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飞拉达——一项“洋”运动让乐清偏僻小村成网红打卡点 

2020-11-30 07:44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周琳子 共享联盟乐清站 干得雨

“挂在200米高的悬崖上,你会发现,世界不一样了。”走进仙人坦村时,一位刚刚爱上这项运动的当地人这样说。

不一样的不止是村民目之所及,还有这座神奇的小山村——乐清市龙西乡仙人坦村。这座小村地处偏僻,近年来却游客激增;村里很多老人甚至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却几乎人人都对一个意大利单词耳熟能详——Via Ferrata。

Via Ferrata,音译为“飞拉达”,是通过在山体岩壁上建设由钢扶手、脚踏、生命钢缆等构成攀登径道,让不具备攀岩能力的人也能攀上陡峭岩壁的一项极限运动。近年来,因为“飞拉达”的出现,仙人坦村成了极限爱好者心中的“必去打卡点”。更奇的是,仙人坦村村民们也爱上了这项极限运动,登上了家门口的那座峭壁高崖,从高处看着自己世代生活着的村庄,视角变了,村里人看到的山村未来,也变了。

近日,我们走进仙人坦村,感受这项源自意大利、扎根仙人坦村的极限运动,更亲身体会“飞拉达”给仙人坦村带来的神奇变化。

在200米高空攀岩走壁

记者(左)体验“飞拉达”。 拍友 徐健 摄

“喏,那就是一会让我们体验‘飞拉达’的山。”刚进仙人坦村,教练潘乐军就指着眼前海拔近400米的山峰告诉我们。沓屏峰分为两座一大一小的顶冠状岩峰,高耸入云,当地人称为“百丈岩”。

2016年,由于看中了仙人坦村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生态资源,项目负责人方兴元与人合作投资1500万元建造“飞拉达”爬山径道和登山配套设施,打造出雁荡山“飞拉达”项目。2017年10月1日,雁荡山“飞拉达”项目正式开业。目前国内的100来条“飞拉达”线路都在山谷内,而它是“全国独一份”的环山腰线路,最高处距离地面259米,拥有360度景观体验。

幸好,“飞拉达”不是一开始就要如攀岩一般从悬崖上往上爬的。潘乐军带着我,从一条专门开凿出来的相对较为平坦的山路上了山。“作为一个极限运动‘菜鸟’,我真的行吗?”一路上,我都为一会就要进行的体验而担心,以至于完全无心欣赏周遭的风景。等到了“飞拉达”起点,我终于把内心的疑问抛了出来。

“给我10分钟,保证让你成为‘飞拉达’达人!”潘乐军信心满满地说。

穿戴安全装备和注意事项演示结束后,我踏上了“征途”。陡峭的崖壁上,两排手攀架一字排开,这便是体验者攀岩的路线。此时此刻的我,正被“挂”在沓屏峰半山腰,低头看,脚下便是被刀劈般的陡峭崖壁。挂在身上的坚实钢索和安全扣,虽然给了不少安全感,然而有些恐高的我,却依然有些慌张。

“你看看周围风景,别老看脚下。”身旁的人提醒我。这时,我才俯瞰发现,目力所及之处,重峦叠嶂、山明水秀。山坳坳里,一叠叠小房子错落有致,那便是仙人坦村。许是景色太美,我竟然不再那么害怕了,扶着粗粝的岩壁,小心翼翼迈开了步子。嘶风阵阵擦着悬崖、扫过身旁,倒让人有了种“清风拂山岗”的豁达。

路上我们还遇到了“飞拉达”爱好者陈鹏。最近4个月,他已经在雁荡山“飞拉达”上体验超过100次,光体重就轻了20公斤。住在台州的他,往返开车2小时到龙西爬“飞拉达”已经成了他空闲时最喜欢做的事。他和我分享起曾一起攀岩的同伴故事,他遇过的体验者,最小的才8岁,最大的已经年过七旬。

“洋”运动引来四海客

2个多小时的体验结束,我们饥肠辘辘下了山。这一偏远的小山村临近台州,由于在雁荡山风景区之外,过去鲜有游客知道这里的好风光。“这小村子我以前来过,都没什么人,现在我们能找到饭店吗?”潘乐军看出了我的不安,只笑着引我向前走。

