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1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五天“结盟”三家浙企,华为“浙江计划”奥妙何在 

2021-01-15 18:2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见习记者 王玉宾 记者 王世琪

涌金楼动图.gif

华为的浙江朋友圈扩容了!近日,它牵手了三个新伙伴。

1月8日,华为与浙江百应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携手在金融科技、政务服务、数据安全、数字营销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

科技.jpg

1月11日,华为与公牛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电子设备供配电系统架构研究、供配电产品开发与应用等方面进行全方位交流与合作。

慈溪.jpeg

1月12日,华为与正泰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将聚焦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创新,共同推动能源电力及智能制造业务发展。

正泰签约.jpg

从三次合作中,不难发现华为选择合作伙伴的逻辑——与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合作,共同发力新产品、新领域。

实际上,华为与浙企渊源颇深,但短时间内接连牵手浙江的新伙伴,仍属罕见。

在2021年初,如此频繁的互动背后,华为有怎样的布局?浙企又有哪些地方吸引着华为?

基于共识的强强联合

合作的达成,建立在优势互补的基础上,代表着双方看好合作的空间和前景。

这种共识,在三次合作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相比已经为人熟知的公牛和正泰,成立于2016年的百应科技显得较为年轻。这是一家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为核心技术的公司,致力于提供全场景数智化营销解决方案。

百应.png

此次,华为联合百应共同发布了“易联”智能联络中心、“易窗”智能政务服务厅两大联合创新解决方案。

百应科技董事长兼CEO王磊表示,双方将携手在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义理解、数据智能应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领域进行联合攻关,并在金融及政务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全面赋能金融及政务机构的数字化升级。

在正致力于高水平建设“整体智治”,打造数字化政府的浙江,这项合作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
公牛是国内领先的民用电工产品供应商,在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产业之外,2016年,它开始将目光聚焦于USB数码类产品,提出“数码精品战略”,并已经上市了包括移动电源、抗折断数据线、无线感应充电器等一大批数码产品,成为这个领域不可忽视的力量。

公牛.jpg

也正是在这一领域,公牛与华为产生了合作“接口”——余承东曾公开表示,华为已经掌握了120w甚至是200w的快充技术。

随时随地超级快充、智能化、小型化,这是未来消费类电源的技术趋势,华为和公牛对此达成共识。

据了解,除了华为自有充电器外,之前未有第三方品牌充电器集成华为超级快充技术,此次合作,也标示着公牛成为首家与华为合作的第三方品牌,可谓强强联合。
“公牛的渠道、品牌和制造能力,结合华为的领先技术,一定能够改变数码配件快充领域的格局,引领快充潮流。”华为副总裁周桃园很看好与公牛的合作。
华为与正泰的合作,在更早的时候,便有迹可循。
通过整合优势市场资源、专利授权等多种形式,华为和正泰在国内外数据中心、能源开发、配电解决方案、综合能效等领域已经有了相当多的合作案例和创新成果落地。
在全球加速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和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华为对于数字能源时代的到来已有预测。
去年12月,华为举办“数字能源产业暨技术论坛”,从能源数字化、绿电无处不在、全链路高效、AI加持等十个方面揭示了数字能源未来的发展方向。

数字能源.jpg

周桃园曾谈到:“能源数字化以及数字经济发展中的能源问题已成为广泛共识。能源作为数字世界的底座,全行业应该加大战略投入。”带着这样的想法,他来到了与正泰签约的现场。

而正泰,恰有同样的愿景,双方一拍即合。

“华为提供的各项数字能源解决方案都有着国际业界领先水平。而正泰着力打造的综合能源服务能力,将作为一种互补互济、多系统协调优化的能源供应和消费模式,推动能源转型升级和‘碳中和’目标早日实现。”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表示。

华为的“浙江往事”

实际上,这三次合作,只是华为与浙江渊源的生动注脚。撇开任正非金华浦江的祖籍不谈,华为的起步与浙江也有着密切联系。

1993年,在经历了数次研发和市场的告败后,华为推出了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标志着华为公司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技术积累,这台机器也被称为华为的历史性产品。

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jpg

而最早为这台机器打开市场大门的是敢于吃螃蟹的义乌人,1993年义乌邮电局率先启用了这台机器。

往事如烟,但涌金君仔细梳理后发现,华为开始浙企频繁合作,是在一次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之后。

○2017年2月25日,浙江省政府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华为公司将在浙江投资建设华为全球培训中心,加大华为杭州研究所的研发投入,通过开放自身创新平台、加速云产业在浙布局、建设智能制造云平台、参与浙江行业大数据应用建设等,与浙江省政府共同推动浙江省国家信息经济示范区建设、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新型智慧城市群建设、人才培养与技术培训。
接下来,华为与浙企合作便排满了日程表——

○2017年8月8日,华为云与浙江新再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国内一流的智慧城市云梯解决方案,构建电梯物联网安全系统,并共同拓展智慧城市电梯物联网市场;

