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战高温天团丨舟山边检站民警:50℃甲板上 守护海上国门 

2020-08-24 08:04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何伊妮 通讯员 张培 陈霄 共享联盟莲都站 董周一 策划 李建

开放区域广、执勤点位散、业务类型全、在港船舶多,舟山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是独具四大特点的海岛边检站。该站肩负着世界货物吞吐量第一的宁波舟山港舟山口岸1300多平方公里开放区域、203个执勤点的边防检查任务:办理出入境(港)船舶及人员通关手续;对船舶、口岸限定区域等进行监管……边检站工作范围覆盖163个泊位、40座船坞、11个锚地,分散在20个大小岛屿上。

入伏后的舟山气温攀升,执勤现场地表温度超50摄氏度。舟山边检站民警日复一日地守卫在此,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近日,我们实地探访,感受他们的辛劳。

舟山边检站民警在海上检查船舶——

50℃甲板上,守护海上国门

与船员沟通的边检站民警

穿过甲板嗓子就冒烟

繁忙的作业景象,每天在宁波舟山港老塘山作业区上演。这里拥有集煤炭、进口粮食、铁矿石等主要货种和业务于一身的多功能码头,是舟山港口经济的新增长点。而这也赋予了舟山边检站民警重任。

上午10时许,气温已接近40摄氏度,海风带着闷热的气息。执勤五队民警颜泳淼驾车带着民警陈加杰和我们前往老塘山三期码头。

“这回我们巡查的是巴拿马籍奔腾年代轮,属于低风险船舶,于7月17日抵达老塘山,到港时已进行全面检查,今天是日常抽查。上船先检查证件,再进行舱内检查和监护……”一路上,颜泳淼例行说明工作事项,又多次强调注意安全。

新冠肺炎疫情让舟山边检站升级了防护装备。“对每艘出入境船舶,我们首先会判断其风险等级,然后佩戴相应的防护装备上船执勤。”颜泳淼说,遇上来自高风险国家的船舶,大家得穿上厚厚的防护服,从头到脚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行动、说话、视线上都会受到影响,执勤工作难度也增加了。”

一下车,一股热浪袭来。穿过口岸限定区域,来到2号泊位,巴拿马籍奔腾年代轮就停靠于此。

“接下来要爬梯登轮,你们得万分小心。”朝着颜泳淼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条约20米长的钢筋梯横亘在码头与船舶之间,距离地面约6米高。

爬还是不爬,我们犯起了嘀咕。“这个钢筋梯还比较安全,不大陡,如果是缆绳软梯就相当考验臂力。你们握紧扶手,不要往下看就行。”在颜泳淼的鼓励下,我们屏住呼吸慢慢往前挪。登上船时,忍不住感叹:“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船长和船员已在甲板上等候,颜泳淼等人随即展开工作。“请出示护照等证件。”“停靠这几天有外人登船吗?”隔着护目镜、戴着口罩,民警提高音量询问。一轮问下来嗓子便哑了,但每次提及关键点,他们还是会反复提醒。

烈日当空,穿过甲板的我们已是汗流浃背,嗓子冒烟。人证对照、了解船舶航行情况和货物装载情况……民警们在船舶上来来回回。甲板在阳光暴晒下蒸腾着热气,船舱内机器轰鸣更是狭小闷热,而他们早已习惯了这些。“今天还好呢!如果穿戴整套防护服,又热又重!”颜泳淼说。

作为舟山边检站众多执勤队伍之一,颜泳淼等执勤五队民警平均每人每天外出执勤超过4小时、步行上万步、查船10余次。颜泳淼打趣说:“如果把我们队走过的步数累加起来,早就可以上天了。”

正在爬软梯的边检站民警

航程长了民警也晕船

由于舟山口岸边检执勤线长、面广且高度分散,茫茫大海中,停泊在锚地上的每艘外轮都是一片“浮动的国土”。

登上外轮可不是件易事。得先乘车前往码头,再乘坐边检艇靠近外轮,短则一个小时、长则四五个小时。这样一次执勤任务,往往要大半天。这不仅需要良好的业务素质,更是对民警身体素质的考验。

13时许,我们在一艘边检艇上,见到了执勤七队的民警。与执勤五队不同,执勤七队长时间漂在海上,边检艇是他们的必备工具。

驶离码头,眼前慢慢变成一片蔚蓝。边检艇开往大海深处,风浪渐渐大起来。“如果航程较长,经验丰富的民警也免不了晕船。”执勤七队副队长杨卓说。

经过近1个小时,边检艇缓缓靠近此次将要登轮检查的利比里亚籍和顺轮。

仰头一看顿觉脚软头晕,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缆绳软梯。一般吃水较浅的外轮,从海面到甲板有十几米,相当于五六层楼的高度。再加上海面上风大浪急,用缆绳软梯攀爬上甲板有些危险,需要足够的勇气和体力。安全起见,这回我们没有上去。

“之前我一直生活在内陆,来舟山工作后才近距离接触大海。”杨卓说,当年第一次遇上爬梯登轮,相当不习惯。如何克服的?杨卓笑着答:“这是我们的工作,是每次登轮的必经之路。哪里有什么行不行,不行也得行!”

两个小时后,执勤民警回到边检艇。脱下满是汗水的防疫装备,杨卓说:“遇上吹不到海风的日子,船上甲板热得都站不住人。不过我们吃点苦不算什么。”

此时,我们深刻感受到了边检人的担当与坚持。

穿梭在船舱中的边检站民警

每年检查船舶上万艘

据统计,目前舟山边检站年检查出入境(港)船舶超1.2万艘次,出入境人员达20万人次。舟山边检站站长汪伟见证了舟山码头港口的变化,也深知边检工作的艰辛。

“海上与陆地完全不同,如果遇到有船违规搭靠,我们接到警情再赶到现场,违法船很可能就跑了。”汪伟告诉我们,舟山点多面广,且执法点分散,给日常工作带来了很大不便。

如何破解环境复杂、警力不足、岛间往来不便等难题,是站里一直试图创新的突破口。近年来,他们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优化了工作方法:组建辐射所有执勤片区的7个基层执法办案中心;结合锚地船舶生产作业规律,建立海上移动警务室和“执法办案一体化、一站式”半小时海岛办案圈;打造锚地智能预警平台、海上监管一体化平台和信息综合研判平台……

今年4月28日上午,舟山边检站执勤一队查获一起中国籍船员持用变造证件出境案件。由于涉案船员服务的远洋渔船当晚即将出境,时间紧迫,执勤一队兼职法制员朱庆国从查获证件、上报指挥中心,到询问查证、处罚前告知,全程跟踪指导,当天下午办结了案件,既确保了每个执法环节合法、合理、规范,又实现了涉事船舶正常出境。

傍晚时分,一天的工作基本结束,我们正准备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执勤队里电话突然响起。民警们来不及吃饭便再次整装出发,消失在海面上……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