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52℃高温的机坪上 他们要将飞机“推”出机位 

2020-07-31 07:57 |小时新闻客户端

7月28日10点20分,毫无遮挡的杭州机场机坪,明晃晃的太阳直射在水泥地上,显得格外刺眼,地表的温度正在慢慢爬升。

今年杭州机场的暑运,虽不及往年繁忙,但客流较之前已开始回升,航班量也同步上升。

远处,一架喷涂着杭州亚运会元素的彩绘机已降落,它要在杭州做短暂停留,在12点35分左右飞往广州。

在飞行前1个小时左右,推飞机的人会出现在机坪上,做推飞机前的准备。

YAN_8776.jpg

飞机怎么会要推的?对业内来说,推飞机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术语,“我们还要拖飞机呢!”但是对外行人来说,很难理解。

7月28日,浙江最高气温已达35℃-38℃,杭州机坪的地表温度达52℃,这对在机坪上那些推飞机或是拖飞机的人来说,是一场体力与耐心的考验。

YAN_9435.jpg

飞机离开机位那一分钟

原来是他们“推”着它走

11点10分,身穿短袖制服加反光背心的徐翊勋,戴着墨镜、口罩和白手套出现在亚运彩绘机前,为这架短停的飞机,做推飞机前的各项检查和准备。

徐翊勋是浙江长龙航空的一名航空器维修师,今年24岁,衢州人,入行3年。

个头1米8左右的他,没戴帽子,也未套冰袖,皮肤却很白,“机坪上戴帽子,容易被吹走。”他说。

机坪边的框框里,并排放着三个土黄色的牵引杆。徐翊勋推了一个,将它连接到飞机的前轮上。

YAN_8692.jpg

“这就是用来推飞机的杆子。”由于飞机的声音有点大,他扯着嗓子向记者介绍。

推飞机究竟是个什么工作?“飞机不像汽车,它只能往前开,无法倒,所以在飞机起飞前,需要人将它从机位推到滑行道上。” 徐翊勋解释。同理,当飞机维修需要换机位时,他和同事们得相互配合,拖飞机到合适的机位。

这恐怕是经常坐飞机的人,都未曾注意到的一个环节,“原来飞机动起来那会儿,是几个人在推飞机啊,我一直以为是机长在开飞机。”经常坐飞机的杨小姐说。

推飞机前,除了装好连接牵引车与飞机前轮的牵引杆外,徐翊勋还要对飞机的里里外外做一番检查。一会儿仰头观察飞机表面,一会儿蹲身看飞机的腹部,他一边看一边记录。

约20分钟后,豆大的汗珠就从这个年轻人脸上滑落。徐翊勋摘下墨镜,摘下手套,用手抹了抹汗,随后一个疾步登上机舱,走进驾驶室。

他坐在驾驶位上,摸着驾驶室里各个按钮,进行逐个检查。

YAN_8847.jpg

待里里外外全部检查完毕,他就得站在机坪上,等待机组人员的到来,“我要和机长做一个交接。”

这一趟检查下来,他的衣服已经湿透,“飞机可能延误。”“我们最怕飞机长时间延误,这样我就得在这里长时间等着了。” 徐翊勋笑。

YAN_9006.jpg

等待的时间里,他并没有歇着,又对飞机外部进行了一遍检查。

YAN_9139.jpg

不一会儿,他的同事来了。“推飞机一般需要3个人,两人在地面飞机的两侧观察指挥,另一个人需要开牵引车,将飞机往后推出去。而拖飞机则需要更多的人,在飞机上还需要两人,松开飞机的刹车,随时观察飞机的行进情况,采取制动等措施。” 徐翊勋说。

推、拖飞机的抱轮车

拥有360度旋转的操作台

在机坪晒了1个多小时后,徐翊勋终于等来了该航班可以起飞的消息。

奇怪的是,12点15分,在飞机还未推出前,他撤除了之前放置在飞机前轮的“牵引杆”。

YAN_9245.jpg

原来,长龙航空推、拖飞机的巨无霸抱轮车来了。抱轮车,顾名思义就是能将轮子抱起来,它的专业名称叫无杆牵引车。

“无杆牵引车跟普通的牵引车不一样,它不需要‘牵引杆’,车身就是你看到的两个‘大钳子’,车开到前轮处,将前轮抱紧抱起就可以推、拖飞机了。”在抱轮车里的司机陆骏告诉记者。

