和小龙虾,“武汉是个人美景美食物也美的城市,我很感恩与武汉有这样一段缘分,希望明年春暖花开,我们能再在武汉相遇,把我此行最大的遗憾——武大赏樱之行给补上!”

  据了解,我省援鄂第一批医疗队(包含重症护理支援队)共计210人,其中,第一批医疗队于1月25日(大年初一)抵达武汉,进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汉连续工作57天,累计管理床位111张,收治患者293人,其中重症156人、危重症65人,累计治愈出院252人,为目前我省援鄂医疗队中时间最长、工作量最大、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最多且出院人数最多的队伍,荣获了省委省政府授予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表现突出先进集体”称号。

  重症护理支援队31人,1月27日(大年初三)驰援武汉,进驻武汉市肺科医院。在汉连续工作54天,累计管理床位20张,护理患者70人,其中危重症65人,荣获了“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本批一同返浙的,还有退役军人事务部组派的浙江省荣军医院驰援武汉紧急医疗队,共11人。2月9日,10名临床医护人员由副院长沈建法带队,出征武汉。一个多月来,队员们努力克服防护服闷热、护目镜起雾、6小时不进食水等困难,先后诊治新冠肺炎疑似和确诊病例达269名。

  返程前,荣军医院的王雅琴

  收到了转院患者出院的好消息

  嘉兴,我们要回来了!

  我们完成了祖国交给我们的任务。

  嘉兴,我们要回来了!

  我们完成了出征时的誓言,完成了使命。

  嘉兴,我们要回来了!

  在湖北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没有一分一秒懈怠,

  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

  嘉兴,我们要回来了!

  我们平平安安回来了,我们一个都没有少。

  英雄归来!白衣天使,你们辛苦了!

  谢谢湖北,把他们好好地还给了我们!

  来源 | 嘉兴发布微信公众号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