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三见余秀华:前两次她紧张疲惫 昨天的她平和、舒服

2016-06-21 08:29 |钱江晚报-浙江新闻客户端首席记者 |王湛 通讯员 陈瑜思

昨晚的余秀华

昨天,余秀华来到杭州。带来的,是她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

显然,读者对这位女诗人的好奇和热情,已经趋于理性。昨晚,三十来个人,错落地坐在悦览树24小时书店的台阶上,安静地听她讲诗歌、讲自己的故事。

而余秀华,也已经纯熟地适应了“聚光灯下、讲座台上”的角色,回答起任何抛过来的问题,都已经镇定自若、平和舒服。

这是一年多以来,记者第三次在杭州见到余秀华。去年3月,她来杭州做客钱报读书会时候的那些紧张、疑惑,以及,偶尔不好看的脸色和反问句,现在,都看不到了。

“遇见你以后,你不停爱别人,一个接一个/我没有资格吃醋,只能一次次逃亡/所以一直活着,是为等你年暮/等人群散尽,等你灵魂的火焰变为灰烬……”《我们爱国又忘记》的第9页,有一首名为《给你》的诗,现场有读者问,这首诗,背后想表达什么?

“我自己一辈子在爱情里都非常自卑,我害怕。我看上的人都很优秀,所以,老是有人跟我抢。我对自己很绝望,但停不下来爱,这首诗写得很直白。”余秀华说到后面,有些哽咽。

昨天,她穿得很清新。荷叶绿的连衣裙,薄薄的白色罩衫。读书会开始前的15分钟,不停都有粉丝来求签名、求合影,她语气温和地跟每个人聊天、打趣,也自嘲,因为语速缓慢了柔和了。她的吐词,也似乎清晰了很多。

“小鲜肉,你跟我回家吧。”她跟一个求合影的打扮潮潮的男生说。

“你看起来好小,怎么已经工作了,都想带你回家。”她跟一个采访的视频记者说。

“来的人,少了很多,来的都是真爱,都想带回家。”她跟钱江晚报记者说,然后笑了。

看起来,余秀华心情很好,还有小女人的娇嗔,“你是来看我的吗?我胖了。”

这和她去年3月第一次来杭州的时候,已然有了很多的不同——

“你怎么看现在的读者泡沫?”一位读者问道。

“你们是泡沫?!”余秀华反问。

去年3月11日晚上,也是在悦览树24小时书店,当时的余秀华,习惯用这样反问的方式,来回答她不喜欢的问题,而且,脸色不太好看。那时的她,有一点犹疑:“你们是真的喜欢我吗?”

“爱情?”有人问。她说,“等下辈子,(这辈子)我不抱任何希望了。”

去年12月14日,余秀华终于拿了离婚证书,代价是把几乎所有的稿费都给了前夫,给他搞一套房子。

虽然觉得“折磨了我20年,还让我给他钱,亏死了”,但看得出来,余秀华对于能够获得精神上的解脱还是满意的。离婚半个月后,她去了一趟美容院,花了一两千元,做了文眉和染唇。

两个月前的4月22日,余秀华获得了由钱江晚报和浙江省新华书店举办的“悦读盛典”年度诗向标奖。当时,因为来杭州前三天,她的脚被烫伤了,所以,她坐了整整12个小时的车,从天亮到天黑,从湖北钟祥来到了浙江杭州,真的是穿越大半个中国来见你。

那几天,因为身体的伤痛,她对自己的“成名与自由”、“成名与作秀”等问题产生过纠结和焦虑。甚至,来杭州的第一晚,她也曾和文学圈的朋友们,探讨爱情到深夜。

不过,领奖的时候,她是快乐的,是那种因为成就感带来的由衷的开心。余秀华在悦读盛典的颁奖典礼上,对着全场,大声地说出了感言,“能够写诗就是幸福。”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