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疫”线统战人⑧ | 方强:与“死神”直接对峙 

2020-02-25 12:12 |浙江统战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全省广大统战成员和统战干部携手并肩,献计献力献资源,用行动、用坚守、用努力,谱写了一曲守望相助、大爱无疆的时代赞歌。

  浙江统战特推出“疫”线统战人主题系列篇章,为您讲述全省统一战线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的感人事迹,一起感受我省广大统战成员和统战干部战“疫”斗争中的决心与担当。今天,为您讲述九三学社社员、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综合监护主任医师方强在新冠肺炎重症隔离病房英勇战“疫”的故事。

  2月23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之江院区再传来好消息,经过系统治疗,第七批10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包括2名重型患者,3名危重型患者。作为浙江省最早的省级新冠肺炎定点诊治医院,浙大一院承担了全省重型与危重型患者的集中救治任务。至此,浙大一院已有71名患者出院,危重型和重型患者治愈率达64%。浙大一院高治愈率、零死亡率的背后凝结着医护人员的无畏和心血,其中就有九三学社社员、著名重症监护专家方强的辛勤付出。

  方强

  九三学社社员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综合监护室主任医师

  3个月前刚卸任综合监护室主任

  安静的病房里只有仪器规律的“嘀嘀”提示音,病床上躺着浑身插着各种管子的患者,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穿着严严实实的防护服——这一幕对于方强来说,仿佛一下子把他的记忆拉回了2003年。

  那一年,非典肆虐,作为浙大一院的重症监护室专家,方强被派往杭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对SARS患者进行治疗,直到疫情结束。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自浙大一院成为最早的治疗新冠肺炎省级定点医院以来,在强大的医疗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浙大一院的患者情况总体稳定。但随着之江院区成为全省危重症患者的集中收治医院,每天都有不少重症、危重症患者从全省各地转运而来。

  最危急的时刻,一直在场外进行会诊的方强,接到了新的“重任”。

  “方强,ICU方面没人比你经验更丰富了,医院想派你进去。”

  “行,没问题!”

  “你去,就是要把最危重的患者‘拉回来’!”

  “好!我一定拼尽全力!”

  已63岁的方强临危受命,进入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的重症监护室。

  常年与“死神”打交道的方强,早在1985年就带领团队建立了全国最早一批ICU,历经SARS、H7N9禽流感、H1N1流感等多次重大疫情,至今维持着最高16台ECMO同时运行的全球记录,并将浙大一院ICU患者的生存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

  刚进入重症病房第二天,方强就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挑战。

  浙江省某地收治了一位83岁的危重症患者,虽然几经救治,但情况还是逐渐严重。“这个患者我们之前就知道,跟当地医院进行过远程会诊,患者本身就患有慢性肺病,在家时就是常年吸氧的,这次染上新冠肺炎,一直持续出现呼吸衰竭的情况,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方强说。

  由于年龄大、病情重,这个病人被救护车转运到浙大一院之江院区。所有人严阵以待。

  “患者带着呼吸机、插着管转运到我们这里,下午6点左右进入病房,8点左右我们就发现情况不妙,他的氧饱和度非常低,只有80%左右(正常人的氧饱和度是100%,低于90%就属于呼吸衰竭)。”

  抢救随即展开,但是患者的氧饱和度始终上不去,ICU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准备上ECMO!”

  方强认为,65岁以上的患者使用ECMO效果并不会太好,但是情况已经是非常危急,只能先做最坏的打算,一定要把患者从“死神”那里抢过来。

  于是,一组人员继续对患者进行抢救,一组人员开始做ECMO治疗准备。

  加强呼吸机送氧、提高氧浓度、进行俯卧式通气……ICU的医护人员们忙而不乱地进行着抢救,终于患者的情况逐渐好转,氧饱和度上升到了90%,暂时没有必要使用ECMO了。

  此时,方强和所有抢救的医护人员们,隔离服内的工作服已经完全湿透,护目镜上也满是雾气。

  2月13日,一位96岁的危重症老人治愈出院。方强松了一口气。

  “老人刚转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很糟糕,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揪着一颗心。”方强说,只有病人活着,呼吸内科、感染病科的专家们才能发挥专长治好他们。

  在综合监护室(ICU)里,方强想尽办法让老人活下来。“我们的作用是陪着病人挺过最危险的时刻。”

