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除夕夜走进杭州110指挥中心:一顿半小时就得吃完的年夜饭

2018-02-16 18:31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庞振煦 徐佳 记者 李攀

除夕夜的道路上早已车少人稀,杭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却依旧灯火通明。值守在工作台上的民警和接警员的声音与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电台指令交相呼应。一眼望去,数十个接警席位整齐排列,接警员们紧张地询问着、记录着,过年的气息早已被忙碌和紧张的气氛淹没。

接警席的后面是一排指挥调度席,几名民警正在电脑前处理着各类接处警信息。电脑屏幕上不停地滚动刷新着接警台传送过来的警情信息,值班长章涛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时而拿起电台对讲机指令巡逻警力前往处置。

17时30分,楼下的食堂里,丰盛的年夜饭早已摆上桌,老底子的菜品透着浓浓的杭州年味。

“菜都凉了,你们快下去吃吧。”食堂阿姨已经上来催了好几次。

“马上来,马上来。”应答了已经三五遍的章涛,这才安排刚处理完警情的民警和接警员先下去吃饭,“抓紧吃完上来。”

章涛告诉记者,每年的除夕夜,单位里都会为值守的民警安排一顿年夜饭,但每次大家都是趁着有空的间隙分批“流水作业”下去吃,往往都是匆忙吃完就回,甚至很多时候吃到一半就回来处理警情。

“丰盛的年夜饭,快餐式的吃法,其实我们都已经习惯了。”10分钟后,接警员小朱吃完年夜饭回到接警岗位上,替换还没有吃饭的其他同事。

“所有人必须要在半个小时内完成吃饭任务,警情高峰马上就要来了。” 章涛对记者说。

作为杭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除夕值班最多的民警,45岁的章涛自2000年调到指挥中心工作,曾12次在除夕值班。多年的除夕值班经历,让章涛准确地掌握了除夕夜的警情规律。

“除夕夜的警情高峰有3个,第一个高峰是晚上18时至20时,吃完年夜饭的家庭开始出来活动,醉酒的、走失的、燃放烟花爆竹的警情就会多起来,20时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开播后,警情会暂时少下来,但是22时之后出来吃夜宵的人多起来,又会进入第二个警情高峰。”

说话间,接警台传来一条群众报警信息:报警人称自己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走失了。

过年正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候,而这时候家里老人的走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让人着急上火的事情。

章涛立即通过警情传送平台接过报警电话,了解到原来报警人的父亲吃过晚饭后说要出去走走,结果半个小时后打电话告诉家人在一个车库里迷路了,具体哪个车库老人也说不上来,家人十分着急,报警求助。

有着丰富处警经验的章涛一边安慰报警人,一边通过老人提供的身边车子的车牌号查询到车主电话,再联系车主了解到停车位置。随后,章涛通过电台对讲机指令附近巡逻民警前往寻找老人。10分钟后,报警人在民警的帮助下找到了走失的父亲。

20时,警情慢慢少下来。章涛在同事的提醒下,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饭。

在接警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记者看到了一件与这个严肃紧张的环境不太协调的家用电器——微波炉,这是中心专门为值班民警准备的。

“这台微波炉和我们的接警电话一样,利用率都很高。”章涛一边跟记者打趣,一边端起同事为他打包的水饺放进微波炉。趁着空隙,章涛很快解决了自己的年夜饭。

又是一波紧张的忙碌过后,章涛大口喝着水。他告诉记者,这两年杭州禁放烟花爆竹后,因燃放烟花爆竹发生的警情少了很多,除夕接到的警情多数还是一些小纠纷。“就在刚才,下城区的一个美食广场,有两家人为争抢停车位吵得不可开交,我及时调派派出所出警制止了。”

“除夕夜都是家庭聚餐,双方发生纠纷如果不及时制止就很容易引发打群架,就会对社会治安秩序产生很严重的影响。”章涛对处理这类警情很有经验。

在指挥中心,像章涛这样春节值班不能回家过年的人很多。同样身为值班长的蒋国富,1999年刚参加公安工作就在指挥中心,一干就是18个年头,期间也有超过一半的时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团圆年。“越是逢年过节,我们越是不能放松。当民警以来,我都不记得除夕夜在岗几次了。”说起家人,蒋国富也很是愧疚。

23时30分,由于杭州灵隐寺等各大寺庙的新春祈福活动即将开始,第三个警情高峰如期而至。指挥中心350平方米的监控大屏已经提前打开了各个寺庙和周边道路的画面,民警正紧张地盯着监控画面。电台里不断传来街面执勤民警上报情况与指挥调度民警下达指令的声音,除夕夜的社会面安保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除夕当天,指挥中心24小时值班,早晚分2班倒,每班民警3人、接警员18人。2月15日8时30分至19时30分,指挥中心共接到报警4061起,其中有效警情1599起,大部分都是求助和纠纷类警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