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以我身护安宁 | 等我平安归来,带你看遍人世繁华 

2020-02-13 17:55 |浙大二院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经霄/摄

  以后,

  再也不抱怨成天堵车了,

  因为,

  那才是繁华大道。

  以后,

  再也不嫌弃人山人海了,

  因为,

  那才是国泰民安。

  凌晨4时的杭城,向来寂静。这些特殊的夜晚,尤为如此。

  每每从浙大二院滨江院区发热门诊工作回来,看到空阔的大街、昏黄的灯光,沈俐突然很怀念,那个早晚高峰时段,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的杭州;那个用餐高峰时段,稍有名气的餐厅,都需要排队叫号的杭州……

  经霄/摄

  沈俐,浙大二院放疗科副主任、党员,从1月23日那天起,驰援滨江院区发热门诊,至今已连续作战18天。无论她多晚回到家,只要肚子还空着,76岁的老爸就会立即下厨,给她做几个新鲜热菜;71岁的妈妈会端来温热的米饭……“你守护病人,我们守护你”,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这个春节,在浙大二院解放路、滨江两大院区,从发热门诊到呼吸内科、放射科……有数百名像沈俐这样的医护人员,坚持着自己的坚持,默默地奋战在抗疫一线。他们的故事,或许没那么轰轰烈烈,却足以让我们内心温热。

  01 | 愿繁华早日归来

  沈俐(放疗科副主任,驰援发热门诊)

  沈俐在发热门诊和日常门诊工作时的状态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驰援发热门诊的日子,在工作、吃饭和睡觉这样一层不变的节奏中悄然流逝。今天(2月8日),我轮值的是0:00至4:00的夜班,来诊的发热病人不算多,但我也不敢有丝毫懈怠。随着疫情的变化与发展,新冠肺炎流行病学史调查的难度加大,普通发热门诊也可能涌入新冠肺炎疑似病人。这时,我们必须始终做好自我防护,始终认真对待每位来诊病人。

  小年夜那晚,我写下请战书,要求驰援发热门诊。爸妈都是老党员,他们很支持我。我知道,他们懂我的心思。2003年SARS来袭时,我就曾写过志愿书,但当时并没机会去抗疫一线。而今,我虽然不再年轻,但好在仍有激情,也想为单位里的年轻人做个示范。我相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只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够赢得这场防疫攻坚战的最终胜利。

  其实,我也知道,爸妈还是很担心我的。比起平时,他们更加用心地照料我的饮食和起居,让我在工作之余,得到了充分的睡眠和休息。尤其是我的爸爸,总会在我寒夜归来时,特地给我做几个新鲜热菜,让我吃得很“落胃”。

  爸爸76岁,妈妈71岁,他们的头发早已花白,但给予我这个小女儿的爱,却从未减少分毫。他们对我的悉心呵护,也让我有更多的能量,去守护我的病人。战胜这场疫情后,我要多陪陪他们,陪他们看车水马龙的杭州城,看人山人海的西子湖。

  02 | 趁年轻就该多经历

  许志阳(感染性疾病科,住院总)

  左图:许志阳(右)准备进负压病房采样

  右图:与家人在一起

  我们常说,趁着年纪轻,就多经历人事,但身处其中,才知其难。

  32岁的我,是浙大二院感染性疾病科的一名医生,于2019年12月起担任科室的住院总医师。在我们行业里,“住院总”意味着,我需要在医院里度过一段“与世隔绝”的岁月,需要一周工作6天至7天、一天24小时连轴转,处理和协调各种事务。我相信,这个岗位能使我迅速成长,也满怀期待。

  真实的状况,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的“住院总”生活,几乎可用“疯狂”来形容。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医院进入紧急防控状态,抽调200名医疗骨干驰援发热门诊。我所在的滨江院区发热门诊,每天接诊量超过500人,是医院抗疫的“火线”战场。根据病人类型的不同,我得管起“普通班”“武汉班”“采样班”“支援班”医生们的分工协作。“普通班”接诊无流行病史的发热患者,“武汉班”接诊有流行病史的发热患者,“采样班”负责对疑似患者采样,“支援班”是自愿支援发热门诊的非感染性疾病科医生们。

  “支援班”的医生,感染性疾病的接诊经验不足,从防护、接诊、采样,得手把手教、逐个培训。每天早上,我到单位后,就准时等在发热门诊,监督他们穿戴防护用品,反复叮嘱他们做好防护;不少医生“初来乍到”,难免有些紧张,我不仅指导他们做好防护,还用开玩笑的方式安慰他们,消减他们内心的担忧。“武汉班”的医生,非常辛苦,基本由我们感染性疾病科的医生轮岗,8小时一轮,三班倒。这时,如果谁太累,扛不住了,我就顶上。为减少防护服穿脱,“武汉班”的医生进入诊室前,会吃饱饭,但少喝水,尽量坚持8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碰上夜班患者少,就和着防护服,坐在位置上眯一会儿。

  在隔离病房,每位患者的病程首页,都有我的名字。这样,我就能第一时间掌握患者的检查结果,尽快指导用药。住在隔离病房的患者,心理压力往往很大。有位大伯住院一天,心里就很焦躁,质问我说:“这是坐牢!你们要关我到什么时候?”碰到这种患者,我就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对他说:“你待在这儿,只是你一个人的风险,还有这么多医护人员照护你;如果你现在回去,是全家人的风险,大家都得躲着你,谁来照顾你?”老伯听后也慢慢地平静下来了。有些患者经仔细检查后,发现得的是甲流、乙流,他们就不停地感谢我们,还直呼“谢天谢地,只是流感”。我们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要是换做一个月前,这种场景可不会发生。

  每天,我都需要打四五十个电话,发热门诊的、隔离病房的,培训的、协调的、求援的,什么事都得管碰到发热门诊的同事隔着防护服打来,我们还得相互朝对方吼,才能听得清楚。所以,很快,我这个住院总的嗓子就哑了。不过,虽然辛苦、忙碌,但有同个战壕兄弟姐妹的相互支持和鼓励,日子也就一天天熬过去了。当下,我最大的期盼,就是希望这场疫情早点过去,我和同事们都能回到温暖的家中,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

  我相信,这段经历必定会印刻心间,成为此生宝贵的精神财富。

  03 | 我以我身护安宁

  缪方舟(药剂科药剂师,新手爸爸)

  转眼间,我的女儿降临人世已有16天(1月23日至2月6日)。每当回到家中,看到她粉嘟嘟的小脸蛋时,我就会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也不再害怕这场凶猛的疫情。

  老婆也是药剂师。从怀孕到生产,我们度过了40周多的漫长等待。小年夜的那天上午,孩子终于来到身边,我欣喜万分。但同时,我也接到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动员令。这晚,我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身为党员,我理该率先赶赴抗疫一线;另一方面,老婆的身体都还未缓过来,需要我的照顾。这时,同是医生的父母劝慰我,放下担忧,全力抗疫,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他们。家人的支持和理解,使我能勇敢向前。

  没有国,何来家。这些日子,看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不断飙升,看到身边同事赶赴武汉和省级定点医院驰援,看到我的党员组长鲁兖带头上发热门诊药房值班,我深深地被触动着,也坚信我们能尽快战胜疫情。

  不久前,医院微信推送了《援汉记 | 浙二勇士在武汉的一周,到底经历了什么 》的文章,我看后几乎落泪。说实话,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N95口罩,你就会充分体会到,一周的时间是多么漫长。但正是这样的坚持和付出,相信才能换来千家万户的安宁。

  浙二人的抗疫故事,未完待续……

  浙二之魂

  文 | 浙大二院 宣传中心

  加油!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