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小雨35℃-2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淡妆浓抹”为何总相宜 六种亚运色出自六句诗 

2020-10-24 07:00 |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组委会官网

10月21日上午,杭州亚运会发布色彩系统“淡妆浓抹”。

虹韵紫、映日红、水墨白、月桂黄、水光蓝、湖山绿,六个色彩拥有非常诗意的名字,一经发布就受到了好评。不过,千千万万种颜色里,为什么是这6种颜色?极富江南色彩的名字又有什么来源?

我们采访了设计者郭锦涌,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综合设计系副主任、中国流行色协会理事、色彩学博士,让他来为我们讲讲“淡妆浓抹”背后的故事。

灵感来自杭州山水和文化

每一种颜色对应了一句诗

虹韵紫、映日红、月桂黄、湖山绿、水光蓝、水墨白六种颇具江南色彩的颜色,既包含了葱郁湖山的自然生态,也融汇了创新活力的运动激情。

整套色彩的的设计灵感,来自杭州的自然山水和典型文化。主题名“淡妆浓抹”,出自宋代诗人苏轼的诗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每一种颜色,也都分别对应了一句描写杭州的诗词。郭锦涌说:“杭州是诗画浙江的省会,也是唐诗文化脉络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诗词也成为我们创作的灵感来源。”

与杭州亚运会会徽“潮涌(Tides Surging)”颜色一脉相承的主色“虹韵紫”,灵感就出自唐朝诗人白居易的《忆江南·江南忆》:“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我们说‘日出江花’,红和蓝交融,创造出了紫色,象征着欢聚与交融,也象征着新生的活力。同时,与会徽同色,也统一了杭州亚运会的色彩个性。”

除主色外,另外五个颜色均为辅助色。

“映日红”,取霞光、气韵之色,出自南宋诗人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在赛事应用中,对应颇具激情的对抗类比赛项目。

“月桂黄”取桂花、芬芳之色,出自《忆江南·江南忆》中的“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赛事应用中,对应比较经典的竞技类比赛项目。

“湖山绿”取青山、生态之色,出自清朝龚自珍《湘月·天风吹我》:“天风吹我,堕湖山一角,果然清丽”,赛事应用中,对应球类比赛项目。

“水光蓝”,取晴空、水波之色,出自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赛事应用中,对应水上比赛项目。

最后一个“水墨白”,作为间色,可以起到在几个颜色中调节的作用,出自北宋诗人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你都看出来了吗?

每一种颜色都是万里挑一

最大困难来自自我完善和否定

早在去年冬天,郭锦涌和他的团队就开始着手准备色彩系统的设计了。前后一共经历了十多轮大的修改。正式发布的版本,在他们的电脑中标注着“12.0版本”。

郭锦涌坦言,设计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来自“团队的自我完善和否定”。从颜色本身角度来讲,版本跟版本之间的差别可能非常细微,但他们要从几千个颜色里面挑出一种颜色,然后反复验证。郭锦涌说:“色彩没有非常具体的形式,但可以被人非常直观地感受到。这点和文字、诗歌、音乐非常相似。”

每一种颜色,他们都需要在不同的媒介上一点一点试验,纸张、面料、喷涂效果、电子屏幕效果等等,直到找出一种在各种媒介上都拥有良好表现力的颜色,并且这个颜色在与其他色彩进行组合时,也非常协调。

而整体的色彩系统,要与杭州亚运会所有的视觉元素“平衡”。

“色彩可以在各种地方应用,大到场景,小到logo。”郭锦涌说,色彩系统在设计的过程中,除了团队自身在不断追寻“极致”,与其他设计团队的协作沟通,也是改稿的一个因素。

“比如袁由敏教授团队的会徽、体育图标,成朝晖教授的核心图形,以及总体的景观设计等,都需要定期进行沟通。工作量其实蛮大的。”团队中,光前期收集资料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就有十多人,核心团队还有十几个人。

渐变色取代传统单个色彩

所有颜色更适合色光的呈现

较以往亚运会色彩系统不同的是,这次“淡妆浓抹”中发布的颜色,都是渐变色。

“这次我们发布的颜色并不是某个固定的颜色,而是一个区间。这样做的好处,能在不同的条件下,尽量让颜色达到一种和谐舒适的状态。”郭锦涌表示,色彩是相对的,同样的色彩在不同光照下,表现出来的效果其实是不一样的。比起单一的颜色,渐变色拥有更多的灵活度和适应性。

“未来色彩应用的趋势,应该是未来的媒体端。”郭锦涌说,1990年北京亚运会呈现的视觉系统,多应用于电视、报纸、杂志等媒介上,比较传统。随着现代社会电子产品的普及,杭州2022年亚运会的视觉系统,将更多地在电子屏幕上呈现。

而渐变色,可以让色彩在相对完整的体系下有更好的应用。“我们创作的理念,是光色融合。所选出来的颜色,更适合色光(屏幕上)的呈现。”

比如在传统的印刷技术中,紫色其实是一个非常难以表现的颜色,印刷上很容易造成偏色或沉闷。选“虹韵紫”作为杭州亚运会色彩系统的主色,从传统媒介的角度来说,稍有冒险,但“紫色在屏幕上,就有很好的表现力”。

接下来,“淡妆浓抹”和“润泽”一起,将作为亚运视觉形象体系的基础性、辅助性元素,与会徽、吉祥物、主题口号、体育图标等视觉标志相互呼应,在城市端、赛场端、产品端等电视转播、庆典仪式、文化活动、城市景观、交通工具、制服、门票、特许商品等各个领域进行广泛应用。

(原标题《“淡妆浓抹”为何总相宜 六种亚运色出自六句诗》,作者 杨亦淇。编辑:王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