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涌金策丨“3060”背景下 企业碳达峰这手棋该怎么下?
涌金策丨“3060”背景下 企业碳达峰这手棋该怎么下?

 

编者按:

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提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今年3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

至此,低碳发展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有人说,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攀登——距离碳达峰,只有10年时间,距离碳中和,只有40年时间。

4月22日,适逢世界地球日,我们不妨来谈谈这个热度颇高的话题——对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中国企业来说,如何开展碳达峰碳减排工作?杭州超腾能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施炜博士,根据他的研究和行业调查,给出了一些建议。

01 碳市场是啥,为何能获利?

提起碳达峰碳中和,就不得不提碳市场。

2011年11月,国家发改委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武汉、广东广州、深圳七个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

2013年,我国CCER项目(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正式开始申报。

2014年12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

2016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又批准了四川、福建两个碳排放权试点,也就是说在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之前,我国共有9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2017年1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宣布全国范围的碳市场正式启动,登记系统设立在湖北武汉,交易系统设立在上海。

2021年6月底前,全国性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将启动运营。目前首批2000余家电力企业正在全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上进行登记开户。

在介绍碳市场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碳交易的概念。碳交易就是一种以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商品的交易。

国家会给控排企业设立排放上限,按照国家发布的标准,企业可以通过自身的生产方式来计算这个数值。

这对企业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排放量富余的企业可以卖出自己的排放量获利,而排放量不足的企业,则需要去碳市场上购买排放指标。

国家实行碳交易的目标就是要削减二氧化碳排放量,倒逼企业节能技改。从本质上来看,碳交易其实就是将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联系起来,通过金融资本引导实体经济低碳发展。

碳交易中的核心就是企业的碳资产,就目前的情况来讲,目前我国碳市场上企业的碳资产,主要有国家碳排放配额和国家核证的自愿减排量(CCER)。

未来,随着今年全国碳市场的正式交易,后续CCER申请市场也会逐步放开。但从价值和数量上来说,碳市场配额将远远大于CCER。

因此,科学有效的管理配额不仅能促进企业的成长,更能带来一定可观的经济利益。

不同市场的碳价与其市场的活跃程度有关。以今年2月国内各低碳试点的碳交易价格为例,价格高的如上海、北京,每吨达到了四五十元,而深圳、福建的价格不足10元。

碳市场的主要运行框架包含了三个主体和三个系统。

三个主体一个是政府主管部门,一个是重点排放单位,还有一个是核查机构。三个系统是注册登记系统、数据报送系统和交易系统。

重点排放单位需要通过注册登记系统在碳交易市场上先进行注册,政府主管部门通过配额分配标准,在注册系统上向重点排放单位发放配额。

同时,重点排放单位每年都会将上年度的排放情况,通过数据报送系统上报到政府主管部门,政府主管部门委托核查机构对排放报告进行现场核查确认,核查机构明确的排放量,就是企业最终需要上报的清缴量。

重点排放单位在明确了自身的排放配额和清缴量之后,就可以知道自己的配额盈缺情况,最终通过交易系统完成买入和出售的操作。

未来,我国碳市场上除了配额和CCER外,其实还有一些碳远期的产品,比如碳期货。

总的来讲,碳交易市场还是一个倒逼企业低碳转型的方式,生产方式先进的企业完全可以通过碳市场获得盈利。

02 企业实现碳达峰的八个步骤

实现碳达峰并非易事,它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

企业需要结合国家、省和城市所在地区的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的总体目标,综合考虑行业或企业经济发展、能源结构等基本情况及未来发展目标和工作任务,明确行业或企业达峰工作所处的宏观经济和政策背景,确定行业或企业达峰目标的出发点。

