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5℃-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告别让人泪目!期待平安归来! 

2020-01-26 17:26 |健康浙江

  浙医一院

  浙医一院出征4人,两名医生两名护师。

  马青娜是队伍中最年轻的出征者。她是1993年出生的年轻人。17年前的非典,她还在上小学,对救死扶伤的医护工作人员就很崇拜。“这次终于有机会了,所以我前几天就主动报名,希望把自己多年学的东西,都能用上,给武汉一点小小的帮助。”其实除夕之前,小马就已确定要出发,所以,医院这边特别让她除夕夜回金华老家吃了个团圆饭。“这次家人特别支持,没有一句反对,就让我出去保护好自己,今天还是我哥哥亲自开车来送我的。”

  浙医二院

  大年初一一大早,浙医二院举办了一场培训和出征仪式,送别即将深入疫区支援的五名白衣“战士”。

  35岁的浙医二院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陈城洋作为代表,将和同事一起赶赴武汉。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没哭,跟爱人告别时他没哭,但一说到马上就6周岁的儿子,这位从医8年的骨干医生,忍不住红了眼睛,泪水夺眶而出。

  “我自己就是感染性疾病科病区的护理组长,看到要报名,我就觉得自己就是最适合的那个。”浙大二院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师卢燕说这话的时候,丈夫小叶拉着她的手。两人感情很好,女儿刚刚两岁。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并没有多想。

  早上送出门,家里老人万般不舍,但还是反复叮嘱,注意安全。“卢燕在做护士宣誓时,就做出了这次疫情前的选择,也给出了答案。我们能理解卢燕做出的决定,也支持她的决定,家里我们会管好。”小叶说。在会议室,小叶再次帮卢燕整理行装,三大包尿不湿是小叶再跑出去买的。卢燕说:“因为怕在疫区的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上厕所,可以应急。” “多吃几口,牛奶喝一点。”小叶在卢燕身后叮嘱着。用完午餐,卢燕和同事就要出征。卢燕一口口慢慢吃着,嘴唇上似乎还留着年幼女儿额头的温度,早上出门前,卢燕亲亲孩子额头,小叶分明听到卢燕说:“孩子,等妈妈平安回家!”

  成人尿不湿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

  大年初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送出首批5位医疗专家奔赴武汉。

  监护室副主任医师陈岳亮是其中一位,当年昆山粉尘爆炸,他也主动驰援。陈岳亮的爱人是其他医院感染科的护士长,这次的工作任务很重,也很支持他的决定。陈岳亮家里两个孩子,最小的才三岁,这个春节期间还替人顶班,今天年三十照常值班,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省人民医院

  浙江省人民医院重症护理护师金莹当时接到护士长的电话,希望她可以支援武汉,金莹毫不犹豫答应了,“我想如果一定要有人去,我比较合适,我没结婚没小孩,家里牵挂少一点。”

  金莹前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试探和妈妈说了一下,一开始妈妈还以为她是开玩笑的,还说支持,结果后来看到我在整理东西,一下子就哭了,“但最后我妈还是说支持我去,希望我能保护好自己。”

  浙江医院

  “老职工了,这些都不用说了,应该的。”浙江医院ICU(一)胡伟航副主任医师说起驰援武汉,就好像是很日常的去上班。

  2003年抗击非典,胡伟航在一线,是首诊医生;2013年禽流感,胡伟航是指派援助杭州市西溪医院的医生,面对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胡伟航只有短短的三个字:我请战。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起了自己这次待命驰援武汉,“家里人都习惯了,我夫人也是医务工作者,她很支持我。”这些年,胡伟航几乎没有在家度过春节,他的春节,就是在ICU的病房里,陪伴着那些患者,常常不眠不休几十个小时,而他依然只有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应该的。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两名护师积极报名支援武汉,两位都是90后女生。

  “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也就是换了个地方,都是要好好工作。”呼吸科护师吕玲玲,91年生,联系她时,她还在原本的岗位上忙碌着。“今天晚点可以回趟家,和爸妈吃个团圆饭。”吕玲玲说,爸妈都很支持。“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会做好自己的防护。还有医院做我们强大的后盾不是吗?”

