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16℃-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驰援随笔丨凌晨1点多收到的日记,来自武汉…… 

2020-02-16 21:08 |健康浙江

  凌晨1点多,收到了湖州安吉县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员汪学丽这几日的日记,她记录了重症病房的一些所见,记录了病房里的老年患者,也记录了一些日常……

  2020年2月8日晚

  今天,元宵节如期而至,与以往不一样的是,虽然少了往日的锣鼓喧嚣,花灯璀璨,更是少了熙熙攘攘的热闹,但今日的武汉,以心为灯,以情坚守。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元宵节。

  16床的老爷子入院后情况一直不太稳定,住院好几天了,体温一直控制不理想,最主要的是,他的老伴也住在监护室,目前己行气管插管,子女又都不在身边,他想了解老伴的情况,只能通过我们电话打给监护室的值班医生了解相关情况,再转告给他,两个女儿一个在东北,一个在武汉乡下。今天早上接班后,老人的病情急转而下,咯血、呼吸困难、氧合下降……经过医生护士们的全力抢救,老人终于缓过来了,当他能开口说话时,首先就让医生告诉她的女儿“我在这都很好,等你老妈也好了,咱一家人就能团圆了。”是啊,团圆,元宵节里最简单又美好的愿望。感谢这位勇敢的老人,让团圆有希望,让生命有希望。

  今晚的武汉,明月依旧,灯火通明,它照亮着医务人员疲惫而执着的脸庞、专注而坚毅的目光,“我们一定能够团圆”“我们一定能够胜利”。今天,江寒夜冷,但我们,血热心红。

  2020年2月9日下午

  今天,是到武汉后阳光最灿烂的一天,虽然温度不高,但内心的那种寒冷,好像随着阳光的沐浴,正在慢慢散去,办公室外的湖面,映着无瑕的蓝天,点缀着穿越寒冬的睡莲,平静又不失生机。

  听闻同事志辉今日也将驰援武汉,同行的还有我们熟悉的3位护士姐妹和1名医生,疫情就是命令,他们在接到通知后短短几小时,就整装出发。这就是我们,这就是医护人员,虽然也曾经被冷落、被伤害、被误解,但我们依然守着白衣战士的初心,当守护人民生命的号角吹响时,责任、担当和使命,让我们把自己的安危放到了脑后,把对家人的牵挂藏在了心里。

  集结,出发,战斗!

  今天一天,又有来自全国各地数千人的医疗队驰援湖北,驰援武汉,我们一起,在这里,保卫武汉!保卫湖北!保卫全中国!

  窗外,阳光甚好。

  2020年2月10日晚

  今天一早收到队里通知,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我们医疗队明天又将增加接管一个病区,病区大概收治病人在40人左右,全部以新冠肺炎患者为主;二是因防护物资紧缺和随着承接病区增加,医护人员紧张,我们的工作班次将由4小时延长到6小时。

  虽然我们都能理解,医疗队做出这样的决策,也是经过权衡和考虑后,不得已做出的决定。但我们知道,这不是普通意义的6小时,如果加上前面的准备和后期的处理,我们每班在密闭的口罩和防护服里要呆上不下8个小时,同时还要完成高强度的护理工作,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体力是一方面,心理压力也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是,我们来自浙江,我们是一个优秀的团队,我们有最强的战斗力,我们有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切困难,皆为序章。我们一定能赢!

  2020年2月11日傍晚

  今天,被伤感包围。

  早上上班,无意间看到了天佑医院同事分享的一个视频,视频中一名护士因为防护服不那么理想,领口处有暴露,但她又不舍得浪费这件防护服,就让同事用宽的胶带,把她的脖子和下巴处,严严实实地缠了起来,她虽然用胶带裹住了脖子和下巴,但在脱防护服时,又会面临暴露的危险,这些,她都明白,但仍然选择这样做,是因为,责任和使命比这些危险更重要。透过消毒后不那么清晰的护目镜,是她勇敢又坚定的目光!这宽宽的胶带,不仅缠在她的身上,更是缠在我的心里,缠得很紧很紧,勒得很痛很痛。

  今天收到的第一则微信,是一张图片,组长玲虹发给我的,鼻梁正中大约1.5厘米的伤口,表皮破损伴有渗液,这是佩戴N95口罩后形成的压力性损伤。硬硬的塑形条,紧紧地压在鼻梁上,几小时不减压,先是起泡,然后破裂,能够想象,每一次口罩戴上去时,那种痛……不仅是玲红,还有重症的梅洁……年轻的她们,用自己的伤口治愈患者的病痛,用自己的双手,给患者带去希望和温暖。

  伤口很痛,但你很美!

  2020年2月12日

  今天,隔离六病区20床的老爷子情绪很激动,中午不听劝阻,冲到护士站(新冠肺炎患者我们一般要求他在病房内隔离休息),一定让医护人员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监护室的医生。“我只想知道她现在还是不是好好的,还能不能挺过去。”佝偻的身影,凌乱的头发,语速加快后微微紫绀的嘴唇和因情绪激动涨红的脸,这个一周前和老伴一起入院的老人,平时和老伴相依为命,没有子女,2天前老伴因为病情加重,转进了重症监护病房,老人每天都会打听老伴的消息。其实,今天早上重症监护病房传来消息,他的老伴已经去世。也许是冥冥之中的预感,让老人不相信医生敷衍他的“现在还在抢救”。

  新冠肺炎,它就像一双残忍的双手,在短短的几天内,“撕碎亲人的心,一分一秒地撕,用日渐衰弱的呼吸撕,用忍不住的呻吟和盼望活下去的目光撕,最后再用别人已经康复的事实给他们永久的折磨,谁经得住这样的折磨?是母亲还是父亲?是儿子还是女儿?”还是这个可怜的老人……

  2020年2月13日

  今天上个消毒班,说实话,第一次。

  从更衣室(8楼)到病房(15楼)的电梯里,遇到天佑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中年女性。

  “老师:您是浙江来的吧?”

  “是啊!浙江来的。”

  “一看就和咱们这里的人不一样,特别好看,人也长的高,气质好!”

  “哪有哪有,您太客气啦!”听到这样的表扬,也可能是恭维,我还是很心虚的,赶紧推辞,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美美的。知道自己没有她说的那么好,但我相信“相由心生”,内心的善良和美好,才是不会随着岁月变迁而消失的“精神长相”。

  做好防护,从清洁区到缓冲区到污染区,从电脑键盘包膜到办公桌椅、病历车的清洁消毒,从配制消毒液、检测有效浓度到处理重复使用的护目镜和压脉带,从每一个病房,每一个垃圾桶,从每一个床头柜,从走廊的这一头到那一头,处理垃圾、喷洒消毒液、清洁消毒……有些病人的垃圾在床边,有些病人的垃圾在床头柜上,有些病人吃完的餐盒打翻在垃圾桶外,整理、清洁、更换垃圾袋。每擦好一张床头柜,病人会说谢谢;每收掉一个病房的垃圾,病人会说谢谢,虽然工作的场景不那么美好,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在一个没有家属和陪客、没有保洁的隔离病房,我是护士还是保洁,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每一句“谢谢”,就是最美的诠释。

  来源:健康湖州发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