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凤起路上死麻雀现剥现卖 每天有人几十只地买来吃 

2015-12-29 14:22

“买的人还蛮多,都是十几只、二十几只这么买,好像还有不少老顾客。我问他们,这些麻雀是不是药水毒死的?他们说是拿网抓的。”

凤起路农贸市场蛮热闹的,白天进进出出的人很多,这也带动了周边一圈小巷子的生意。其中所巷最热闹,巷子两边开满了水果店、杂货店和干货店,在上午中午买菜的高峰期,巷子拐角处和人行道上,还会有很多人摆摊。

钦先生已退休,常会到这个农贸市场买菜。他最近发现,在市场外面有一两家摊位老有人围着,结果发现是在卖麻雀。

“买的人还蛮多,都是十几只、二十几只这么买,好像还有不少老顾客。我问他们,这些麻雀是不是药水毒死的?他们说是拿网抓的。”

钦先生说,卖麻雀的人早上七八点就来摆摊了,中午生意最好,一直会摆摊到下午。

“你想啊,他们说一天要卖掉几百只,每天还要补货,如果真的是用网捕的,这得多大的数量啊!麻雀吃害虫的,这种钱赚不来的,我感觉,现在小区里叽叽喳喳的麻雀叫声都少了很多……”

简易摊点一天能卖出一两百只麻雀

12月28日中午,记者在锦园3幢楼下的所巷看到一个卖麻雀的摊位。

摊位比较简陋,就两张凳子,一张用来坐,一张上面摆着一只白色泡沫箱。泡沫箱上盖一块玻璃,玻璃上放一只塑料袋,袋里已经有十几只剥了皮的麻雀。

摊主穿黑色夹克衫,坐在凳子上,从地上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只完整的死麻雀,从脖子中间下手,只十几秒,就连皮带毛地剥了下来。就这样在玻璃上攒了十几只,再一起把内脏清理干净,放进玻璃上的塑料袋。

旁边还站着两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戴鸭舌帽的对摊主说,“你弄干净点哦!”

“这你放心好了,你自己看着的,都给你弄好!”

另一个穿米黄色羽绒服的男人说,“噶许多雀儿,哪里弄来的?”

“噢哟,那远嘞!河南、山东、内蒙古都有的,都是用网捕的,抓牢之后马上杀掉,他们那边是论斤卖出来的,马上杀掉就不会拉屎了——如果拉屎的话,分量都算在里面能重一点,然后冰好运过来,到我这里么,不管大小,2元一只!”

说话间,摊主已经剥好麻雀,扎紧塑料袋,鸭舌帽男人递给摊主60元——他买了30只。

摊主还不忘自夸几句,“这里卖雀儿不止我一家,但我敢说哦,我这里肯定比他们新鲜。”

穿米黄色羽绒服的男人手提一只杀白鸡,对鸭舌帽男人说,“还是你这些小东西贵咯,我这只鸡也就40多块,你要60块,不过,这些雀儿回去红烧、清蒸,过过老酒味道很好嘞,要么拿来酱一酱!”

摊主插了一句,“酱的话,一个钟头足够了!”

鸭舌帽男人说,“要酱,这么几只也不够呀,起码上百只!过过老酒是可以了。”

两人走后,摊主边剥麻雀边对记者说,“反正每天早上来,下午走,一两百只卖卖肯定有的,内蒙古么也是说说的,很多都是附近抓来的。”

一二十米远处还有一家摊位,同样两张凳子一只白色泡沫箱,泡沫箱上写了“麻雀”二字,十几只剥了皮的麻雀摆在箱子里,同样卖2元一只。

这个摊主戴一顶黑色皮帽,站在一边不停跺脚。“肯定不能卖的咯,国家也不让吃呀,有人来管的,那个时候我们就不摆了,有人吃么总有人卖的。”

摊位边上还摆着一只脸盆,盆里都是麻雀的羽毛。“我们夏天不卖的。夏天剥好一两个小时,麻雀肉的颜色就发紫,不新鲜了。冬天这样剥出来摆上一天都没事,就是天气太冷了,我都不高兴剥。回头客很多的,你要不要来一点?”他指着脸盆说。

买卖麻雀是不是违法?

杭州市林水局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总站资源处的汤处长说,商家说冬天买卖比较多可能是因为鸟类有集群效应,冬天比较容易捕捉,但是麻雀是“三有保护动物”(即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有重要经济或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买卖麻雀肯定不合法。

“现在买卖麻雀主要是为了食用,有的是用网捕的,这么做都是违法的,如果营业额在5万元以上还要被追究刑责。

菜场边这样的买卖方式,也要处以行政处罚,一般是按照实物价值的1-10倍罚。这个实物价值不是它的售价,而是根据具体野生动物的保护费用核算。”汤处长说。

买卖麻雀,还有感染禽流感风险

杭州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说,“在浙江,这一段时间还是有禽流感案例的。我们一直都提倡远离活禽,避免接触野生禽类,即使撇开合法的问题,就目前情况看来,在捕捉、售卖麻雀过程中就有很多感染禽流感的风险和隐患,吃麻雀就更不用说了!”

据都市快报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