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0℃-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协同治理、情法兼顾 看柯桥如何为外卖小哥系牢“安全带” 

2020-08-04 07: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苗丽娜 金燕翔

自《浙江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于7月1日实施以来,骑电动自行车需佩戴头盔成了热门话题。但相较于不少普通市民,绍兴柯桥区的千余名外卖员却都能做到规范佩戴头盔。在《条例》实施后的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中,该区外卖员几乎没有被劝导整治的。

“这离不开柯桥交警的帮助。”美团、饿了么两个外卖平台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公司一直要求外卖员佩戴头盔,但仍难免出现佩戴不规范甚至不戴的现象。后来柯桥交警部门不间断上门培训,才让这一安全意识深入外卖员的脑海。

据悉,为改善外卖员因“赶时间”屡屡忽视交通法规甚至引发交通事故的现象,去年5月,绍兴柯桥在全省创新推行了以“交警查 平台罚”为核心的外卖送餐交通违法整治:一方面交警、美团、饿了么三方联手实施“最严执法”,让外卖员不敢“违”;另一方面通过常态化教育培训提高安全意识,让外卖员不愿“违”。

通过一系列情法兼顾、刚柔并济的举措,今年上半年,柯桥区涉外卖送餐交通违法同比下降了25%。“可以说效果很好,我们和浙江其他地市的交警部门对接时,大力推荐了柯桥的经验。”美团安全事务部浙江区负责人蒋新用表示。


柯桥交警向外卖员普及交通安全知识。拍友 傅怡青 摄

严执法

违规三次 劝退封号

25岁的福建小伙汪诚,是美团外卖柯桥区轻纺城站的一名专送外卖员。当记者问他,是否因为抢时间而违反过交通规则,他笑着说:“以前还真有过。”

听说外卖员收入高,2018年汪诚辞职,加入外卖员队伍。可入行后他却发现,钱并没有那么好赚,“我们没有底薪,全靠跑单拿提成。一天工作8小时,真正赚到钱也就中午、晚上那一两个小时的用餐高峰期。”为了抢抓“黄金时间”,也为了不被顾客投诉,许多外卖小哥不惜违反交规来“争分夺秒”。

此外,不少外卖员安全意识淡薄,存在侥幸心理。“有时一个单子就在马路对面,或者在你刚骑过的地方,这时候你可能会想,横穿一下马路或逆行一段应该不会有问题。”外卖员小刘坦言。

行业监管缺位,也是造成外卖员骑行乱象的一个原因。“不是不想管,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蒋新用告诉记者,美团一直通过强化培训、设置违法监督员等手段,试图减少外卖员的交通违法行为,但由于外卖员数量多、流动大,这些举措很难起效。“我们在柯桥有450名外卖员,管理人员却只有那么几个,监管难度很大。”饿了么柯桥区负责人施华江也表示,类似的监管难题在游走于各大配送平台的众包外卖员(兼职外卖员)队伍中更加突出。

同样头疼的还有柯桥交警部门,因为几乎每天都有涉外卖的交通事故发生,不少事故原因是外卖员交通违法。“问题不仅于此,在一些没有交警的路口,个别外卖员仗着交通协管员没有执法权态度强硬,拒不配合劝导。”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

想要改变这一现状,没点雷霆万钧的手段是不行了。去年5月,绍兴柯桥开始试点推行以“交警查 平台罚”为核心的外卖送餐交通违法整治。交警、辅警、交通劝导员拍照记录外卖员违法行为及电动车牌后,及时发到联动微信群,美团、饿了么第一时间做出相应处罚。

处罚标准为:专送外卖员违法,按累计违法次数予以警告、罚款50元至200元不等的处罚,违法3次以上直接劝退;众包外卖员违法,按累计违法次数予以警告、封号1天至3天不等的处罚,违法3次以上永久封号。对于劝退或永久封号的外卖员,美团和饿了么还实行信息互动,堵上了相应人员“换个平台接着干”的漏洞。

“现在可不敢违法了!你刚被交警查到,公司的处罚就来了。”汪诚说,“一次违法至少要罚50元,多送几单都赚不回来。”绍兴市公安局柯桥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柯桥中队指导员陈永虎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柯桥区已有135个外卖员受到处罚,其中2个外卖员被永久封号。与此相对应的是,该区外卖员交通违法行为显著减少。

针对外卖员的交通法制安全教育课。

暖服务

交警贴心 骑手安心

“你们看,闯红灯多危险,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不久前,一堂生动的交通安全法制教育 “云”课程在柯桥上演,民警陈少杰结合具体案例讲解了闯红灯、逆行、随意调头、开车接打电话等交通陋习带来的严重后果。而视频那一头,新入职的美团外卖小哥一边认真听,一边不住地点头,“这还真是要注意啊。”

“这次培训主要是为了纠正他们的一些错误观念,让他们带着足够的安全意识参加工作。”陈少杰说,不少刚入行的外卖员总觉得逆行和机动车道行驶不算什么大事,他们在老家也这么做。培训中交警会结合身边的实际案例告诉他们,这样做真的很危险,一旦引发交通事故往往得不偿失。