  48小时后,方强从“死神”手上抢回了这位老人。

  “跟普通病房不同,ICU里的患者的病情是千变万化的,可能你只是一个转身,他的某项指标都发生了突变。”方强刚进入病房,就跟已经在里面持续作战多天的专家骨干们进行了交流,“大家都非常非常辛苦,全身心地投入到救治中去,工作强度非常大。”

  交谈片刻,方强又接到了个电话,有病人出现了消化道出血的问题,还有病人肝肾功能出现了问题。

  “任务肯定是艰巨的,但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病人活着,这样感染病科、呼吸内科的专家才能发挥自己的专长,治好他们。”方强说。

  生死之间,看似“云淡风轻”,实则一路“枪林弹雨”。63岁,本该在家中含饴弄孙的年纪,方强仍然坚守在防控疫情第一线。“我们老方作为医生,责无旁贷,应该的!”当方强听说疫情一发生就主动报名要进隔离病房时,方强的爱人表示。

  面对严峻的疫情,方强与重症医学科现任主任蔡洪流、感染科主任盛吉芳、呼吸内科主任周建英等全国知名专家组成了浙大一院危重症救治团队的核心,24小时投入一线实战,与病魔争抢生命。

  从插管时机把握、激素使用、脏器功能支持到抗病毒治疗、抗感染治疗、免疫增强、中西医结合,团队以医者仁心面对一个个具体、鲜活的生命,在诸多关键诊疗环节上艰辛探索,不断完善总结临床经验。在过去的数十个日日夜夜,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

  ……

  一个个危重型患者,被方强和团队从死亡线上拉回,转回普通病房;气管插管的患者,成功拔管治愈出院。怎么做到的?23日中午,已经在ICU坚守了21天的方强“出舱”,以下是他的口述:

  截至目前,之江院区的ICU,最多的时候住了35个重型、危重型患者,到今天,只剩14个了,其他的患者要么转到普通病房,要么出院了。

  这次疫情,收治到我们这里的,很大一部分是省内其他地方转过来的,年纪较大,并且病情危重、棘手的病人。他们中的不少人有基础疾病,肝移植的、肾功能不好、心功能不好、消化道出血、治疗过程中发现恶性肿瘤……什么情况都会碰到。病毒感染加重了他们的基础疾病,治疗难度更大。

  有个62岁的病人,上了ECMO治疗后出血,血是鲜红色的,我们做了造影,之后做了肠镜,发现他的结肠有一个8cm×10cm大小的肿瘤,这是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紧急请专家给他做了手术。

  住在ICU里的患者,病情也有轻重之分。我们总结了“浙一经验”,准备了三套预案。

  第一步:尽可能通过呼吸治疗、排痰、吸氧、体位引流、药物调整等,为患者进行精准治疗,避免气管插管。这是我们着重努力的方向。

  第二步:如果气管插管了,那就尽量避免上ECMO。我们有个患者是戴着呼吸机、插着管转运过来的,到了这里,氧饱和度非常低,经过救治,还是上不来。我们一边准备上ECMO,一边继续对患者进行抢救。加强呼吸机送氧、提高氧浓度、进行俯卧位通气,后来患者的氧饱和度慢慢升上来了,避免了使用ECMO。

  第三步:如果用上了ECMO,我们要做的,是维持患者的生命,争取脱机。有个病人,转运过来时两肺全白,治疗了四天后,先给他做了气管插管,上了呼吸机。四五天后,他突然出现气胸,肺破了,经过引流、排气,他对侧的肺也没撑住,给他紧急上了ECMO,同时抗感染治疗,营养支持,康复训练,不到两星期,他的病毒转阴了,肺也开始张开了,已经可以撤掉ECMO,等待肺的慢慢修复。

  这几天,恢复期血浆治疗已经在重型危重型病人身上应用,有的病人用了以后改变很明显。

  每一天都是硬仗,作为ICU医生,要做的是拼尽全力把患者生命体征稳住,只有这样,其他各专科的专家们才能发挥专长,使患者的病情朝好的方向发展。

  “我已经好久没见到爷爷了,我好想他,希望疫情早日结束,爷爷早点回家。爷爷加油!中国加油!”4岁的面面说。

  (来源:浙大统一战线、新华社、

  浙江新闻、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