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4℃-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金华某领导干部被中院通报 指其插手司法案件 

2015-09-04 21:50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吕艺真

9月2日中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上公布了一则动态信息,通报婺城区供销社党委书记、主任徐乘胜干预插手司法案件。

这份《金华中院首次通报领导干部干预插手司法案件典型事例》迅速引起了各界关注,因为一周前,通报里所指的这位领导干部曾经找到某家媒体,刊发了《法院庭长不堪言语刺激 办公区殴打案件当事人》的新闻,并被多家网站转载。

因为这条新闻,此前不少人为他不平,但这份通报使得该事件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

资料图

金华中院表态  该事件是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的典型

“真想不到,人民法院的法官竟然会在法院大楼里对我动手!”今年8月下旬,徐乘胜向媒体投诉,称自己5月11日下午在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咨询案情时,被该院民二庭庭长胡胜克抱脚摔地,致使脑部轻微脑震荡、多处软组织受伤。

该事件发生以后,徐乘胜又联系了某一家媒体的记者。该媒体随即刊发了《法院庭长不堪言语刺激 办公区殴打案件当事人》新闻,多家网站进行了转载。该事件很快被广泛转载。网络上有很多网友指责法官,声援当事人。

8月28日,法官所在的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发布通报,并公开了徐乘胜的身份:他是所涉案件被告施伟平的丈夫,是婺城区供销社党委书记、主任。 9月2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公布了一个信息,标题为《金华中院首次通报领导干部干预插手司法案件典型事例》。

通报称,鉴于徐乘胜的行为已经构成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金华中院遂依照《领导干部干预插手案件规定》对该情况进行了登记和通报。 这个通报在网上和微信朋友圈中又一次发酵,引起了广泛关注,因为事件发展完全颠覆前情。

法院公布事件过程 当事人不认可

通报所描述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14年7月婺城法院受理了原告施荣昌与被告施伟平、王秀玉、杜月元、第三人何建宾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徐乘胜就是被告施伟平的丈夫。该案在一审庭审期间,徐乘胜多次找承办法官胡胜克说情,并威胁咒骂。2015年3月,金华中院二审维持一审原判。5月11日下午5时许,徐乘胜再次找胡胜克。

在接待期间,徐乘胜多次以“你出去怎么死都不知道”、“我保证肯定有人会修理你”、“肯定有人会把你做掉”、“法院会被炸掉”等语言威胁胡胜克。

下班后,胡胜克要去学校接女儿,徐乘胜仍缠着不放,并称“你接小孩,我跟你去接,正好熟悉下。”胡胜克不堪其言语谩骂、威胁家人的刺激,将徐乘胜抱摔在地,自己也摔倒,但二人并未发生相互殴打行为。

随后,徐乘胜以法官打人为理由报警,胡胜克也以徐乘胜威胁其家人安全、限制人身自由报警。该事件发生以后,徐乘胜又联系了某一家媒体的记者,对此事进行报道,多家网站进行了转载。

对于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发的这份通报,当事人徐乘胜并不认可。9月4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徐乘胜。他说:“法院通报上那些话我是说过的,但并不是我完整的意思表达。我觉得以我的能力还不能做到‘干预司法’,所以对那份通报我是有异议的。至于后面的处理,我也在等上级部门的反馈。”

最近进展 两位涉事人或已被停职

“澎湃新闻”在9月4日发布了此事的进一步发展。内容如下:

“澎湃新闻”从金华市婺城区委宣传部获悉,婺城区委召开书记专题会决定:区纪委对区供销社党组书记、主任徐乘胜予以党纪立案,对其停职检查,接受调查;区法院对法官胡胜克予以党纪立案,对其停职检查,接受调查,待公安机关作出矛盾冲突的调查结论后再作处理。

“我们还无法出具该事件的处理结果,主要原因是当事人徐乘胜不肯向警方提供其伤情鉴定报告。”负责处理此案的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分局三江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处理此事最关键的一点是,徐乘胜必须提供由专门医学机构出具因胡胜克打他而造成“轻微伤及以上”的伤情鉴定报告。

民警已多次催促,但徐乘胜至今仍未提供有效的伤情报告,导致该案至今无法结案。

但没过多久,“澎湃新闻”删除了这一则消息。

法学专家认为 为防止司法干预的规范开了个好头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方面称,此次报告是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作出的。

2015年3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这项规定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按照规定,对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情况,司法人员应当全面、如实记录,做到全程留痕,有据可查。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说,事件发生后,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经过全面详细调查的,还原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这份通报已经上报了省高院和金华市政法委,并向婺城区委、区政法委通报。 根据文件规定,领导干部干预司法造成后果或者恶劣影响的,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检察人员纪律处分条例(试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等规定给予纪律处分;造成冤假错案或者其他严重后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针对这件事,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阮方民教授认为,为防止司法干预的规范开了个好头。

“在我看来,这件事并不是非常典型的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活动,但至少给防止司法干预的规范开了个好头。” 阮方民说:“案件进入审判程序后,当事人想方设法找关系,托请领导干部帮忙,领导干部碍于人情向法院施压,要求‘照顾’一方当事人,这样的事情实践中并不罕见。

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对司法公正,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更严重影响了法院的公信力。”

“但是这类事件本身的界定目前还比较模糊,需要进一步做出明确规范。比如对群众信访案件反映有审判不公,某个市委书记作批示,要求法院自查是否属实?对此既可以解读为书记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但也难免‘领导干部干预司法’之嫌。

何况有时某些领导干部是通过说情来干预影响司法,所以目前对此类干预行为的认定同时存在着取证难和定性难的问题。如果这件事能够推动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的进一步规范和完善,我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