潘乐军是本村人,二十岁不到就外出工作了。“村里没有工业,没有旅游项目,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选择外出工作。留在村子里,几乎找不到工作机会。”在外多年,潘乐军一直惦记着回乡这件事,每年回来都要在乡里转一转,看看有没有留下来的机会。

直到2017年,回家过年的潘乐军发现,沓屏峰上搭起了脚手架。仔细一打听才发现,是有人发现了沓屏峰的岩壁和风光优势,投资建设一种国外知名的户外极限运动基地——“飞拉达”。在外多年一直从事高空作业的潘乐军主动找到了项目负责人方兴元,自荐当起了教练。

“不止是我,现在我们村的致富收入基本上都和‘飞拉达’有关。”潘乐军说话间领我进入一条沓屏峰下的乡间小路保龙路,没想到光这条小路旁竟有10多家饭馆、面馆、特产店和民宿。不用问,光看招牌就知道它们都是飞拉达“带来的”。

村民周才华就给自己的面馆取名叫“飞拉达面馆”。本来在家种地自给自足,现在靠着游客的人气做点小生意,日子更好了。店里最热门的是农家上山面,后院刚采摘的新鲜蔬菜加上鲜嫩的溪鱼干,和农户手工制作的细如丝的上山面煮在一起,广受好评。

叶彩娣领着我们参观起了她的民宿。过去只有逢年过节或者村民办喜事的时候,才会留宿一些返乡的村民,打从“飞拉达”开业后,叶彩娣的客人便来自五湖四海了。“有个领队住过一次,成了回头客,已经带来了10批客人。”叶彩娣说,高峰期时,周五晚上好几辆大巴车来到村里,最多的时候,一个晚上100多人住下来,我和村里所有的民宿组团接待都忙不过来。

沓屏峰过去是一座荒山,仙人坦村全村1600多名村民,过去村集体几乎零收入。“飞拉达”项目开发后,租金逐年上升。明年起,租金涨到12万元,村里还能分享7%的门票收入,这笔收入用于补贴村民缴纳农保。龙西乡宣传委员卢标说:“项目带动集体和群众双丰收,村民们因为收入渠道丰富了,人均年收入也从四五年前的七八千元增加到了现在的上万元。”

聚起人气激发活力

在沓屏峰上参与“飞拉达”项目的体验者们。 拍友 徐健 摄

“飞拉达”改变的不止是村民的收入,村里人也通过“飞拉达”重新认识了土生土长的家乡。“以前有朋友来,我都带他们去雁荡山,现在我带他们去爬‘飞拉达’,我都已经爬了三回了。”30多岁的村民尹廷敏说。以前她只觉得龙西美,美在雁荡一脉的岩石和不被破坏的自然风光,可是行走在山林里和俯瞰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最喜欢爬‘飞拉达’绕到半山腰,坐在观景台上看村子。全新的九年一贯制学校里,孩子们仰头和我们打招呼,村口小广场来往的汽车从没有这样多过。”尹廷敏感慨道。

仙人坦村因为这项运动正变得越来越有活力。去年,村里举办了全国“飞拉达”争霸赛决赛,220名户外爱好者参赛,经过海选后,共有30人进入当天的决赛,向沓屏峰发起“终极挑战”。这些选手除了本地及周边户外运动爱好者外,还有许多来自山东、云南、海南等地。

“飞拉达”的出现,为仙人坦村汇聚了人气,更拓宽了振兴乡村的思路。“飞拉达”70%的客人来自江苏、上海、福建等地,要让特意赶来的客人玩得尽兴,留得住成了继续发展的关键。这两天,方兴元等人正在外考察,下一步打算开发空中秋千、滑索等新项目,丰富项目体验。方兴元说:“现在上山需要花30分钟步行,我们希望用更轻松的方式让‘上山’变成享受。想象一下,坐上‘极速飞车’,花1~2分钟到达‘飞拉达’起点,是不是很有趣?”

谈到今后的规划,方兴元头头是道,他计划在沓屏峰对面的山顶上建造休闲咖啡馆、民宿等项目,将快游览和慢休闲结合起来。方兴元的愿望是,利用“运动+旅游”结合,把小村打造成国内领先的“飞拉达”赛事基地,吸引更多国内外游客和挑战者参与其中。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