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小雨17℃-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民间匠心|毛祖先:爱船成痴 何惧时光 

2021-01-20 10:41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章海英

中国造船史绵延数千年,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广泛地使用独木舟和筏,并不断探索革新,后来出现了新型的木板船。至商代,中国已经发明并使用了风帆,有了帆,船的速度大大提高。唐宋时期是我国古代造船史上的一个高峰时期。

随着工业化程度的加深,造船迈入快速发展时期,钢船、铝合金船等逐渐成为主流。木船日渐式微,大多作为观赏船,沿海地区少数渔民用来捕鱼。会造木船的匠人也越来越少,只有寥寥数人还在一板一钉、一刨一锤,日复一日地坚守着。

“绿眉毛”是东南沿海较为常见的一种船,船身色彩鲜明,勾画生动,船帆随风摆动,像鸟儿振翅欲飞,寓意亦是美好,意为鸟儿从远方衔来麦穗,给人们带来美好的生活。

1月15日,天气持续晴好,虽然温度偏低,但对于毛祖先来说,这又是一个适合造船的日子。

在三门县浦坝港镇毛石源村的一处院子里,两艘木船架在三角凳上,船体已见雏形。毛祖先带着儿子毛武杰各司其职,装船舷、打磨、补缝,干得热火朝天。

毛祖先看着与一般的农村七旬老人不同。他戴着一副框架眼镜,留着花白的长胡子,长发用皮筋绑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浑身上下流淌着一股艺术家的气质。他就是毛祖先,一个少年有梦、中年才逐梦的老人。

白天造船,晚上伴着船模入眠,终日与船为伍,这是毛祖先这30年的日常。

微信图片_20210111192142.jpg

一见倾心 魂牵梦萦

毛祖先今年76岁,和船结下不解之缘是在63年前。那一年,他13岁,因为父亲生病,他接过父亲肩上的担子,撑船往来于海上,做点小运输,日子过得艰辛而平静。原以为,生活会一直这么平静得过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一艘与众不同的船。

那一天,太阳照常升起,毛祖先照常出工。他压根没想到,这一次的出工经历,会改变他整个人生轨迹。

那天,他在海面上看到了一艘船触礁搁浅,船舱开始渗水。船员们忙着将完好的货物转移到接驳的船上。毛祖先之前见过的船,颜色单一,造型平常,没有起眼之处。而这艘船,和他见过的船都不一样,船身涂着艳丽的油漆,色彩鲜明,船上竖起高高的桅杆,篷布随风飘扬,呼呼作响。船头处尤为吸睛,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直视前方,仿佛前面有宝藏一般。在少时的毛祖先眼里,这艘船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说不出的漂亮”。

那时,毛祖先还不知道这种船叫“绿眉毛”,船眼睛的眼珠位置隐含着玄机。他开始对这艘船念念不忘,想自己打造出一艘这样的船。想造船,得先学艺,然而现实残酷,父亲生病,家中还有兄妹四人,全靠他一人挣钱养家糊口。别无选择,他唯有挑起生活的担子。

困顿的现实无情地绑住了他的脚步。为了生计,他上山挖过树根,种过花木,还打了20多年的石板。凡事爱动脑的他,仅用两个月就和老师傅同工同酬。

虽然去做工了,可那艘船依然深深地埋在毛祖先的心底。做工的时候,休息的时候,睡觉之前,那艘船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毛祖先的脑海中,越来越深刻。毛祖先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放不下它了。

心有所向 人有所往

毛祖先46岁时,家中境况得以改善。他才有空开始琢磨自己打造一艘船。30多年日思夜想,终于要付诸行动了,毛祖先心中难掩激动。

在沿海地区,木船多用于捕捞或商用。在毛祖先看来,木船船体小,作业时间短,更利于海洋生态保护。由于那一面之缘,毛祖先最终选择朝商用船努力。

“分辨船的用途关键看船眼睛。眼珠居上,是海盗船;眼珠居中,是做生意的船;眼珠偏下,是捕捞用船。”他介绍道。

知易行难。没有师傅指导的毛祖先只能自己摸索。一开始就做大船肯定行不通,只能从船模做起。设计是横在毛祖先面前的第一只“拦路虎”。他没有系统地学过造船,不清楚内外部结构,很多部件都是摸索着设计。一个部件往往需要修改多次才能定稿。设计好之后的切割、打磨,对他来说都是考验。他并非木匠出身,刚开始做的时候,手部受伤是家常便饭的事。打磨、拼接,再打磨、再拼接……毛祖先的第一艘“船”就在不断的返工中完工了,整整耗时一个月。

