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大一院完成全国首例经心尖二尖瓣“缘对缘+腱索”修复手术 

2020-08-23 14:43 |浙大一院微信公众号

心脏被称为人体“发动机”

这台发动机里有很多瓣膜

其中的二尖瓣就像两个降落伞

通过紧密的贴合,控制血液流动

从而保证血液只能按一定的方向运行

以往,这些瓣膜坏掉了

只能开胸、开心进行修复或置换

随着微创介入技术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瓣膜病患者可以享受

不开胸就治疗疾病的红利

二尖瓣中重度反流是一种常见的瓣膜病

传统治疗中需要开胸打开心脏进行手术

而微创介入避免了“开心”带来的风险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

日前完成了全国首例

经心尖入路经导管二尖瓣“缘对缘+腱索”修复手术

73岁的袁大伯(化名)不仅做了首个“吃螃蟹”的人

而且术后1天就能下床行走,术后5天就出院了


突发:73岁老伯睡觉喘不上气 一查是心脏阀门坏了

“老太婆,老太婆……”袁大伯边喊边拍醒了枕边的妻子。

“怎么了,老头子?你不要吓我!”

“呼~呼~气上不来了,难过啊……”

“来,来,坐起来,我给你拍一拍。”袁大妈边说边摩挲袁大伯的后背,“有没有好点?”

这是今年7月初某个凌晨的一幕,随后,袁大伯就被家人送往衢州当地医院就诊,被查出二尖瓣后叶脱垂伴重度关闭不全,进行了强心利尿等对症治疗后,情况稍有好转。

但仅过了一周,袁大伯就感觉到咽喉部不舒服,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并且胸闷气急也有所加重,尤其是在晚上平躺睡觉时,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整晚睡不了一个好觉,一家人又慕名来到浙大一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就诊。

接诊的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李伟栋主任医师经过仔细询问,发现袁大伯的病根早就落下了。据大伯回忆,大约十年前他就常常出现快速走路或剧烈运动后气喘气促的症状,但休息后就会得到缓解,也就压根没放在心上,“年纪大了么,体力总是跟不上的,也正常的。”直到最近,连平地走个百来米这些轻度活动都会带来气急,袁大伯的情况明显加重了。

“我们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心脏检查,发现问题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李伟栋副主任说,超声心动图显示,袁大伯二尖瓣腱索断裂,导致二尖瓣脱垂伴重度关闭不全,左心室也比正常的偏大将近一半,心功能评级为3级,已经出现了心衰。“我们判断他的病情主要是由于二尖瓣脱垂造成的,并且前叶和后叶都出现了脱垂,以后叶脱垂最为严重,如果再不进行治疗,心功能将越来越差,心衰加重,随时存在猝死的风险。”

纠结:就像降落伞断线一样危险 他却拒绝开胸、开心手术

二尖瓣是人体心脏的重要结构之一,由两片瓣膜组成一个单向阀门,形似一把降落伞,二尖瓣的降落伞模型,两个瓣片称为前叶和后叶,它们互相接触并密封瓣膜,防止血液在心脏泵送时回流,这就像降落伞的伞盖,用流动的空气冲开,然后被腱索拉住。

浙大一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马量主任医师解释,二尖瓣脱垂就相当于降落伞上的绳索断了,伞面变得不规则,影响了闭合的精密度,瓣膜之间出现了缝隙,血液就会从左心室反流至左心房,造成血流循环紊乱,久而久之会导致心脏变大,影响心功能。

二尖瓣瓣膜就像两把降落伞一样

二尖瓣脱垂相当于降落伞上的伞架断了

心脏阀门坏了,该怎么治疗?这是袁大伯一家最为关心的。医生告诉他们,像他这样的二尖瓣脱垂引起中重度关闭不全的患者,常规手术需要先打开胸腔建立体外循环,再打开心脏暴露病变的瓣膜,直视进行瓣膜修补或置换。

尽管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性,但袁大伯听到这个方案后,还是直摇头。“不行不行,开胸就是个大手术了,还要开心,我不治了,我要回去!”不论家人怎么劝,他都不同意,这个执拗的老爷子心里想了无数种可能性,就是怕挨这一刀。

