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 > 王冬龄为201根安吉竹子“纹身” 每根都是独立篇章

王冬龄为201根安吉竹子“纹身” 每根都是独立篇章

2017-08-14 07:02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记者 马黎 特约摄影 陈旭江 唐楷之

IMG_5929.JPG

站在一根5米多高的青绿竹子前,穿着红色T恤的王冬龄,拿过毛笔,蘸满安吉农家自制的“捏油”,定了定神——接下来,并不是我们往常熟悉的姿势——俯身,像猎豹般挥洒他的草书、乱书,而是左手握着粗圆的竹子,踮起脚,从上而下,似一种攀爬的姿势,在竹竿上环圆而书《诗经》里音乐般流淌的句子: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这里不是沐浴天风的自然界竹林,王冬龄把安吉竹林里的201根竹子,搬到了深圳的一个美术馆里,创造了一片可以悠游的当代竹林。8月12日,由著名艺术史家和策展人巫鸿策划的艺术家个展《王冬龄:竹径》在OCAT深圳馆开幕,展至11月12日。

IMG_5913.JPG

微微摇曳的竹子上,每根都是独立的篇章,从《诗经》、《离骚》到齐白石、黄宾虹的题画诗,以及他的老师林散之、陆维钊、沙孟海等人关于竹的诗,几乎都是这4年来王冬龄不断探索和尝试的乱书风格。

没错,爱玩的王冬龄这回又出格了。

但是,不同于在人体照片上书写,也不同于前年和去年在美国纽约和北京太庙前乱书《心经》,这回的格,破得更大了。所有走进这片竹林的人,都明显地感觉到,乱书依然“乱”得无法识读,却第一次“乱”出了边界,书法顺着竹竿变得立体了,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观众,第一次不用围观,而可以在王冬龄创造的书法竹林里自由穿行。

于是乎,短短一个对谈和现场书写的下午,“冒天下之大不韪”这句话,两次出现。

IMG_5916.JPG

IMG_5917.JPG

我们先看看“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现场,是怎么样的。

这是竹子和书法构成的一条小径,短短二十几米,201根竹子,5米多长,直径在15公分左右,彼此穿插闪躲。而6月之前,它们还生长在安吉的竹林里。

去年冬天,王冬龄在飞机上偶遇了一位深谙竹子习性的安吉人,听说安吉的农民为了区分不同家庭的竹子,会用自制的“捏油”在竹上写字,随着时间的流逝,字迹犹存,更有一种斑驳沧桑的感觉。

640-65.jpeg

敏感又爱创新的王冬龄,很快动了念头。

艺术家把毛竹作为材料或景衬移至展厅,确实很多,而将这么多毛竹环圆而书写,无人做过,“有不能写(书写基础不够)不敢写(怕发挥不好)不乐写(即使写几根,觉得苦差事)之类的缘故,而我倒感觉在毛竹上书写很新鲜很过瘾很有趣的创意,同时这样的毛笔书写也是锤练笔法功夫,毛竹上所书写的手感,与毛笔触感是一种崭新体验。”

但这是一件很难的事。

此前,王冬龄尽管“玩的很大”,却还是守在一个平面上书写,墙也好,地也好,即便是木头劈开来写,也还在一个平面,但这回,竹竿是圆环的。

2017.6.23-金溪竹书-陈旭江攝-3选 (1).jpg

2017.6.19-金溪竹书-陈旭江攝-3选 (93).jpg

_K9A7012.JPG

在美术馆的现场,王冬龄写到竹竿的“转弯”处,有的字就要顺其弧度而运笔,再加上捏油的特性,不像毛墨蘸取水墨在宣纸上挥洒,它和油画颜色和炳稀一样很涩笔。

很明显,王冬龄写的时候需要更大的腕力,最有意思的是,几个字写到最后,已经不是写,而是蹭出来的,再加上竹节的阻挠,王冬龄的笔、手、身体,经常东倒西歪,左右摇摆,但却相当自由,笔势依然雄健——这正是开头的那一幕,这位71岁的老顽童,像在跟竹子搏斗、跳舞一样——这是不是跟我们以往以为的文人之于梅兰竹菊的优雅范儿,完全不同了?或者说,为谦谦竹子增添了某种没有的特性?

“这个问题问得蛮有意思。我觉得,是打破前人的书法规矩,将笔锋笔肚笔甚至贼毫都用上了,所谓‘狮子搏象’,竭尽全力,勇猛顽强。所以我用了一个词,给竹‘纹身’嘛。”王冬龄对记者说。

IMG_5928.JPG

搏斗完的纹身师傅王冬龄,有些小兴奋,给自己鼓了一下掌,随后很快归入日常的优雅,“可能就我来讲,从写,到查诗词,我跟竹的精神性的追求,更近了一些。”

打破规矩,不仅是书写的人和物,还有我们这些看的人。

但凡看过王冬龄写大字,写狂草的人,都知道,我们一般都是围成一个很大的圈,让王冬龄独自站在纸上,地上,或者他近年尝试的亚力克板、不锈钢镜面上书写,我们大多数时候是远远地看,并不能参与、打扰多少。

