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破解基层治理难题的“浙江方案”

破解基层治理难题的“浙江方案”

2017-06-14 06:00  |   本报记者 李攀

【代表名片】

陈允岳 平阳县昆阳镇党委书记

陈 炜 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

朱红明 宁波北仑区新碶街道大港社区党委书记、新碶街道综治办主任

詹 萍 诸暨市江藻镇驻村指导中心干部

省党代会代表热议乡镇(街道)“四个平台”建设——

破解基层治理难题的“浙江方案”

本报记者 李 攀

来自基层,更懂基层,省党代会开幕以来,记者经常听到来自基层一线的代表这样感慨:基层治理迎来了新的机遇。

基层社会治理水平持续提升、健全县乡两级社会治理综合协调指挥机制……翻开代表们正在审议的省党代会报告,有关基层治理的内容被重点标记,深化乡镇(街道)“四个平台”建设更是一再被提及,成为他们口中的“热词”。

改革:行政末梢挺立起来

随着经济转型发展进程加快,县乡治理体系的一些深层次问题逐步显现。扎根基层10多年,省党代会代表、平阳县昆阳镇党委书记陈允岳清楚其中的“痛点”:长期以来,乡镇(街道)“单薄”的管理职权与繁重的工作任务严重不匹配,乡镇(街道)统筹协调与部门派驻机构“两张皮”的问题普遍存在。

破解这样一个全国性的难题,需要相应的顶层设计。“党代会报告提出深化乡镇(街道)‘四个平台’建设,就是在现有的体制机制下,对症下药,努力寻找一种最优化解法,展现出浙江勇于改革创新的精神。”陈允岳说。

经过大力整合,目前,昆阳镇已初步形成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四个功能性工作平台。乡镇手中的指挥调度权大了,基层治理的龙头也挺立起来了。

在浦江县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炜看来,“四个平台”建设不仅瞄准了基层治理的难点痛点,更重要的是它可操作性强、符合基层实际。

建设“四个平台”,我省推出的一系列举措已打下一定基础,比如网格化管理基本实现信息采集的全覆盖,12345和政务服务网推动了基层综合指挥协调体系建立。陈炜对全省实现乡镇(街道)“四个平台”建设目标充满信心。

成效:基层治理激发活力

乡镇(街道)“四个平台”建设成效如何,还有哪些环节需要完善,来自基层一线的代表有发言权。

省党代会代表、宁波北仑区新碶街道大港社区党委书记、新碶街道综治办主任朱红明打开手机和记者分享了一个故事。前不久,大港社区网格员上报一条信息:辖区内行道树被破坏。这么一件小事搁过去,园林部门可以管、行政执法部门也可以管,但有时却得不到及时解决。如今,这条信息经过街道综合指挥中心流转后,很快得到处理。

朱红明说,新碶街道辖区范围内有4000多家企业,约25万外来流动人口,治理情况复杂。“四个平台”建成后,线下,各部门的网格员力量得到整合,154个网格里活跃着上千名网格员,大大延伸发现问题的触角;线上,依托社会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通过APP就能开展网格事件上报、流转、处置等,治理效率显著提高。“这正符合省党代会报告提出的加强网格化管理,深入推进‘互联网+社会治理行动’要求。”

感受到“四个平台”建设带来基层治理红利的同时,陈允岳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让改革真正落地生根。他告诉记者,根据属地管理原则,昆阳镇出台了派驻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对各个环节实施全流程监管,基层治理的活力得到激发和释放。

深化:“最多跑一次”添动能

谈到“四个平台”建设时,代表们都提到“最多跑一次”,前者是基层治理的基本架构,也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在基层落地的重要载体。

朱红明说,在乡镇(街道),和老百姓关系直接、密切的事务主要就在这“四个平台”里,“过去群众要办事,不知道进哪家门,找哪个人,现在找一个网格员就行,很方便。”

省党代会代表、诸暨市江藻镇驻村指导中心干部詹萍同样深有感触。3年前,她刚当驻村干部时,就主动帮村民“跑腿”,“碰到有些复杂的审批事项,要市里、镇里来回折腾。”有了“四个平台”,省去了群众“多次跑”的烦恼。参加党代会前,詹萍记挂着一位老人办残疾证的事,打电话一问,村里的代办员不但帮老人办理好了业务,还亲手把证件送上门。

詹萍告诉记者,目前,各村正在积极打造村级便民服务中心“升级版”,村民足不出户,就能由村里的代办员帮着办成事。

“四个平台”和“最多跑一次”带来的这些变化,给基层群众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