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0℃-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在富阳!杭州电视台《我们圆桌会》连续两期播出“我们·河长大会” 多元主体共同探讨“河长制” 

2019-12-04 13:32 |富阳发布

  11月23、24日这个周末,杭州电视台综合频道以黄金时间连播两期《我们圆桌会》节目的方式全面回顾杭州“河长制”实施五年来的成果。这是由杭州市治水办、绿色浙江、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和杭州电视台《我们圆桌会》栏目共同推动的全面提升杭州“河长制”环境治理政策推动特别节目,本次活动得到了富阳区委宣传部、富阳区治水办和富阳区万市镇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

  “我们河长大会”(上)

  “我们河长大会”(下)

  01

  我们·河长大会

  为破解“九龙治水”困局,高效推动“五水共治”,2013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2014年初,杭州紧随其后发布了《杭州市河长制实施方案》。2016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印发并实施《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2017年7月28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浙江省河长制规定》,这也是国内首个省级层面关于河长制的地方性立法。

  杭州是中国“河长制”的引领者和实践先锋,为推动杭州“河长制”的进一步提升发展,突破现有的瓶颈,这个一个名为“我们·河长大会”的环境治理政策推动圆桌会应运而生。圆桌会旨在通过政府、专家、公众、企业、社会组织、媒体等社会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讨论,从不同视角解读探讨“河长制”的提升空间和方式。

  杭州电视台《我们圆桌会》节目刚刚在11月初揭晓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获评一等奖、新闻名专栏。这档已有十年历史的节目,在杭州市民中口碑颇好,每期40分钟的节目关注时事热点、民生话题,通过社会多元主体共同讨论,破解城市治理难题。这样一档节目推动“河长制”议题,并由制片人张平老师主持,请政府河长、民间河长、小河长、专家、职能部门以及富阳区万市镇当地村民共同探讨杭州治水工作,本身也是杭州推行“河长制”的亮点,实践了环境的共治共享。

  02

  “5+X”河长制杭州创造

  在浙江,每一级政府都有河长,分为省级河长、市级河长、区县河长、街道(乡、镇)河长、社区(村)河长五级官方河长,民间河长是政府特聘人员。“河长制”的建立解决了过去河道中存在的诸多难题,“河长”也成为了河流最给力的守护人。

  江干区治水办综合组组长高国强介绍道,江干区有着“5+2”特色河长制。其中5代表5个带“长”的,包括区级河长、街道河长、社区河长、民间河长、河道警长,其中河道警长由公安的同志担任;“2”代表着“2员”主体是河道观察员和河道保洁员。现在“5+2”也升级为“5+X”模式,这个模式的特色就是每个地方调动每个地方的特色,形成一个网络来治理河道,其成果就是2016年IV类以上水的比例只有35%左右,但是现在已经有71%以上,增加整整一倍的百分比。

  拱墅区河道保护管理中心副主任范能介绍在拱墅和河长学院的合作。这个河长学院的教学基地2019年接待了13批400多位全省各地的河长,共同交流并总结出一些经验分享出去。

  西湖区治水办专职副主任陈建介绍了西湖区今年推出一个河长履职导则。西湖区有487位河长,但是每个河长并不一定清楚自己的职责。通过把区级河长、镇级河长、村社河长他们要做什么事儿,有哪些职责,发现问题怎么反馈,怎么去报告,怎么述职等等问题一一罗列出来,有4个方面9个流程图,通过这个导则指导这487位河长应该怎么做,西湖区除了河长,还给唯一的西溪湿地选出湿地长制,1059个水体都有二级湿地长。

  富阳区治水办业务科负责人徐甫俊表示富阳的河长制特色就是抓好了“首”和“末”。在首端,富阳区委书记,区长担任总河长统筹全区“五水共治”,“河长制”的工作,由他们来把控大局。在末端,让各个村发动群众,让他们来管辖附近的小水体,甚至还有水质擂台赛。通过末端对微小水体的治理,来带动整体河流环境的改善。

  下城区胜利社区党委书记王力是备塘河河长。2014年初还没推出“河长制”的时候,胜利社区就和绿色浙江环保组织组成了一个治理河道的小队,自发地组织了一些居民和学生,对辖区内的河道进行整治。王力表示,第一步我们先开始广泛宣传让老百姓知道水环境令人堪忧的现状,第二步疏堵结合,疏通河道淤泥,封堵排污口,拆除河道违章建筑,建设河道绿化,加上一些曝气装置和增氧设备。第三步,让全员参与进来,而不是我河长一个人来做这些事情。当时商家淤泥会排入河里,住户也要从窗外丢垃圾到河里。治理难度非常大,但是经过我们西湖区治水办和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努力,这条河现在变得清澈有鱼有鸟儿。”

  淳安县汾口镇副镇长江明霞介绍了淳安的全域保护和全员参与,沿河地方都开展农药和化肥的双降,启动生态保护膜,这说明治理河的问题成为咱们淳安的每一个百姓的工作,这是关系到千百万人的饮用水源的问题。