此前,柯桥一位外卖小哥雨天送餐不慎滑倒,打翻了顾客的餐品,因为害怕被顾客投诉,他选择逆行去餐厅换餐,结果遭遇了车祸。“最终的结果是,这位小哥不仅要承担巨大的损失,还要承受身体的痛楚。”陈少杰说,这样的案例让人痛心,却能击中外卖员的内心,帮助他们转变观念。

“处罚不是目的,也不是唯一的手段。”陈永虎告诉记者,想要杜绝外卖员交通违法行为,除了“最严执法”,还需要让他们意识到巨大的隐患,打心眼里不愿意违法。为外卖员送上“安全大礼包”已成为柯桥交警的常态化服务,截至目前柯桥交警已走进外卖站点开展安全培训近百次。除了理论教育,交警还会定期邀请外卖小哥走上街道,一起参与劝导非机动车和行人的不文明行为,进一步增强他们的安全意识。

交警的主动服务让施华江很高兴:“他们是权威人士,宣教起来更有说服力,效果也更好。”汪诚也表示,交警的安全培训确实有了效果,同事们的思想观念有了明显变化。“以前是‘以单量论英雄’,一闲下来,就是比谁跑得多。现在大家出门跑单,都会互相叮嘱注意交通安全,不要违反交通规则。”

更让人欣喜的是,频繁的交流让外卖小哥和交警的关系从“对立”变得融洽。柯桥区1200余名“美团小哥”自发组成“纺城义警美团骑手队”,在传递美食的同时,扮演起了治安巡逻员、信息传递员、平安宣传员的新角色。


柯桥交警、外卖平台联合组织外卖员文明安全出行宣传活动。

强监督

全面规范 同除陋习

随着外卖行业的飞速发展,如何减少外卖员交通违法行为已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有业内专家认为,由于外卖平台众多、外卖员队伍庞大,要想彻底杜绝这一情况,在交警和外卖平台的努力下,还需要建立一个具有权威性的行业协会,加强行业监督管理,根据各地实际出台条例全面、逻辑严谨、适用范围更大的行业规范。

在这一方面,绍兴已有经验。“为减少快递车辆交通违法行为,我们从2013年开始和邮政部门对接,制定全市域的快递行业交通管理制度,并于2017年出台了涵盖认证、记分、信用等多个环节的《绍兴市快递车辆信用管理制度》。”绍兴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邵凯平说。

根据《绍兴市快递车辆信用管理制度》规定,目前绍兴的快递员都持《绍兴快递配送证》上岗,并使用统一的运输车辆,采用类似机动车驾照记分模式,一旦产生交通违法行为,快递员和所属快递企业都将被扣分。扣分达到一定数额,快递员将被取消上岗资格,快递企业的下年度运输车辆配额也将减少。

“这一模式要运用到外卖行业,还是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邵凯平表示,因为快递和外卖虽然都是第三方配送服务,但两者在行业监管、运作模式、发展现状等方面都存在不小的区别,比如外卖行业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

在各方努力下,这些问题正在逐步解决中。2019年12月23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就指导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举办了即时配送(外卖)行业交通安全守法承诺活动。《浙江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也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于7月1日起施行。

外卖小哥在方便群众生活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和恶劣天气下,他们的作用更为突出。我们在新闻中,也经常可以看到外卖员或快递员在配送路上见义勇为、拾金不昧的好人好事。邵凯平呼吁,全社会都要关注这一群体,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关爱,“比如在交通高峰和恶劣天气下,万一送餐慢了,希望顾客可以宽容对待,解除他们的担忧与顾虑,营造和谐的氛围。”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常年奔波在路上,难免遇到交通事故。为此,施华江和合伙人还自费给站点外卖员购买了一份交通安全保险,用实际行动温暖外卖小哥的心。

“我们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努力,帮助外卖小哥提升交通安全意识,成为大家心中那个‘可爱的人’。”邵凯平说。

【浙江新闻+】

合力推动业态改善

减少外卖员交通违法,外卖平台也应负起责任。在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背景下,柯桥“交警查 平台罚”机制可以说是一个有益的探索。从数据上看,这一方法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今年上半年,柯桥区涉外卖送餐交通违法同比下降25%。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这一机制中还看到了柔性执法元素,比如对初次违法的外卖员不予处罚或给予警告,必要时与外卖平台合作,开展免费培训提升外卖员的交通安全意识等。从以往的案例看,这样的方式有时候会起到更好的作用,也不易引起相关人员的抵触心理。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也应警惕出现处罚不平等的现象。外卖平台应当做的是,将处理规则固定下来,在入职时明确告知骑手,并让其签字确认。若处理规则需要修改,应当充分听取骑手的意见,并再次让其签字。作为交通执法部门,交警也应当对平台处罚行为的开展予以指导、监督与协助。

抛开这一机制,我们还应思考如何理顺外卖平台对外卖骑手的管理机制,如何推进政府、企业和行业合力去推动业态改善,如何通过细化制度建设进一步明晰政府、企业、行业协会等各方责任。

(作者徐肖东,系绍兴文理学院法律系副主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