我们把这个步骤分为八步。

首先要有一个清晰的技术路线。不光需要考虑行业或企业经济发展和温室气体排放情况,还需要结合未来的发展规划,以及行业或企业所在地相关节能减排工作任务,进行建模分析。

其次,就是要梳理达峰政策,确保行业或企业在达峰路径的选择上,既满足国家期望,又具备可实现条件,制定出符合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要求的碳排放达峰目标和达峰路径。

比如,上海提出了2025年前实现碳排放达峰,江苏提出努力在全国率先实现“碳达峰”的目标,而钢铁行业则提出了2025年前实现碳排放达峰。

第三步就是基于政策形势,来分析行业或企业的二氧化碳排放现状。一方面,要识别重点的排放源,分析目标行业或企业碳排放总量的历史变化趋势及规律;

另一方面,就是要结合10年甚至20年的行业或企业排放总量,按照能源品种的能源消费,去分析行业企业的排放增长情况。

第四步是构建区域的碳排放达峰评估模型。目前我国没有明确规定达峰的评估模型,只是规定了达峰预测的方式——要通过“自上至下”和“由下至上”结合来预测达峰。

自上而下主要指的是考虑行业或企业经济、能源结构、人口、工业效率等因素,并模拟其变化趋势,进而对未来碳排放趋势进行模拟,确定最终的峰值目标。

由下至上指的是分析行业或企业重点部门、企业减排潜力、技术手段和成本,以此来确定达峰时间点。

第五步是通过上至下和下至上的模型,结合行业或企业化石能源消费现状、未来发展的战略定位、国家能源及煤炭消费总量和强度控制要求、地区关于开展达峰行动的有关要求等综合考虑,确定行业或企业的二氧化碳达峰目标。

第六步是分情景进行峰值测算。一般分为三种情景,分别是基准情景、低碳情景、强化低碳情景。

其中,基准情景指的是行业或企业按照目前的技术发展趋势,在不进行额外调整情况下的排放情景,一般作为低限情景。

低碳情景指的是通过适当努力可以实现比基准情景好的情景,往往需要在现有的政策和规划框架下强化行动和实施,加大资金和技术的投入。

强化低碳情景指的是行业或企业通过政策、技术等全方位创新与变革以确保在2030年之前尽早实现达峰的情景,通常作为高限情景,为行业或企业制定达峰目标及达峰方案提供高标杆。

第七步就是达峰路径。根据行业或企业的达峰目标任务,从协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出发,通过减排成本曲线估算关键技术的减排潜力,提出促进行业或企业能源、环保、交通等重点部门尽快达峰的重大政策与行动。

最后是达峰的保障措施,主要通过加强组织领导,强化目标责任考核以及从资金、能力建设等方面进行保障。任何的达峰工作都需要资金来支持,行业或企业开展节能减排技术应用,都需要充足的资金投入。

对于行业或企业达峰工作来说,几个关键数据至关重要。

历年行业或企业的能源消费数据,它是计算排放量的基础;

行业或企业的经济发展数据、能源消费结构等数据,它是预测达峰时间和峰值排放的核心指标;

重点项目也是必须要考虑进去的,它是影响达峰进程的关键因素;

还有电力结构等数据,这些是衡量企业非化石能源的发展水平,也是影响行业或企业达峰的基础数据。

03 参与低碳试点创建

企业除了可以参与碳市场、开展碳达峰研究之外,还可以进行一些低碳试点的创建,目前比较成熟的是我们国家绿色制造体系的建设。

绿色制造这个概念,我国最早在2012年的绿色发展“十二五”规划中就提出来了。

2016年,国家工信部发布《绿色制造2016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统筹推进绿色制造体系建设试点,发布绿色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绿色工厂评价导则和绿色供应链管理试点方案。

随后,2017年至2020年间,国家工信部发布了5批绿色制造名单推荐的通知,分别从绿色园区、绿色产品、绿色供应链和绿色工厂四个维度开展绿色制造创建。

截至2020年底,工信部共计发布五批国家级绿色制造示范单位名单,共创建2121家绿色工厂、171家绿色园区、189家绿色供应链示范企业、2170种绿色产品。

再看浙江,浙江省经信委(现经信厅)在2018年5月印发了《浙江省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浙江省要在2020年前创建100个绿色工厂,10个绿色园区以及一批绿色产品。