  03

  民间河长是另一双眼睛

  2014年,杭州市在全市47条河道选拔产生56位民间河长,从此杭州多了一个自下而上的河长队伍。我们·河长大会中,民间河长们也表示,原本认为自己是一个监督员,去监督政府部门去做这些工作,现在他们觉得和政府部门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民间河长是政府的另一只耳朵、另一双眼睛。而且民间河长的队伍中,还有一些退休干部,他们去巡河、贴近百姓,百姓也很乐意向他们反映问题,而且他们对当地环境和部门都熟悉,一有问题就能马上解决。

  绿色浙江张海清公益服务站站长张海清是来自江干区的民间河长,同时也是浙江省的亲水大使。张海清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发出声音,所以也被称为“无声河长”,他在现场展示了自己采集的水样。

  专家现场观察了水样,认为确实水质不错。同时专家也和大家分享了市民分辨水质可以从色泽和味道上分辨,因为河流污染主要为氨氮和总磷,如果浓度过高都是有类似厕所的味道,而正常水质应该带着青草的香味。

  拱墅区上塘河半山段的民间河长钱志坤介绍,2014年他们住的老居民组织了10人自发为“五水共治”进行宣传,现在队伍已经扩大到45人了。平时他们背着大旗到古运河边去巡河,劝导在河边洗衣服、洗杂物的居民。钱志坤表示:”我们作为巡查员,又是治水人,又是宣传员。”

  上城区新开河的民间河长田思宁,亲眼目睹了从黑臭河到今天清澈见底,鱼儿游荡而且还可以经常在河边看到白鹭,她感觉非常美好,非常有成就感。

  下城区中河武林段的民间河长吴德昌也带来了两瓶水样,一瓶是随机抽的,另一瓶是取的水面有点油污的样。吴德昌表示,如果检测有问题,他会马上反馈,“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种尖锐的部分指出来,我记得大概去年的时候,我发高烧,我也一定要去河边巡河,因为我在是城管委举办的河长会议上面承诺过。因为河长制,我们好与坏,我每天都要去转一转,如果不去巡河就感觉少了点什么。”

  74岁的李勤爱是西湖区首位民间河长,西溪河、沿山河都是她每天最常巡护的河流。这位河长奶奶从2016年开始带着西湖区的小学生成立了西湖区青少年护河先锋队,一直坚持到现在,每个月一至两次活动。李勤爱6年来把自己的巡河记录记了满满16本,她现场展示了这16本记录本,就是这位河长奶奶的功勋章。

  学军小学小河长仰心怡同学表示:“我觉得爷爷奶奶已经把河融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通过他们这种努力与坚持,再加上我们小河长共同的努力,一定会把河道治理地更好更美丽。”

  04

  为河长制建言献策

  如今全民治水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这项工作不仅仅是政府在做,现在有很多的爱水和护水人士以及许多优秀的民间河长一起参与进来,所以从2013年浙江省的黑河,臭河,垃圾河经过全体水人的共同努力,变成了美丽的生态河道。那么,如何推进“河长制”从“全面建立”到“全面见效”,更好的保护河道环境?现场专家也纷纷建议,把民间河长这个组织全面铺开,让老百姓不仅是护水人还是治水人。同时在未来,我们如何结合与时俱进通过和高科技接轨,能一定程度的替代人工巡河或者和人结合,提高整体巡河效率。

  浙江河(湖)长学院特聘教授、浙江水利水电学院副教授姜利杰就如何推行“河长制”提出自己的想法。他看到现在河长数量上较多,但河长履职能力还有拓展空间,一些政府河长本身工作繁忙,而且大部分不是治水专业,对如何治水并不熟悉。他还指出,我们需要对6万名官方河长进行精细化管理,对河长履行职责之后要有必要的激励机制,特别是不要忽视民间河长的奉献精神。

  现场的民间河长也对未来“河长制”工作的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他们指出,目前政府和民间河长的沟通还不够,一些地方一年一次的基本沟通还无法保障,对一些民间河长反馈的问题不能及时给与答复。民间河长还表示跨区域问题协调难,也希望上一级部门能够推动联动机制。

  蚂蚁金服社会责任专家郭静认为,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让整个治水过程更加效率。比如通过互联网平台,把问题提出来,所有问题都能被公众看到,以此来提高政府部门解决问题的工作效率。

  旭景教育联合创始人余琛林也表示,当代科技的产物VR(虚拟现实技术)也可以应用到小河长治理过程中来,通过小河长参与一些互动课程,能够加强官方和民间的关于河长制的互动;通过“无人机”巡河来代替人工巡河,或者跟人合作,提高河湖管理的效率。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公益慈善发展中心主任王承超认为,“河长制”发展演进是一个涉及到交界、沟通、技术、传播等的复杂问题,通过五年的实践,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强顶层的规划和设计。

  来源:绿色浙江

  编辑:姜群

  可能你还感兴趣这些

  小伙伴们点“在看”,是对小布最大的鼓励哦~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