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25℃-2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社区记忆⑨︱它们是金华最古老的火车站 如今却几近废弃

2016-01-22 11:37 |钱江晚报

葛跃进 摄

钱江晚报-浙江新闻客户端见习记者 陆欣

它们是金华最古老的火车站,如今几近废弃,有一群人却舍不得离开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时光里

浙赣线,曾经金华最重要的铁路大动脉。1933年11月30日,杭州至江西玉山段竣工,从那时起,浙赣铁路就在金华的土地上蜿蜒缱绻。

有铁路,就会有车站。1933年12月,古方站、汤溪站开通,成为金华以及浙赣线上,最古老一批的车站。在大半个世纪里,无数人在这里上车下车,悲欢离合。

然而时光匆匆,它们终将黯然老去。如今,随着铁路技术的发展,古方站已被关闭,汤溪站也终止了上下货客,仅作为火车过车及临时停靠。

它们的一生,不仅是旅人的驿站,更是这座城市发展的缩影。

鹅黄色的墙体,青色的屋檐,朱红的瓦片,古方站深藏在一片老屋中间,周围杂草重生,厚厚的淤泥让你无从下脚,不知该如何靠近。

若不是门框上“古方站”3个白色的大字仍然清晰可见,你很难相信这曾是金华最早的火车站之一。

小站曾经的繁华,只留在了几个老人的记忆当中。他们在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来到这里,也将守候它到最后。

葛跃进 摄

那时的调度

“铛铛”声里藏着暗号

“我老公是1947年来到这里的,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朱素琴今年83岁,丈夫是一名扳道员,抗战胜利后,他是最早来到古方站的人之一。

“他告诉我,这个火车站当时什么也没有。”仅有的三名员工,还是去杭州领了桌椅、凳子等家具,这个小站才慢慢有了模样。

朱素琴至今还记得,老公教她的铁路暗号——“铛铛、铛铛”,代表火车从蒋堂方向开出,“铛铛铛、铛铛铛”,火车是从金华方向开出。

而连敲八下,代表火车就要来了,“扳道工可以出发了”。

那时的忙碌

职工家属一起上

从远处运来的玉米需要在古方站卸下送往附近的粮站,附近古方砖瓦厂和陶瓷厂的货物需要通过火车站运往各地。砖瓦厂和陶瓷厂要开工,需要大量的煤。

“卸煤最苦,也是最累的。”今年85岁的陈加生是古方站的老职工,“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卸下20几节车皮的煤,一节车皮至少可以装下50吨。”

陈加生说,这活儿,光靠二三十个装卸工是远远干不完的,像朱素琴这样的铁路家属,帮了不少忙。男女老少捋起袖子,一起卸货。

那时的春运

草席一拦就是厕所

除了做装卸工,铁路家属们还要当起春运期间的临时服务人员,在车站维持秩序。

朱素琴回忆,当时从古方到金华没有汽车,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火车,平常有2对火车作为普通客运。每到春节,附近乡镇的村民,都纷纷赶往古方站坐火车到金华、杭州等地,于是又临时增开了2对临客。

“这些临客都是用车棚代替的。所有的人都没有座位。一块草席一拦就是厕所,每节车厢门前,一个木质的台阶一放,就成了旅客的临时通道。”

从古方到金华是3毛钱,大约半个小时。从汤溪到金华,是5毛钱。

今年85岁的洪树枝是汤溪站的值班员,“这个站以前相当的热闹,每天有80几趟的客货火车,比江山县城的火车还多。”

作为一名替班的值班员,洪树枝一直过着半军事化的生活。哪里需要值班员,就要立马去哪顶上。一年回不了几次家。

“除夕遇上了值班,下午3点全家就得吃年夜饭,然后我再上班。”洪树枝说,最纠结的是,因为要值班,在这全家团聚的好日子里不能喝上一点小酒。

“我们那时的春运就非常挤了。增开临时班次后,好多人都还要从窗户上爬进车厢。”

葛跃进 摄

那时的荣光

来了就是一辈子

就在这个铁路边,这群老人生活了一辈子。在古方站,最多的时候,加上家属和孩子们有300人左右,而现在,像陈加生这样的退休老员工只有3人了,年纪全都在80岁以上。

“年轻的时候,成为一名铁路职工或者铁路家属,那是无上光荣的事情。”陈加生说,他们这代人对这铁路爱了一辈子。

“以前的铁轨是20米一节的有缝铁轨,火车开过就震耳欲聋。有时甚至连房子都摇晃起来。但我们却睡的很安稳。”

后来,年纪大了,陈加生从古方站退休了,也在金华城区买了新房子,“在那住过一段日子,很不习惯。”

陈加生说,一是离开铁路远了,不习惯,二是真的舍不得这里。

“你们有坐过高铁吗?”

“听说非常好,但是见都没见过啊。”几位老人说。

在铁路边,他们守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也就这样,爱了一辈子。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