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义/一人一校一辈子,她坚守山区教书33年
一人一校一辈子,她坚守山区教书33年

潘媛珠是漠华中心小学一名教师。19岁从教算起,山区三尺讲台她已站了33年。33年里,她对教学认真负责,对学生悉心关爱,用柔弱的肩膀和宽阔的胸怀为乡村学生撑起一片艳阳天,成为乡村孩子口中的“老师妈妈”。

既是老师又是家长

作为山区低年级段的包班老师,潘媛珠有一颗慈母般的心。“这些孩子年龄比较小,父母又经常不在身边,我只有多关心他们一点,才能让他们在学校过得开心点,长大了可以用知识改变命运。”

潘媛珠记得,曾经有一名智力偏弱的学生,开学第一天报到时,问她姓名、年龄、住址时,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什么都不说,上课不读书、课后不做作业,找她说话,她也从来不回答。后来了解到一些她的特殊家庭情况后,潘媛珠经常有事没事地跟她谈话,引导她表达自己的想法,帮助她学会与人交流。为了给她营造一个安心的环境,潘媛珠还安排与她同村的同学做她的同桌,帮助她共同学习。在潘媛珠的不懈努力下,她终于敞开了心扉,张开了小嘴,潘媛珠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同学们也跟着鼓掌。从此之后,虽然学习上还是偏弱,但这名学生整个人变得自信起来。


33年来,潘媛珠有多次离开漠华小学的机会,但她始终放不下山里的孩子们,担心自己一走,孩子们就没有学上。这一留,就是一辈子。

一次女儿和留守娃之间的抉择

感情的天平偏向了学生,亏欠的总是家人。

曾经,潘媛珠也想离开山区。当时女儿正好去实验中学上学,自己如果继续留在漠华小学教书的话就会面临无人照顾女儿。一开始,女儿只能住宿,每周回家都会因为想念妈妈而哭泣,人也日渐消瘦。一边是泪眼婆娑的女儿,一边是满脸期待的一年级孩子们。潘媛珠陷入两难,甚至整宿睡不着觉。最后,她选择了这群无人照料的孩子们,并拜托婆婆前往县城照顾女儿,这一照顾就是6年时间。“在我的教学生涯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女儿,是家人的支持让我能好好保护这些‘留守娃’,为他们遮风挡雨。”潘媛珠说着,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在经历学校撤并、身边同事陆续离开后,为了山区孩子,潘媛珠选择留在山区坚守。每当有人说她“傻”时,她总是说:“爱是老师的天职,是孩子们健康成长的源泉。用爱去呵护、用心去温暖这些山区的孩子,是身为乡村教师的另一种荣耀。”潘媛珠像一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了山区孩子的世界。在她的教导下,一批又一批山区孩子带着温暖走出大山,成长成才。

10年后登门还的800元学费

“娃娃们小,家庭又困难,我不关心他们,谁关心他们啊。”教学中,潘媛珠坚持定期家访,对每一个孩子的家庭和思想情况了如指掌,哪个孩子家里有了困难,她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在潘媛珠的教学生涯中,“800元钱”始终是她无法忘记的感动。2000年左右,潘媛珠班里来了一个学生,家境困难、从小与患病的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因为生病丧失了工作能力,而孩子又到了上学的年龄。潘媛珠知道这一情况后,想着让孩子上得起学是最重要的,于是二话不说帮学生支付了800元的学费。“2010年的一个晚上,家里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见一名小伙子似曾相识。”“潘老师,我来还你10年前借给我的800元学费。”一句话,潘媛珠的眼眶红了。“我没想着让孩子还钱,只希望不因为家里的困难剥夺孩子上学的机会,读书是他们最主要的希望。”潘媛珠说。

潘媛珠就是这样一个人,为自己的学生考虑一切问题。去年疫情期间,潘媛珠当起4名留守儿童的“临时妈妈”。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她每天都要去这些孩子们家中转上一圈,或是改改作业,或是教教防疫健康操,或是陪孩子们聊会儿天。她所在的漠华小学留守儿童占75%,有的家长因为疫情没有回家过年,有的则提早外出打工,家中只有老人帮忙照看。潘媛珠发挥家在农村的优势,结对同村的留守儿童,每天送教、送陪伴上门,让孩子们感受到“妈妈”的温暖。

从青春年少到中年沧桑,扎根大山默默奉献自己。坚守山区小学33年,潘媛珠最大的希望,便是看到自己的学生都能走出大山,成为遵纪、守法、有用的人才。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