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战“疫”一线】“走进方舱医院,我们感受到了慢慢恢复的生机”——第三批援汉舟山医疗队员张斌、王辉 

2020-02-18 12:42 |健康舟山

  “今天,我们进驻武汉黄陂方舱医院了。”

  昨天下午4时30分,拨通了市中医院ICU副主任张斌的电话。

  他和舟山医院血液内科医生、第三批医疗队队长王辉,舟山医院EICU主治医师罗斌,是我市第三批驰援武汉舟山医疗队中最早进入黄陂方舱医院的,从早上8时工作至下午2时。

  “太饿了,我先吃点东西。”经过完全消杀措施,下午4时才在宾馆房间坐定的张斌,把队友中午给他留的盒饭用开水泡了泡。

  他们进入的是黄陂方舱医院的B舱,70张床位。B舱是用黄陂体育馆训练馆只花了一天时间改建的。

  “这个舱刚刚启用,我们进舱的时候只有昨天下午从其他医院转来的16名患者,今天还陆续有患者转进来,我们下次上班的时候估计就不是这个数了。”张斌说,我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都将轮班在这里工作。

  跟所有进舱的医护人员一样,张斌在防护服下穿上了纸尿裤。

  “虽然有些心理障碍,但是想到我们穿着防护服的时间差不多要8小时,为节约资源,我还是克服一下吧。”张斌说,早上他还停了自己的降压药。

  “我的降压药有利尿成分。早上我量过血压,是正常的。而且在家时我也经过尝试,偶尔少吃一次或服用晚一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因为防护装备相对紧张,大家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靴套不够,就拿垃圾袋套起来;护目镜、口罩不合适,就用胶带把裸露的皮肤贴起来……以至于下岗后要拼命地用酒精不停地擦脸上的皮肤。

  穿着防护服挑战体力极限

  据描述,这个方舱医院的床位,不是前期我们新闻里看到的铁质高低床,而是有着高靠背的木质小床,一行行整齐地排开。

  “目前工作量并不算大,也许等以后患者收满了会更忙碌些。”张斌说。黄陂方舱医院收治的均是已确诊的轻症新冠肺炎患者,有些则是进入恢复期。所以对医生而言,更多的工作是观察患者状况、撰写病人记录、开医嘱、安排拍片和核酸检测,如果患者症状转重,便根据流程转送。

  “那对于你的ICU技术来说,是不是觉得没有发挥的余地?”。

  张斌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那是自然的。”随即他又笑起来,“既然来支援,只要是对患者有帮助,我们就满足了。”

  虽然工作挑战性比不上ICU,但密封的防护装备还是大量消耗张斌的体力:“目前穿着6个多小时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最后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头晕、胸闷就会一阵阵袭来。”

  方舱医院里的患者情绪各异

  尽管没有抢救等配合,但张斌、王辉、罗斌空闲时还是相互探讨病情。

  新冠肺炎容易反复,甚至有时候临床表现和影像学表现有差异。

  “有时候,你看看患者没什么症状,不发烧,不咳嗽,但是肺部CT片却显示感染情况还是比较严重。”张斌说,这种情况很容易引起忽视,在他ICU的从业经历中也比较少见。目前,他们也会根据患者患病时间长短,结合症状做出一些诊治。

  在方舱医院,患者也是情绪各异。有些很焦虑,同样的问题会一直找医生问上好几遍。而也有的心态比较好。

  市中医院张斌

  张斌说,他对一对夫妻印象深刻。两人的状况并不算太轻,安排在背靠背的床位上。他们常头靠头躺着,时不时逗嘴聊天,疾病的阴影似乎并没有笼罩他们。

  感受到了慢慢恢复的生机

  舟山第三批医疗队队长王辉感觉,在方舱医院安慰和陪伴,是医护人员更重要的任务。他特别喜欢浙江医疗队,选择一些念诵舒缓的诗歌来安抚患者的情绪。轻柔的声音如流水,洗涤着慌恐与不安。

  王辉说,他跟队友们在诊治之后感觉,对轻症和恢复期的患者还是建议做轻量级的运动,例如散步会比较好。毕竟肺部有感染,相对剧烈的运动会引起缺氧症状。

  尽管方舱医院的条件不如正规医院,只有简单的设备,但王辉还是感受到温暖。

  “这里有干净的食宿,正规而有针对性的治疗,达到一定的隔离条件,避免感染,稳定患者情绪,让患者看到救治希望。”王辉说。

  方舱医院就像乘在诺亚方舟上面给了你一个舱位,让患者感受到生命能够有所依托,能够得到治愈。

  “我看到他们有些在发呆,有些在玩手机、有些在看书,虽然并没有很多笑脸,但我能感受到病情慢慢有所控制,生机在慢慢的恢复……”

  王辉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