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多云33℃-2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人民日报点赞“湖光迪荡” 这里是否有你的回忆? 

2020-11-30 18:33 |人民日报

图为绍兴市迪荡商圈湖畔风景。徐觉民摄

11月28日,《人民日报》副刊发表散文《湖光迪荡》,篇幅半个版面,介绍绍兴迪荡湖的从无到有,娓娓道来绍兴迪荡湖的故事。正如作者所言:在迪荡,湖所承载的并不仅仅是一湾碧水,更有着绍兴这座古城对未来的向往。

迪荡是座湖。

迪荡,这个名字就沾着水气。舌尖跃动,两个字轻盈弹出,仿佛湖面闪动的粼光。

名字是轻灵的,水面却是开阔的。这是一片两千四百亩的水域。展开地图,在绍兴城二环的东北角,可见一大片晶莹的蓝色镶嵌在绿色之中,汇聚了交错的水网,也汇聚了观者的目光。这,便是名为迪荡的湖。

我来到迪荡湖公园时,已是深秋。江南的深秋并不似北方浓烈,但湖畔的水汽已渗着丝丝凉意。身后,是树木和草坪;远处,是树木和草坪。秋意还未及染透江南的层林,只留下淡淡的黄色晕染。居于这远近浓淡间的,便是宽阔的湖面。

那是一方沉静的湖面,沉静而开阔。但与那些气象万千的大湖相比,它又是宁静而亲切的,连那鱼儿不时从湖底翻起的气泡,似乎也更加细腻了;连那野鸭游动划破湖面的涟漪,似乎也更加温柔了。四周不时响起一阵阵清脆的水鸟鸣叫声,当你不注意时,它们就卖力地烘托湖面的静谧。可当你的目光去探索它们时,它们又突然消散在氤氲中。

绍兴的朋友说,你若晚来些日子,便能看到秋树斑斓的色彩映在湖里了;若是明年春天来,便能看到那远处的树木,开出大片粉色的樱花了。

湖心,是一个小岛。树木掩映下,隐隐可见几处院落。再往远眺,还有几段简洁的拱桥和回廊。脚下的步行道、身后的路灯是簇新的。但除此之外,这个迪荡湖公园里便没有更多显眼的人工设施了。在这里,只需如品茶般,静品这片湖光便好。

心无旁骛,也是一种放松。这是我在迪荡湖边呆坐半晌之后的感受。

迪荡湖,迪荡湖公园,所在的区域有一个行政上的名称:迪荡街道。

2007年,迪荡街道正式挂牌成立。而今的迪荡街道,由绍兴市越城区所辖。但还有很多人习惯叫它的“老名字”:迪荡新城。

环绕着迪荡湖的,是一片始建于新世纪之初的新城区,亦是绍兴的重要商圈之一。站在迪荡湖边极目远眺,视线越过层层树林,可望见一片高大的楼影。沿水路向南,在和迪荡湖连通的梅龙湖岸边,能看见一片高楼从岸边拔地而起——高级酒店、写字楼、商贸中心……青色的玻璃幕墙连接起来,将圆形的梅龙湖半拢入怀。而那些高大的建筑,因水面的波光和湖岸的曲线,也多了几分温情。在它们的背后,繁华的主干公路、林立的居民楼……万家灯火,由此升腾。

在迪荡,湖所承载的并不仅仅是一湾碧水,更有着绍兴这座古城对未来的向往。

我曾到过绍兴的老城。踏上石板路,访过兰亭的修竹、沈园的雅趣,穿过鲁迅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然后卧在一叶乌篷船中,沿着青草味的水道穿城而过,鼻腔里萦绕着茴香豆和黄酒的香气——我以为,这便是绍兴的醍醐味了。

但事实上,我只看到了故事的一面。

绍兴老城,发展两千多年,但若以环城河以内面积计,古城的面积也不足十平方公里。如今要承载数百万绍兴人的柴米油盐、起居出行、健康休闲,这老城便显得有些局促了。

古城要维持风貌,市民要现代生活。绍兴的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多年前,他去杭州,商场的停车场里,随处可见绍兴的“浙D”车牌连成一片——古城之内难以容纳更多的商贸服务业,市民只能跨城消费。一个商贸兴旺的现代化新城区,不仅仅关乎民生便利,更关乎一座城市的明天。

绍兴人开始将眼光投向城市周边更远的地方,包括城市的东北方。彼时,那里没有迪荡,也没有迪荡湖。

迪荡的湖光并非天然。新世纪之初,那里只有浅而小的水面。绍兴钢铁厂的旧址也在这片区域之中。
不了解绍兴的人可能会诧异——这座历史名城、旅游名城、文化名城,居然还有个钢铁厂。绍兴钢铁厂里,烟囱、高炉,还有成片的工人宿舍,是这片土地昔日的底色。

