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香港计划从8月1日起上调股票印花税 港股、A股将如何演绎?
香港计划从8月1日起上调股票印花税 港股、A股将如何演绎?

2月25日,就2021年-2022年《财政预算案》,香港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召开记者会,局长许正宇表示,香港计划从8月1日起上调股票印花税。

截至25日收盘,香港恒生指数涨355.93点,涨幅1.20%,收报30074.17点。

没有B计划,只为增加财政收入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2月24日在发表新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提到,为增加特区政府收入,计划上调股票印花税税率,由目前买卖双方按交易金额各付0.1%,提高至0.13%。

许正宇在记者会上指出,对于一个金融市场来说,政策的确定性非常重要。印花税上调目标清晰,目前计划8月1日实施,没有“Plan B”。许正宇还强调,上调印花税的目的只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没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受上调印花税的消息影响,24日港交所股价一度大跌12.26%,最终收报跌逾8%。恒生指数也创下了今年开年以来的最大跌幅,最终跌幅近3%。南向资金也净流出近200亿港元,创下历史新高。

对此,许正宇回应称,金融市场波动有各方因素造成,不会是因为个别原因造成波幅。他进一步指出,香港金融市场竞争力非“斗平”(追求压低价格),亦要“斗好”(追求高质量),例如推行上市制度改革以来,有一大批的新经济公司来香港上市,使得整个市场的结构改变,在上市公司资源有很大的拓宽空间。“我们对此是不担心的,只要我们继续发展金融市场,”许正宇强调,预算案有做相关的工作,香港金融业的前景会很好。

港股对境外资金吸引力或将受影响

被问到上调股票印花税会否影响港股交投量,令投资者转向美股,反而会“因加得减”,许正宇表示,一般人买股票,印花税是考虑成本之一,但香港没有股息税,也没有资本的增值税,在价值链方面难以直接抽出一种税来进行比较。

多位市场人士均认为,港股的吸引力或将在一定程度受影响。华泰期货研究院分析师高聪表示,过去28年,香港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不断下调,由1993年的0.15%降至2001年的0.1%,之后一直保持不变,而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日本、欧盟先后取消了股票交易印花税。“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将大幅提高港股的交易成本,或在一定程度降低港股对境外资金的吸引力;另外,目前境内市场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为0.1%,未来调整后香港股票市场的印花税税率为0.13%,相对来说境内市场交易成本更低,也会使得港股市场的吸引力打折扣。”他说。

格林大华期货宏观研究员赵晓霞也认为,税率提升使得股票交易成本增加,会导致一部分资金流出市场。“尤其在美国、日本等国取消股票交易印花税的情况下,香港加收印花税在心理层面会对市场热钱有所冲击。”

从市场资金流向看,昨日南向资金合计净流出199.60亿港元,其中,沪市港股通净流出118.42亿港元,深市港股通净流出81.18亿港元。

对此,高聪进一步表示,此前,在宏观环境与香港股市估值具有相对优势等因素下,内地资金大幅流入香港股市,推动港股近期快速上涨,未来在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提升的预期下,预计南下资金净流入会有所放缓。

A股短期或同步回落

除了港股以外,A股24日也一路下行。截至24日收盘,上证指数报3564.08点,跌1.99%;深证成指报14870.66点,跌2.44%;中小板指报10013.87点,跌2.87%;创业板指报3007.46点,跌3.37%。

A股也受到波及了吗?一位券商系期货公司研究员告诉记者,从银行等在A股与H股市场共同上市的个股表现情况来看,印花税上调对A股市场也带来扰动。“以中信银行为例,从该股A股的走势可以看出,昨日早盘期间并未被抱团股带崩,显示回调的因素有其他,而随后回落的时间与印花税消息传出时间大体一致。”他说。

该研究员进一步表示,市场影响传导路径可能有两方面,一是市场担心监管层借印花税打压资本市场泡沫;二是香港市场对外部资金以来较强,境外投资者在市场投资者机构中占比高,小盘中盘长期跑输大盘指数,一旦印花税上调,最直接受损的是换手率偏低的上市公司。

“理论上,印花税上调令海外量化资金的收益预期会显著下降,于是这部分资金会撤离香港市场,在长期资金仓位不变的情况下,随着参与香港市场的整体资金体量下降,市场资金会优先选择高换手股票进行投机交易。”他介绍,从历史上来看,金融、材料、能源、公用事业等板块H股换手率长期低于A股,于是上述板块长期承压,在此背景下,昨日多个低换手港股出现崩盘,而在A/H溢价因素作用下,市场情绪传导至A股周期股。

港股资金将流入A股?

目前来看,由于A股估值处相对高位等因素,“资金流入至A股市场”这一观点仍待商榷,不过,市场人士对A股市场中长期行情持较乐观态度。

“资金回流A股,潜在条件是国内核心资产的高估值被盈利所消化,但目前对于核心资产而言,一是面临10年美债利率上行的考验,二是部分抱团股如金龙油的业绩低于市场预期,在此情形下,核心资产难组织像样的反攻,南下资金回流A股的条件暂不成立。”前述研究员认为,1月南下资金流入的主要思路是国内核心资产估值相对较高,于是在港股寻找估值洼地,这也可以从港股在国内公募重仓股的出现频率进行印证。

此外,他还表示,如果H股低换手个股的流动性折价长期存在,会抑制A股周期股的表现。

高聪也认为,“紧信用”叠加A股市估值处于相对高位,港股相对A股仍具有吸引力,短期流出港股的资金是否会流入A股仍值得商榷。2020年A股主要股票指数涨幅全球领先,目前A股估值已经处于相对高位。

“从以往A股调整印花税的经验来看,股票交易印花税的调整主要影响股市的短期走势。” 赵晓霞则表示,股市的中长期走势还是由上市公司质量、宏观流动性等决定,从基本面看,A股还在享受经济复苏的红利,这种下跌极可能是“黄金坑”。

就期指市场的影响来看,高聪表示,目前三大A股期指中,IC和IF的上涨弹性较强,随着两会召开临近,建议节后把握三大股指期货逢低做多机会,考虑到权重股近期表现偏弱,IC近期的机会可能会更大。“中长期来看,我们仍需警惕紧信用对于今年权益市场的不利影响。回溯历史,紧信用条件下国内股市表现相对乏力,考虑到金融类、周期类以及制造类行业的市盈率历史分位数处于历史相对较低位置,安全边际相对较高,可增加配置。同时近期市场‘再通胀’交易持续升温,重点关注受益于涨价的有色、化工等行业。”(综合新华财经客户端、东方网、澎湃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