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大会上,浙江省又提出要推进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建设绿色低碳园区20个、绿色工厂600家。充分表明了我们开展绿色制造工作的决心,也给广大企业绿色低碳发展带来了机遇。

绿色制造工作,指的是促进企业在全产业链和产品在全生命周期内的绿色发展。目前主要有绿色工厂、绿色供应链、绿色园区、绿色产品四大类。

其中,绿色工厂是制造业的生产单元,是绿色制造的实施主体,属于绿色制造体系的核心支撑单元,侧重于生产过程的绿色化;

绿色供应链是绿色制造理论与供应链管理技术结合的产物,侧重于供应链节点上企业的协调与协作;

绿色园区是突出绿色理念和要求的生产企业,以及基础设施集聚的平台,侧重于园区内工厂之间的统筹管理和协同链接;

绿色产品是以绿色制造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终体现,侧重于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绿色化。

04 碳足迹碳标签值得期待

除了低碳试点创建,未来,在企业的发展清单上,一定也会有碳足迹、碳标签的身影。

通俗的讲,碳足迹就是碳消耗量,主要是指企业机构、活动、产品或个人通过交通运输、食品生产和消费以及各类生产过程等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的总和。

对企业来说,它的碳足迹就是企业排放;对活动来说,它的碳足迹就是活动过程中产生的排放;对某一种产品来说,它的碳足迹就是产品从原料到生产到运输、销售,甚至是废弃全过程的排放量。

每一个对象都会有自己的碳足迹,碳足迹又可以分为第一碳足迹和第二碳足迹,也可以理解为直接碳足迹和间接碳足迹。

第一碳足迹就是由化石能源直接排放产生的二氧化碳;第二碳足迹指的是因为使用各种产品,间接产生的排放。

有了碳足迹,生成碳标签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里要解释一下两者间的关系。碳足迹是一个产品全生命周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碳标签则是产品碳足迹的量化标注。“碳”耗得多,碳足迹就越大,标注在碳标签上的数字也就越大。

企业可以将产品的碳足迹通过贴上“碳标签”的方式告诉消费者,引导他们低碳消费。

现在很多地区都把碳标签制定,纳入到了应对气候变化考核工作中去。因此,开展碳标签工作,也是企业协助区域完成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体现。

同时,碳标签的制定也是企业满足客户期望的一种途径。现在的消费者环保意识提升,越来越多地去关注产品的碳信息。开展碳标签制定,有利于出口企业打破国际贸易的绿色壁垒,提高优势产品的国内外竞争力。

比如苹果公司,从2008年起,对每个产品都会出具单独的环境责任报告,并分别从制造加工、产品使用、设备设施、交通运输、回收利用等5个领域开展减排活动。

不过,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碳标签计算方法,比如:

英国在2006年提出了碳削减标志计划,采用的是PAS2050的核算标准。

日本在2008年提出了建设低碳社会行动计划,采用的是全生命周期的评价方法

德国在2011年提出了蓝天使发展框架,采用的是ISO 14040的评价方法。

韩国在2009年提出了温室气体减排量标志计划,采用的是ISO 14025标准……

截至目前,世界上至少有15种不同的碳足迹评价方法,目前比较权威的还是PAS2050和全生命周期评价。

我国早在2009年就宣布实施产品碳足迹和碳标签计划,具体分为三个阶段:低碳产品阶段,碳足迹标识阶段和碳登记标识阶段。目前,第一阶段已经得到了广泛开展,并逐步向碳足迹碳标签认证过渡。

在目前“3060”的大背景下,企业谋划碳足迹计算、碳标签制定工作也是大势所趋。

(作者单位:杭州超腾能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