在那些年里,大概没人想过,这里有一天会绿树成荫、湖水荡漾。不得不说,把昔日的钢铁厂变成湖,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想法。铁水变为碧水,烟囱化为树林。为了建商贸新城而挖一个湖,则是水乡人独特的情结。上善若水,傍水兴商,这不仅仅是城市环境与产业发展的科学关联,也未尝不是一种人文的智慧。到这里,似乎已很难分清,迪荡是“为城而湖”,还是“因湖而城”。

到今天,我只能从照片上回顾“绍钢”时此处的风物:水路岸边,挤挤挨挨的职工宿舍,黢黑的屋顶密密麻麻连成片;厂区里,煤堆连绵,直到把画面染黑;远眺,地平线上只有低矮厂房和高大烟囱轮流隆起,裸露的地面无不混着煤渣的灰色……而后,建筑被推平,土地被挖开,水路河网引来白亮亮的水。挖起的泥土垒成岸边的土丘,再按照悉心设计的图纸,种上精挑细选的草木。正遐想间,忽地,一只鹭鸟飞起,向着湖的深处飞去。

同在迪荡街道内的西施山遗址公园,也是这种变化的绝妙缩影。此处毗邻迪荡湖公园,虽然园内不见迪荡湖面,却和迪荡湖一样,有着闹中取静的气质。这里原本也属绍兴钢铁厂,但地底却暗藏玄机——那里挖出了古物,也因此成为浙江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伴随着“迪荡新城”的建设,这些一度被煤尘掩盖的故事又被重新提起,建成了“西施山遗址公园”。面积不大,重修的仿古建筑不多,却有绿树成荫、流水潺潺。公园大门外,便是高级酒店和商业街;公园背后,是一片可望见迪荡湖的高层住宅。公园在一片热闹中守着幽静,守着自然,与迪荡湖意气相投、相得益彰。

迪荡湖还是一处水利工程,担负防洪排涝、水环境改善、恢复水域的职能。于是迪荡湖之于“自然”、之于“生态”,便不仅仅是景观性的,更是功能性的。日光之下,湖水晶莹,湖光烂漫,是风景,也维护着更广阔的风景。

在迪荡湖边翻看这些老照片,如同聆听穿越时光的回响,悠远而意味深长。

风渐凉。夜色沉了下来。

迪荡湖公园的环湖路上,路灯次第亮起。很快,往梅龙湖的方向,商圈的一座座高楼亮起了灯光,在湖面上投下斑斓的碎影,令湖光中多了几分夜都市的繁华。

深秋的夜,来得有些早。华灯初上时,还未到下班时间。但很快,游人的身影便一个接一个浮现,环迪荡湖的步道渐渐热闹起来。清爽的风,开阔的绿地,散步的老人,追逐的儿童,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夫妻,还有夜跑的年轻人……这是与绍兴老城完全不同的夜晚。想起绍兴的朋友说,早些年年轻人来绍兴玩的多,留下来工作的却不多,因为城市不够现代、行业不够丰富。而今,迪荡湖畔这些年轻的身影,彰显着古城愈发蓬勃的朝气。

此刻的迪荡湖,热闹却不喧嚣。为了保护老城的雅韵,绍兴人在此建了热闹的“新城”;但又要在“新城”的热闹中,用这一方湖面守着悠然静谧。既要动静皆宜,又要动中有静,传统现代、繁华天然均不想偏废。这样“贪心”的要求,却偏偏在这片湖光中实现了。

我想起,在西施山遗址公园看到一面石壁上刻满历代文人描写绍兴的诗词佳篇,这是绍兴悠长文脉和悠久历史的见证。时光流转,如今绍兴人在昔日的钢厂上建起的这片湖,不也是一首意韵丰富的好诗吗?诗情里,有水乡人对水的依恋,有保护老城的情怀,有实现人民美好生活愿景的决心,也有以一湾碧水向生态求发展的智慧。

在湖边,我发现一面高大的“相框”。“相框”中空的部分,恰好对着迪荡湖对岸最鲜明繁华之处,“取景构图”皆已完成,只待游人快门一按。这样的小心思让我不禁莞尔,忍不住也拿出相机留影一张。取景器里,湖水深邃,却映着现代的流光溢彩。快门响起时,我仿佛听到一座古老城市的拔节声。

(原标题《湖光迪荡》,原作者贾飞黄。编辑徐添城)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