  ICU护师陈彦洁正在休息,准备后夜班的工作。“早上已经给爸妈家人打过新年电话了,晚上自己简单做点吃的,然后就去上班。”问到为什么报名驰援武汉时,陈彦洁说,就想作点贡献,“过年人员比较紧张,我家离得比较近,所以一早就申请了过年上班。”她说,她的家里人有好几个都是学医出身,支持她做这样的选择。

  浙中医大二院

  “我师父身体不好,如果可以,请让我去!”当收到报名信息时,浙中医大二院呼吸内科护师刘婷婷发了这样一条微信给护士长。

  护理部主任和护士长都为她的勇敢而动容。“这是一件大事,还是先和家人沟通下吧。”护理部主任说。刘婷婷仍坚定地回答:“好的!主任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家人的。”其实,家人的反对早在刘婷婷的意料之中。但是她说,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现在,武汉更需要专业的医护人员,我们不去,武汉怎么办?中国怎么办?家人最终被她说服了。半小时后,刘婷婷高兴地回复护士长:“我家里人同意了,我可以去了。”这样一个热情的90后姑娘,我们等你凯旋。

  市一医院

  市一医院三位医护人员即将启程驰援武汉。

  市一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沈凌家中有病重的老母亲,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会欣然接受重任。他说这都是因为一个人——2003年沈凌经历过SARS,那时候他还只是一名住院医生。当时的裴新亚主任穿上防护服,冲在最前面,那头也不回扎进危重病房的景象,至今历历在目。裴主任患有肾和输尿管结石,因为当时工作辛苦,再次发生输尿管结石。沈凌说:“裴主任嘴里塞止痛片,一手用手硬撑住,一手写病历的样子历历在目,他当初能做到的今天我也终于可以了!”

  从左至右:市一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 沈凌、市一医院感染科主管护师 储华英、市一医院ICU主管护师 徐燕平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送出首批三位医疗专家奔赴武汉,分别为重症监护室副主任林乐清、急诊重症监护室副主任护师潘勇莉、重症监护室的主管护师李季。

  市三医院

  市三医院有两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

  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蔡星星家里有2个女儿,小女儿才16个月,丈夫长期在国外工作。当得知需要支援武汉抗击疫情一线时,义无反顾的第一个报名参加,护士长说:“你家里孩子还小,要不要其他人先去?”她坚决地说:“我是党员,又是副护士长,职责所在,这个时候当然我去!”

  市红会医院

  市红会医院三位“白衣勇士”是呼吸科科副主任何飞、ICU专科护士桂涛、传染科医生谭贵林。这三位勇士都是妻子怀孕,却义无反顾上武汉前线支援。何飞妻子已怀孕9个多月临近预产期,即便如此他仍然以大局为重,舍小家顾大家,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而谭贵林妻子目前怀孕3个月,正是需要丈夫呵护的时候,但妻子薛芹表示,虽然自己怀有身孕不能前往,但非常支持丈夫,自己会照顾好自己,让谭贵林放心去。今天接到医院通知,选派他到武汉抗击疫情,问他有没有困难?谭贵林坚定的说:“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随时可以出发”。接着火速赶到医院和其他同事参加相关培训后,没来得及去和同一家医院上班的妻子告别,义无反顾踏上了去武汉的征途。

  市中医院

  一大早, 杭州市中医院行政楼会议室内举办了一场培训和出征仪式,全体院领导一起送别今天下午将动身前往武汉,深入疫区支援的两位白衣“战士”。

  吴春燕的头发略偏长,在穿防护服不方便,医院里临时找了一位师傅赶来把她的头发剪短,她一边剪发,一边笑着说:“刚刚年前做的新发型呢,不过,工作要紧,救人要紧。”

  来源:杭+新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