有一就有二。毛祖先的船模队伍慢慢壮大。看着屋子里随处可见的船模,毛祖先惬意极了。遗憾的是,当时欠缺经验,选用樟木造船,没过多久就全被虫蛀了,没有保存下来。每每想起,毛祖先都心痛不已。庆幸的是,最早的那艘船模由于选用了老樟木得以保存,30年过去了依然完好地立在毛祖先的床前。

微信图片_20210111192327.jpg

从船模到真船,毛祖先这一路并非一帆风顺。他走过弯路、岔路,最终,凭借自己对船的那份执着,一板一钉,造出了理想中的“绿眉毛”,就此开启别样的人生。截至目前,毛祖先打造的大小船只已不胜枚举。

废寝忘食 爱船成痴

在毛武杰眼中,父亲只要开始造船,身上就有一种别样的气势。平时的父亲,会到周边的村庄看戏,和三五个老友一起侃大山,日子过得随心所欲。一旦开始造船,所有的娱乐就按下了停止键,一门心思扑在上面。

为了造船,毛祖先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这时候,老伴还没起床烧早饭。喝几口酒热热身,再嘴角衔根烟,毛祖先的一天就开始了,一直到晚上12点才会在家人不断的催促下睡觉。若是没有家人的监督,他可以一整天只吃一顿饭,忙到天亮都不知歇息。有时候,毛武杰顾及父亲的身体,借口木料短缺,想让他休息几天。毛祖先便跟儿子急眼,一定要他到更远的地方买香椿木。

2019年冬至前夕,毛祖先在刨木头的时候,不小心锯断了左手食指第一个指关节。家人们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考虑到自身的年龄、身体情况,他听从医生的建议维持现状,不续接断指。回家后,他不顾家人劝阻,继续做工,没有缺席一天。

惦记了30多年,又花了30年的时间去把梦想变成现实,毛祖先对船有自己的坚持。“造船、卖船我都讲求缘分,合眼缘的,我会很大方,不合眼缘的,或者看着不太会爱惜船的人,我一律是拒绝的。”对他来说,船就像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必须为它们寻得一个好的归宿才能安心。

随着年岁的增长,毛祖先慢慢从造船主力向智力支持转换。和他搭伴的五位师傅,年纪都比他轻,他们承担更多的体力活,毛祖先则负责总设计和质量把关。看到不妥之处,他的手依然习惯性地拿船斧、钉拔一点点地修正。如此,他依然是最早上工、最晚收工的人。

微信图片_20210111192747.jpg

如今,虽然造船业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但毛祖先的手工造船依然占有一席之地,纪念用船、观赏用船等仍旧会选用木船。他希望能有人像他一样,喜欢木船并有志于此,届时,他必将倾囊相授。

手记

受到现代工业化、机械化发展的冲击,留给手工木船的生存空间已经不多,像毛祖先这样,还在坚持手工造船的老船工已经寥寥无几。

因为年少时的惊鸿一瞥,毛祖先心心念念记挂在心头30多年,后来一路摸索着终于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绿眉毛”“华超口”,期间锯废多少木料、多少次弄伤手都已经无从得知。

在家人看来,毛祖先对船已然“痴迷”,醒来第一件事是看船,睡前也得看一眼床头的船才能安眠,一旦投入其中,便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可这样的他,是最快乐的。

现在,有五位老师傅和毛祖先一起造船,他是年龄最大、最有激情的那个。相比其他人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在上面倾注了更多心血。看到船,他的眼中便盛满了光,好像船就是他的全部。

毛祖先说,对于生活他没有追求,吃什么穿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对于船,他是严苛的,差一毫一厘都不行,必须把它最美好的样子呈现在世人面前。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