○2018年10月9日,浙江富润全资子公司泰一指尚及其参股公司国信泰一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针对供应链、金融、医疗等行业,共同建立数据分析模型,并进行行业推广和复制;

○2019年7月25日,浙江汇隆控股集团与华为在杭州签署了以“智能产业+数字经济”为主题的智慧园区合作协议;

○2019年8月25日,绿城中国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暨咨询合同,双方在5个智慧园区项目的基础上,进一步加深实质性合作……

华为成立后,曾确立三大业务,消费者业务、企业业务和运营商业务,华为与浙企的故事,也紧紧围绕着企业业务展开,即面向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平台的搭建。

但能与华为“联姻”,与这些浙企本身的吸引力密不可分。以较早与华为合作的两家企业为例:

浙江新再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基于电梯场景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服务企业,先后获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国家火炬项目立项。

浙江富润全资子公司泰一指尚是一家数字商业服务提供商,2016年成为浙江省第一批省级重点企业研究院,曾连续三年获工信部颁发的“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
而近期签约的公牛和正泰更是行业内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由此可见,无论处在怎样的发展背景、什么行业中,企业自身实力总是第一位的,也是合作对象的首要评判标准。深耕自己的行业,做出成绩,是浙企吸引华为合作的主要因素。
同时,一系列合作离不开大环境。早在2017年,浙江省委省政府就将数字经济列为“一号工程”培育。
在这种背景下,浙企纷纷发力数字化转型,紧随发展潮流、顺势而为,形成竞争优势,这也让浙江成为华为技术合作与落地的沃土。
“近年来浙江各行业领域对于数字化转型和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认识更加清晰”,2020年4月,在普天鲲鹏产品发布暨浙江省鲲鹏生态创新中心、浙江大学滨江研究院揭牌仪式上,浙江省政府相关负责人指出,在传统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在互联网企业的跨界竞争中,主动适应和引领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需求,积极推动各领域的转型发展,是浙江省建设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引领新经济快速发展,深入推进云上浙江、数字强省的重要举措。

生态.jpeg

值得一提的是,普天鲲鹏产品发布、浙江省鲲鹏生态创新中心落地、浙江大学滨江研究院揭牌,也是浙江省政府与华为合作的又一成果。

两个“跃迁”

华为与浙企最近的合作,也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
“华为与浙企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是在逐渐增加的。一开始可能是在产品、设备应用方面,逐渐深入到技术的研发和资源的共建共享,最后也可能到资本层面,即合作成立公司,或者合作建立研发平台。”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杨轶清分析道。

VCG211101835669(1).jpg

“现在是一个大合作的年代,企业自身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互相借势的情况。”杨轶清表示,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无论是做设备、技术还是应用,到了一定程度,再往上就很难。

这个时候,行业之间的互相学习能提供很大的动力,“比如正泰,如果靠自身的技术去解决端与端之间的壁垒,显然很不合算。同时,在数字经济领域,除了资源、人才、资源等的竞争,时间和速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跟华为去进行资源和技术间的嫁接,比自己去研发效率会更高。”

事实上,用当下时髦的词汇形容华为与浙企合作上的新变化,“跃迁”无疑最为合适。

去年11月召开的浙江省委十四届八次全会上指出,新发展阶段的浙江必须担负起“五大历史使命”,其中之一便是展现探索构建新发展格局有效路径的新担当,充分发挥自身比较优势和民营经济发展生力军作用,既立足浙江发展浙江,又跳出浙江发展浙江,率先构建新发展格局,重点实现从资源拉动向创新驱动跃迁、从抢占市场向创造市场跃迁、从服务大局向融入大局跃迁、从城乡协调向城乡融合跃迁、从局部场景向整体环境跃迁。

而华为与浙企最新的三次合作中便充分体现了从资源拉动向创新驱动跃迁、从抢占市场向创造市场跃迁。

“已经占据大量市场份额的行业巨头开始寻求华为的技术加持,是对前者最好的体现。”杨轶清说。

而后者则体现在合作的目标,无论是公牛与华为瞄准的快充设备,还是正泰与华为谋划的智慧能源,都是浙企在深耕行业的过程中挖掘的“新蓝海”,是实实在在的市场增量。

近期的合作也体现出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华为的战略方向调整。

“华为原来可能着重做电信的设备、解决方案,现在也基于自己强大的基础设施和应用,将其推广到各行各业。”杨轶清认为,在新发展格局下,随着国内市场的潜力开发,华为会把更多的资源和力量放到国内市场。
对华为而言,在这个过程中,浙江将是很重要的策源地。
一方面,浙江产业结构与华为具有较强的互补性,浙江是制造业强省,华为的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基础设施体系能够赋能很多企业。
另一方面,任正非的祖籍在浦江,在一定程度上可将华为看作浙商企业。浙企之间合作,企业的文化和性格比较相似,在技术研发、创新等共识将打造更坚实的合作基础。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