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9℃-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揭秘|阿里打假特战队VS“制售假游击队”  

2017-04-20 14:4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张倩

“这些人啊,打出一枪,换一杆‘炮’;捞完一笔,换一个‘面’,甚至换个电商平台改头换面……”阿里打假特战队行动队队长老高给他们的对手起了一个很形象的称呼——“制售假游击队”。

资料图

这几年,伴随着电子商务的成熟发展,这些制假售假团伙通过打枪换炮、改头换面、电商平台流窜等伎俩,在全国各地复制制售假模式,“成果”惊人,也让老高和他的队友头痛不已。

与早年拥有“独特气质”不同,发展成“游击队”的制售假团伙的特征也更加“隐晦”。相应地,监管部门对他们的打击也愈加艰难。

18日,记者走进阿里巴巴,与打假特战队队员、经侦民警面对面,了解他们打击“制售假游击队”的背后故事。

改头换面

很长时间以来,消费者对网购平台售卖假货的诟病不绝于耳。不少消费者反映,点进一个网购平台,100元的“耐克”运动鞋、200元的“小香家”包包随处可见,而更让消费者不满的是,有时花品牌原价买回来的产品,最后发现还是假货。

“针对这些情况,我们一直在打击,而且打假的势头很猛。”老高告诉记者,阿里的主动防控体系,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让大批量的淘宝售假店铺封店下架,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售假商家,尤以销售假的鞋、服装、化妆品居多。

但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查实了就封店”的强硬作风,很快就促使线上售假卖家作出了“回应”——打出一枪,换一杆“炮”;捞完一笔,换一个“面”,或者找寻新的平台继续售假。

“现在,我们对一些店铺信息涉及福建莆田、江苏南通等地的都会重点盯防,特别是当他们售卖的商品是运动鞋、家纺等类产品时。”淘宝负责商品管理的数据挖掘专家徐洋介绍说,阿里的后台算法已经实现了“重点对象重点监控”,从淘宝多年的打假数据来看,这些地区在特定商品品类上的假货率非常高。

他们有自己的技术支撑。以淘宝平台为例,淘宝开店需要提交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号码验证,网店业界将其称作“三件套”。通常,淘宝店铺因售卖假货被查,平台会给予封店处理,同时该店使用的“三件套”将不得再用于申请其他网店。

“如果售假人想再开店,就需要从买卖身份信息的商家那里找寻新的‘三件套’。”老高介绍,最早的时候,买卖身份信息的商家从一些偏远地区的中老年人手中,花几十块钱买来“三件套”,之后转手卖给售假商家。“不过,如今资源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实名制后,部分中老年人的身份信息都已经用完了,现在的存留信息可以卖到几百元。”老高说。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三件套”,让售假者的“在线身份”从内蒙古“飘荡”到海南,绕开了阿里平台的重点监控区域,成为名副其实的一群“游击队”,给监管带来了麻烦。以往只要发现注册身份信息是来自某些假货集中地的,比如莆田、广州等,平台就可以进行重点监管,及时发现售假行为并进行打击,但现在,来自全国各地的身份信息令人防不胜防。

发现“改头换面”可以规避平台监管后,不少售假商家在销售一部分假货后,甚至主动关闭淘宝店铺,换一个身份信息重新再开一家淘宝店售卖同样的产品。有些甚至觉得淘宝平台“盯得牢”,干脆“跑路”转战其它平台。

黑灰产业

在这其中,盗号团伙也扮演着黑色角色,市场上的很大部分“黑卡”都是他们提供的。2016年11月,绍兴警方联合阿里巴巴成功摧毁一条互联网盗号黑色产业链,在河南某地当场查获犯罪嫌疑人存留的手机“黑卡”700多万张。“这些卡都是他们用完后废弃的,因为SIM卡的芯片上镀了一层18K黄金,嫌疑人说要存起来提炼黄金,打一个金戒指。”参与当天行动的阿里打假特战队队员秦明(化名),如今想起那一屋子的SIM卡还直摇头。

