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17℃-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里秀丨那条小路 

2021-01-19 14:35 |浙江新闻客户端 制作 沈立

那条小路


六十多年过去了,


我却怎么也忘不了,
老家的那条小泥路。

我儿时生活的地方,
是一个僻静的农庄。
家门前,
有一口不太起眼的荷塘,
塘边有一条弯弯的小路。
正是这条小路,
把我家与外部世界连结了起来。
后来,
我就是顺着这条小路,
一步步走上了远方。
如今,
我由远方回到故乡,
想多走走,
小时候走过的那条小路,
可惜的是,
它被改造成了平坦的水泥路。

记得很小的时候,
父母亲或姐姐们,
常抱着我沿着这条小路,
在小荷塘边走走转转,
让我咿呀学语,蹒跚学步,
教我辨识水塘里的荷叶、鱼儿。
傍晚时分,
她们让我数夜空里的星星,
还给我讲月亮里的嫦娥故事。
我童年的快乐生活,
大多是在荷塘边的小路上度过的。
现在想起来,
正是在荷塘边的小路上,
我迈开了离家的第一步,
也开始慢慢地接触,
外部世界的新鲜事。

大约两三岁时,
我就自己迈开稚嫩的小脚,
步履蹒跚地踩上,
这条坑洼不平的小路,
十分好奇地到荷塘边玩耍。
有时候,
我会捡起石子扔到水里,
然后笑嘻嘻地看着,
水面掀起一圈圈圆圆的波纹,
慢慢地向四周扩展开去。
当发现水塘里有小鱼儿游弋时,
便把石子当作“子弹”,
瞄准后用力扔向鱼儿,
再兴奋地等着,
水面恢复原来的平静,
期望有鱼儿被打中后浮出水面。
当然,
这样的奇迹,
从来也没有出现过。

到了五六岁,
我的活动空间,
也由家门口的小荷塘,
慢慢地向周边世界扩展了。
起初,
是随着父亲到庄稼地里转悠,
或者与村里的小伙伴们,
到街坊弄堂捉迷藏什么的。
后来,
我去了一里路外的小学读书,
从此,
塘边小路走的次数便少了一些,
但那时,
每天仍至少有七八次,
往返于这条小路上。
再后来,
我到十里路外的地方读中学了,
常常在学校寄读,
只有周末才难得回家。
这样,
我与那口小荷塘的见面机会,
就更加少了,
荷塘边的那条弯弯的小路,
自然也走得越来越少了。

不过,
直到今天,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
荷塘边的那条小路。
这条小路,
是一条很窄的泥巴路,
大约只有六七十公分宽,
路的两旁长着一些杂草。
走的人多了,
又经年累月的,
路中间便略显低洼,
这样便形成了一条路心,
缓缓地伸向前方,
给人有“路中路”的感觉,
它显得悠然自在,
又像在诉说岁月的沧桑。
道路的左右两侧,
一侧是农田,
大人们常在田里劳动,
除冬季外,
田里总长着水稻等庄稼。
路的另一侧,
就是我格外喜欢的小水塘,
一到了初夏,
水塘里便生机勃勃地,
生长着菱角、荷叶。
我常常会兴高采烈地,
绕着塘边小路,
欣赏粉红色的荷花,
并且急切地等待着,
荷花结出果子来,
好去采摘成熟的莲蓬,
剥出其中的莲子,
好美味地吃上几颗。
莲子,
既可以充饥,
又可以品味,
它那略苦微甜的味道,
特别令我难以忘怀。
小时候的这种感受,
是后来很难经历的。

随着年纪的增大,
我对家门口的那条小路,
便有了更多、更深的感怀。
那条小路,
现在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
但我却更想念,
已成了记忆的那条泥路。
这条又弯又窄的小路,
让我的小脚亲吻泥土,
还可以拨弄路边的小草。
走在这条小泥路上,
总有一种亲切、厚实的感觉。
小泥路蜿蜒地伸向远方,
似乎告诫人们:
人生并无笔直平坦的路可走,
路,总是布满荆棘和坎坷,
同时,也充满着新奇和魅力。
是啊,
我就是走着这条小路,
去探寻新的世界的。

现在,
我才更加明白,
人们除了坐着、躺着的时间外,
绝大多数是走在路上的,
而且,人们还总是,
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重量和希望,
交给了道路。
路,构筑起我们的人生轨迹;
路,承载着我们的未来理想;
路,也牵引着我们走向新的远方。

我深深地怀念,
我深深地感谢,
小时候走过的那条小路,
那条弯弯的、窄窄的小泥路。


作者:竺泉(笔名),哲学博士,著有诗歌集《春天的记忆》。现为浙江省文史馆馆长,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商发展研究院院长。

朗诵女嘉宾:沁园,诵读风格自然流畅,在娓娓道来中让人或宁静、或感动、或沉思、或顿悟。

朗诵男嘉宾:何琳尔,中国演讲口才协会联盟常务理事,绍兴市朗诵协会主席,绍兴图书馆朗诵艺术团总团长。


责任编辑:陆欣

值班主编:杨振华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