YAN_9248.jpg

徐翊勋正在跟抱轮车里的陆骏交流。

42岁的陆骏是名开牵引车的老司机,7月28日,他和徒弟一起出现在了这辆抱轮车上。

出于职业习惯,陆骏只要有太阳就会戴副墨镜,塞上耳塞,“飞机声音太大,怕损伤听力,所以习惯戴着。”瘦瘦高高的他,不怎么笑,看上去有点酷。

不过,最酷的还是这辆抱轮车的驾驶舱。

司机坐在座位上帅气地来了一个180度旋转,方向盘也跟着转了过来,其实它们可以同时进行360度的旋转。

为啥要转过来?陆骏说,当拖飞机时,司机面向前,后面的两个“大钳子”就像尾巴一样,抱起飞机前轮,往前拖;当推飞机时,座椅和方向盘旋转过来,面朝“大钳子”,往前推。

YAN_9325.jpg

相比要在地面指挥的徐翊勋,在抱轮车里的司机要凉快一些。虽然驾驶室四面是透明玻璃,太阳会晒进来,但至少舱内有空调,但“夏天长时间待在里面,还是很闷。”

12点35分,推出指令从塔台传来,通过飞行员再传给地面指挥徐翊勋和他的搭档,再传给抱轮车司机。

推飞机的时间一般2分钟

人不能靠太近,免得被发动机吸进去

在确定好飞行方向,司机竖起大拇指,表示收到,随后按一下喇叭,表示警示要开车了。抱轮车以5码的速度迎着飞机头开过去,通过操作驾驶舱台面上的按键操控前端的“大钳子”抱住前轮,机组松开刹车,牵引车将其抱住并往前推。

YAN_9350.jpg

徐翊勋和同事在机头两侧同步往前走,防止飞机碰擦,同时,他们也要跟发动机保持4.6米以上的距离,“防止太近,人被发动机吸进去。”他俩手上还拿着一个发光警报器,这是他们这个月开始使用的新装备,“以前推飞机时,一旦发现情况,地面上的两人是通过手势来沟通的,现在有了发光警报器,就更容易传递自己这一侧的情况给对方。” 徐翊勋说。

边推机组会边启动,以加快出去的速度。当飞机被推到滑行道时,徐翊勋的同事要拔掉前轮转弯销子,让飞机前轮顺利转过来。地面两位在确认双滑正常后,拔掉连着飞机的通讯耳机,站在一侧挥手示意,送机。抱轮车则开到另一个机位,执行下一个推飞机的任务。

YAN_9389.jpg

“推飞机的过程一般在1分钟到2分半钟,今天这趟航班推出时间约1分半钟。”陆骏说。

不怕飞机重,就怕推、拖飞机忽快忽慢

这份工作的危险很多人不知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大飞机,靠一部车和三个人就能推得动。

“飞机虽大,但因为有轮子,所以通过这样的推或拖,就能将其移动,而且牵引车的力量还是很大的。” 陆骏告诉记者,“但在这个过程中,要格外小心,防止飞机擦碰是其中之一,还要防止速度忽快忽慢,牵引杆剪切销断裂等情况,断裂转动起来的话,可能会打到两侧的地面指挥人员,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YAN_8796.jpg

31岁的杨永帅之前是开公交的,来长龙航空是想干自己擅长的事,应聘了特种车辆驾驶员,因考虑到他自身素养比较高、年轻应变能力及责任心强等多方面因素,终于应聘上了飞机牵引车驾驶员。“学了之后,发现这跟普通开车还是有区别的,只能开三码五码的速度。”杨永帅笑着说,“但也有相同的,推飞机就怕大雾天,推出去看不清。”

陆骏点点头赞同道:“我们的司机确实是选过了,首先要是耐性子,不能是个急性子。”因此,他也有了职业病,“我开高速最高开到90码,不会再开快了,基本没违章。”

他们一般在白天推飞机,到了晚上出港的客机少了,他们就要拖飞机了,将需要维修的飞机拖到指定的机位。

从早到晚,根据航班量,他们推飞机、拖飞机的数量也会跟着变化。

7月28日,徐翊勋要推飞机3架,但陆骏他们要推的数量有七八架。

一天的航班不停,推飞机的人就不能停下来。

“今年的梅雨季特别长,也希望接下来的高温天能少几天。”徐翊勋说。

(原标题《飞机离机位那一分钟是这帮戴墨镜的人推着走的!52℃的机坪上,走近推飞机的人》,原作者孙燕 邓珍妮 徐彦。编辑 梁亮)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