打假特战队队员与经侦民警进行案件研判

换个身份重新开店,只是售假人的一种手段,为规避监管,他们还将商品的“身份”也重新“包装”。在一张来自莆田某物流公司的广告牌上,记者发现,售假人只要多花3元到25元不等的价格,就能让莆田的假耐克鞋摇身变为上海货、保税区货、香港货,甚至海外货。

“实际上,货物的发货地还是假货生产基地。”老高打了个比方,消费者李先生按照品牌价格从一个号称代购的售假商家处购买了一双“耐克”鞋,单看物流单,这双鞋是从美国寄出的,但实际上却是“莆田造”,相当于花品牌价格买了一双假鞋,但消费者却浑然不觉,“花点小钱就能在物流信息上做手脚”。

此外,VPN代理提供商、商标贴牌提供商等,也都为这些售假商家提供了便利。“他们已经形成一个黑灰产业链,不仅消费者和品牌权利人的利益因此受损,在规避平台监管的同时,也混淆了公安机关的侦查视线,大大提高了相关部门的打假成本。”老高说。

查处源头

线上店铺层层“伪装”,线下制假源头的查处就显得更为重要。为此,我省经侦部门与阿里巴巴建立起合作机制,努力从源头入手打击制假售假违法犯罪。

“近两年,我们开始从单一品牌打假转向了类目打假,比如集中打击制售假市场上比较猖獗的运动鞋、小家电、酒类等,这个群体庞大且复杂,打击起来并不容易。”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办公室主任陈英俊(因工作需要,此为化名)说,他们在阿里大数据的支撑下,绘制出了5张鞋类制假售假的涉嫌犯罪网络图,制假售假点遍布全国16个省份,案值上千万。

其中,福建省某市是制造假冒名牌运动鞋的“重灾区”。在陈英俊看来,这和历史遗留有关。“早年这些地区的工厂是给品牌鞋类做代工的,之后品牌将代工权收回,这些代工厂的生产能力依然在,在‘山寨’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发现还是做假冒名牌鞋利润大,于是拖家带口开始制假。”

来自这个地区的假鞋,经过代销、转手、再包装等方式,销往全国各地,甚至流往境外。由于那片地域内都是做这个生意的,关系错综复杂,线下打击的难度远比预想的要大。

2015年9月,省经侦总队接到群众举报,那个城市的某城中村有一家专门制造假冒Nike、Adidas等品牌运动鞋的工厂,每天运出假鞋好几千双。同时,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通过线上数据分析,发现几家销售上述品牌的运动鞋网店与该线索存在关联。

现场查获到的假鞋

进一步调查显示,这个制售假工厂属于周某所有,平日里他负责生产,其子周某狮则长期驻点广东某市某档口招揽生意,并将订单发回工厂,之后再将假鞋分发给境内境外、线上线下的客户。

2015年12月,在当地公安部门的协助下,阿里打假特战队连同多地公安,组成专案小组,赶赴该市展开行动。但目标对象十分警觉,专案组多次扑空。

“要达到打击效果,就一定要人赃并获,不然没有作用。”陈英俊坦言。直到2016年12月,在当地公安的大力协助下,专案小组才终于将这个制售假窝点一举捣毁,当场查处假鞋4万多双,抓获犯罪嫌疑人20多名。“我们从下午1点开始装这批假鞋,中间不间断,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钟,前前后后装了十多辆卡车,才把所有的假鞋都拉走。”秦明回忆说。

期待严惩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追究制假售假者的刑事责任有明确的数额要求,即对于单一品牌违法所得要大于5万元或者未销售涉案商品大于15万元以上。“也就是说,达不到入刑标准的只需要接受行政处罚,比如罚款、吊销营业执照。违法成本低,助长了他们‘东山再起’的气焰。”陈英俊说。

“我们曾经查到过一家制假售假工厂,3幢联排别墅,一幢是员工宿舍,一幢是客服点,一幢是仓库,门口停着几辆豪车,一家人每人一辆。”老高说。

记者了解到,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门共向公安部门研判和推送涉假线索1184条,配合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及品牌权利人破获469起刑事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但截至今年3月,能够确认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判决被告人47名,其中缓刑37名,缓刑率高达78.7%。

“违法成本低,愿意冒险的人就多。我们在提升自我监管和打击能力的同时,也希望立法和司法上能有所突破。”陈英俊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