神奇:25分钟微创介入手术 人工腱索微创修复

马量主任组织了科室大讨论,认为可以通过微创介入的方法修补袁大伯自身的瓣膜,这种方法只需要在患者皮肤上开一个3-5厘米的切口,在心尖切开0.5厘米,将导管放置入患者心脏内,找到病变的地方进行修补。“这种方法避免了开胸、开心、建立体外循环,对袁大伯这样的高龄、高危患者来说,可以大大降低风险,减轻创伤,加速康复。”

8月1日,马量主任、李伟栋副主任微创团队与阜外医院潘湘斌主任团队合作为袁大伯实施了全国首例经心尖入路经导管二尖瓣缘对缘+腱索修复手术,“这个手术的原理就是要重建腱索。”马量主任介绍,操作时导管在超声引导下直达二尖瓣,采用一种特殊的人工腱索系统,将其精准植入前后瓣叶,锚定在断裂的地方,并在后叶另植入一根人工腱索进行微调加固。

手术团队合影

为了提高脱垂部位的稳定性,在保证不影响血流动力的情况下,医生将前后瓣脱垂部位边缘进行了缘对缘缝合,“这次我们使用的是国内自主创新的新产品,有入路短、定位精准、操作便捷、锚定成功率高等优势,像袁大伯这类二尖瓣脱垂引起的中重度关闭不全患者基本都可以接受这项新技术进行治疗。”

手术非常成功,从导入器材到植入成功仅耗时25分钟,手术效果立杆见影,术后二尖瓣反流量由大量反流转为无反流,瓣膜功能即刻恢复正常。

术前:大量彩色反流

术后:0反流

袁大伯术后康复顺利,术后第1天便可自己下床活动,术后5天,顺利出院,出院前复查显示二尖瓣已经没有反流,恢复效果极佳。“效果非常满意,我呼呼睡了好几晚完整的觉了,走路也不喘了。”袁大伯说道。

袁大伯与医护人员合影

瓣膜病微创介入技术成新趋势

心脏瓣膜病是一种好发于老年人的常见疾病,在我国,70岁以上的老年人发病率约为3%至5%,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患者是二尖瓣瓣膜病。

二尖瓣脱垂的原因多种多样,随着年龄增长,瓣膜和腱索本身就会出现功能的退行性病变,而受冠心病等疾病的影响也可能出现缺血性病变,“这是因为腱索需要冠脉供血保持营养,而冠心病会影响冠脉血供,当血供不足时,腱索就会缺血坏死,很容易断裂,引起脱垂。”马量主任介绍,随着微创介入适应症越来越广,科室已经在主动脉瓣置换、二尖瓣修补置换等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技术,让越来越多的患者惠享技术红利。

浙大一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为浙江省首批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是浙江省最大的心脏大血管外科诊治中心和带头学科,2019年复旦医学学科排行榜华东地区前五位。年完成心脏外科手术1600余例(占浙江省心脏外科手术比例近四分之一),其中心脏瓣膜手术量每年超过1000台,仅微创二尖瓣手术达300余台,名列全国第4。

在微创介入主动脉瓣领域,目前是浙江省唯一,全国为数不多的能同时开展经心尖和经股动脉TAVR(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的心血管外科微创瓣膜中心,自2016年开展首例TAVR以来,开创多项全国或全省首例:

2016.9浙江省首例心外科经心尖主动脉瓣置换TAVR术;

2017.12全国首例Type 0型二叶化主瓣经心尖TAVR;

2019.1全国首例经股动脉TAVR联合分期腔镜肺癌根治术;

2019.4全国首例经心尖TAVR联合同期腔镜肺癌根治术;

2019.6全省首例经股动脉主动脉瓣“瓣中瓣"TAVR手术。

2019年度TAVR手术量在华东地区心外科位列前3位,全国心外科前15位。

浙大一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微创瓣膜团队锐意进取,团结奋进,将不断向高难度、高技术含量的医疗创新技术发起挑战,未来将有更多地微创二尖瓣修复系统为二尖瓣脱垂患者提供安全可靠的微创介入修复方案,造福更多危重心脏瓣膜病患者。

浙大一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专家门诊情况


(原标题《心脏里的“降落伞”坏了,微创不开胸完美修复!浙大一院完成全国首例经心尖二尖瓣“缘对缘+腱索”修复手术》,编辑 何双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