这次,依旧是众人围观,书写的时间并不长,却跟以往的体验完全不同——记者就靠在王冬龄身旁的竹子上,所有人穿插、重叠在竹与竹之间,看着他,拍着他,挡着他。

IMG_5923.JPG

IMG_5930.JPG

记者站在王冬龄身边拍的时候,为了对焦,往后退了两步,不小心碰到了身后沉沉晃动的另一根竹竿,结果歪头一看肩膀,白T恤上留下了一团黑乎乎的“竹书”印迹。开幕式结束后,记者有意观察了一下,好多穿白衣服的观众背后,都不经意地被印上“竹书”了。这也是一种以前没有的有趣体验。

而回头再细想之,竹上的字,这些咏竹的诗词,也打破着字与行的传统关系,交叉,碰撞。字与人,内与外,写的人和看的人,彼此对照的“乱”,这分明是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岔的花园——巫鸿和王冬龄在中国排布了一个小径分岔的竹林,“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

巫鸿和王冬龄在展览现场

“我自己觉得乱书,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但我自己觉得它打通了古今、中西。”王冬龄有些感慨。

而巫鸿从美术史论家的角度,在这番特别的“书与游”的体验中,看到了另一件事。

“传统书法的空间关系容易被我们想成二维,因为一般是在平面上写的。但是这个展览,王先生一开始想在圆的竹杆上写书法,特别是用他的草书、乱书写。而这些圆的竹干又组成了一个空间的结构,人又可以在空间结构中穿行,在行走的时候,这个二维书法的概念,就开始和当代艺术的三维发生关系了。他的乱书已在世界各地展出,但我以为在《竹径》中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纸消失了,所有其他的二维平面也都隐入背景。这里已没有独立的书法,有的是图像、装置和动感的穿透。”

冒险与创造,必然带来一些声音。

这次展览中,除了竹子,他还带来了之前从未公开展出过的练习帖。依然是各种线条的恣意舞蹈,是王冬龄近30年临帖的书法创作,“或者说,是抽象的实验。”

“是什么让您有这么大魄力,冒天下之大不韪?”巫鸿和王冬龄对谈之后,有观众提了一个问题。

“相对来说,做传统书法的人对书法有点创造,是不能接受的。书法的人来做抽象的东西,艺术界的人往往有所在意。其实我是很坚定地这么做。”王冬龄很平静。

“王老师的书法,该怎么写下去?”有观众提了一个略尖锐的问题。

巫鸿会意:“怎么把王老师的作品写到书法史里,是吧?”

王冬龄说:“我不考虑书法史的问题,我只看我怎么写。”

竹上乱书的王冬龄,胸有成竹。

最新评论 (3)
  • 乖乖单眼皮1988 0  |  回复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 艺童 0  |  回复

    他是哪里人?安吉人么?

  • 冰凌0322 0  |  回复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加载更多评论...
  1. 1

    美院教授沈乐平书法篆刻作品在杭展出

  2. 2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时代商魂诗书画展再现浙商精神

  3. 3

    李刚田34件书法精品捐赠西泠印社

  4. 4

    今年全省将新增3000个农村文化礼堂 是过去的3倍

  5. 5

    千年蓉城拥抱绿水青山 和我在成都的绿道走一走

  6. 6

    《移动迷宫3》本周五全球首映 让非凡想象力发光和热

  7. 7

    朋友圈忽然开始流行养青蛙 这款游戏怎么就火了

  8. 8

    幽默悬疑谍战剧《和平饭店》25日浙江卫视开播

  9. 9

    浙产电影《旺扎的雨靴》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竞赛单元

  1. 1

    缙云桃花岭村翰墨飘香 百名书法家送福写春联进山乡

  2. 2

    《国家宝藏》浙博篇下周日亮相 蔡琴讲述节目台前幕后

  3. 3

    镇馆之宝 | 青铜大铙 填补浙江土墩墓不出青铜器的空白

  4. 4

    研究超级火山成因秘密 浙大学者揭示地球内部奥秘

  5. 5

    美院教授沈乐平书法篆刻作品在杭展出

  6. 6

    陈从周:对学生宽厚对设计严谨 女儿说他爱家更爱家乡

  7. 7

    浙大颁发“好医护”奖 姚玉峰获好医生特别奖

  8. 8

    柏林爱乐乐团双簧管首席凯利奏响“柏林爱乐之声”

  9. 9

    浙江立法研究院在浙大揭牌 将打造“智能立法”品牌

  10. 10

    杭歌《遇见大运河》与希腊科林斯运河跨时空对话

  1. 1

    缙云桃花岭村翰墨飘香 百名书法家送福写春联进山乡

  2. 2

    《国家宝藏》浙博篇下周日亮相 蔡琴讲述节目台前幕后

  3. 3

    绍兴这个最大最完整最高规格的南宋墓主人是谁

  4. 4

    中国出版政府奖揭晓 浙江获奖的这本书还是用英文写的

  5. 5

    镇馆之宝 | 青铜大铙 填补浙江土墩墓不出青铜器的空白

  6. 6

    “德清一号”将见证我国商业航天元年开启?来听专家说

  7. 7

    300余件珍品亮相宁波 重现千年海上丝绸之路盛景

  8. 8

    白砥《弘济》书法展新意盎然 汉字气象万千变化笔下出

  9. 9

    野外仅存3棵 浙大专家襄助“植物界大熊猫” 开枝散叶

  10. 10

    研究超级火山成因秘密 浙大学者揭示地球内部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