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4℃-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迟到20多年的正义!嘉兴南湖警方一个月内连破两起命案积案 

2020-07-09 18: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娜 通讯员 陆娟 吕舒雯

7月9日下午,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区分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南湖公安积极落实“命案必破,积案多破”的要求,借助大数据等现代科学技术,一代代刑侦民警锲而不舍,继侦破“1997.12.3抢劫杀人命案积案”后,一个月内连续再破两起命案积案。

时隔20多年,“1994.11.19文化局宿舍吴某某被杀案”、“1995.7.10天星河旅社林某某被杀案”的犯罪嫌疑人终于于今年6月落网。

记忆的帷幕也徐徐拉开。

【入室盗窃引发的命案】

97岁的独居老太

被杀害在自家卧室

1994年,嘉兴的秋天,银杏的落叶层层叠叠,为道路铺了金装。

安徽滁州人唐某文经表哥介绍,来到市区文昌路一家歌舞团弹贝斯。初来嘉兴的他,有冲劲也满怀期待,跟着歌舞团到海盐、桐乡、嘉善等地到处演出。但好景不长,做了一个月,他就觉得没意思,赚不到钱,又累。

因为歌舞团生意不景气,唐某文的表哥辞职去了泉州“探路”,留下他一个人在嘉兴。

1994年11月19日晚上10时多,唐某文一个人从歌舞团出来溜达,走到歌舞团后面的宿舍时,心中瞬间来了“灵感”——搞点钱花花。

他之前有过盗窃的经验,轻而易举通过落水管,爬上2楼一户人家的阳台。阳台没有上锁,他直接进入一间卧室,找了一圈,只找到一个旅行箱。他从箱子里翻出来一个金戒指和几百块钱,原本以为可以顺顺利利离开时,唐某文一转身,发现隔壁房间睡在床上的老太突然站了起来。

97岁老太吴某某想不到的是,因为自己半夜的惊醒,会招来杀身之祸。来不及呼救,甚至还没回过神的吴老太,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案发时已是深夜,没有目击证人,监控视频条件也有限,现场留下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一小块不完整的血掌纹。

由于受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该案侦破工作始终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时隔26年

嫌疑人竟在监狱服刑

2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案卷逐渐泛黄,但南湖公安一代代刑侦民警一直没有放弃。

今年以来,市区两级公安机关根据“云剑-2020”命案积案攻坚专项行动部署安排,迅速行动、强力攻坚。4月中旬,通过公安部的大数据资源库,对当年留下的血掌纹印进行比对,发现安徽滁州的唐某文有重大嫌疑,而此时,唐某文正在江西某监狱服刑。

为了进一步确认唐某文的身份,专案组民警赶赴安徽滁州,针对唐某文的活动轨迹及身份进行外围取证。通过多方取证,成功锁定其就是“1994.11.19吴某某被杀案”命案积案的犯罪嫌疑人。

6月11日,南湖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唐某文从江西监狱解回带审。面对民警的审讯,不同于其他命案逃犯在潜逃多年后被捕时的释然,唐某文在如山铁证面前,面对警方的审讯仍然选择刻意逃避。

“我只是偷了一个金戒指和几百块钱,其余的我不清楚。”在审讯中,他极力狡辩。

最终,经过几轮侦查员的心理攻势,唐某文的心理防线终究还是被攻破,将当年罪行如实供述。

“我以为那个房间没人,谁知道她突然站起来了。”据唐某文所述,原本只想“捞一笔”的他,翻遍了整个房间,只找到2、3百块钱和一个金戒指,正当自己要从正门离开时,睡在小房间的老太吴某某突然站了起来。

“我到现在也想不通,当时为什么要杀了她。”当时唐某文一时间受到惊吓,冲进小房间,对吴某某实施暴力扼颈,造成吴某某窒息死亡。案发后,唐某文连夜潜逃到了泉州。

1989年,当时只有19岁的唐某文就因为盗窃,被安徽滁州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出狱后,他并未改邪归正,而是变本加厉,1994年命案发生后,唐某文依旧在四处漂泊中重操旧业。2012年,唐某文在上海又一次入室盗窃,涉案价值高达40万元,被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时隔26年,唐某文终于归案,告慰了死者的在天之灵,也为这起命案积案画上了一个句号。

【一句口角之争引发的命案】

小旅馆发生命案

现场留有带血钝器

1995年,当时只有28岁的张某安,跟着两个表弟,一路从陕西来到浙江“谋生”。在杭州呆了几天,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7月9日,他坐火车来到嘉兴。

一下火车,张某安就和表弟走散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广场走着。

“让一让,让一让。”就在这时,路人林某某因为张某安挡住了路朝他喊了几句,性格暴躁的张某安瞬间火冒三丈,觉得林某某故意找茬。两个人吵了几句后,林某某就走掉了。

张某安越想越恼火,看到走远的林某某,他立马加快步伐,跟了上去,一路尾随到了天星河旅社。

看到林某某进去登记入住,守在马路对面的张某安随后也走进了那家旅社。

“老板,住宿!”在上世纪90年代,火车站周边的旅社,住宿条件简陋,但价格便宜,主要都是路过的旅客和来找工作的人入住。在张某安的要求下,旅社老板让他和林某某住了同一间双人间,11号房间。

拿了钥匙,来到房间时,林某某人已经不在房间,张某安放下行李,找了靠门口的那张床,躺下休息。

睡了一觉醒来,看到林某某还是没有回来,他便继续闭上眼睛“等待”。“咔嚓”,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开门声,是林某某回来了。

1995年7月10凌晨,带着一身酒气的林某某,和朋友聚餐后回到房间休息。听到林某某发出了打鼾声,张某安从床上爬起来,悄悄拿出包里事先准备的钝器,用力砸向了睡熟中的林某木,将其杀害。

他用被子将林某某的尸体盖住后,张某安第一时间逃离了现场,慌忙中留下了带血的钝器……

25年前欠下的“债”

终究还是要还的

旅社里有人被杀了!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案发后,当年的秀城区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当年监控设备并不普及,刑事科学技术比较落后,加上案发时间已是凌晨,没有目击证人。

同住一室的男子有很大嫌疑。当时,该男子入住时用的身份是安徽男子“卓伟”。警方循着这个线索,发现这是一个冒用的身份。

在缺少有力线索的前提下,案子一直没有进展。

25年来,嘉兴市南湖区两级公安机关始终没有放弃对案件的攻破,每年都对该案进行信息梳理,当时参与侦查的人员有的已经退休,案件主办人也换了几波,但是这项工作却一代接一代,始终没有放弃。

“变的是不同的侦查员,不变的是完成缉凶的使命”,天星河旅社杀人案,已成为一代代南湖公安人的“未了心愿”。

依托于近年来迅速发展的刑事科学技术,也通过市区两级公安机关不懈努力,案件终于有了突破——通过将该案提取的多枚指纹进行重新整理和编辑,通过公安部大数据比对,比中了一枚现场指纹,确定了嫌疑人张某安的身份。

今年4月初,南湖警方组织警力前往张某安的老家陕西汉阴县,通过外围的走访调查,对张某安的轨迹进行分析研判,最终确定其就是当年杀害林某某的凶手。

6月29日,抓捕组再一次前往陕西,为了不打草惊蛇,抓捕组民警在张某安家周围进行蹲点守候。

6月30日傍晚,在当地公安的支持下,一举将刚下班回家的张某安抓获。

“我们是浙江嘉兴的警察!”听到民警说出这句话时,张某安整个人一下子就瘫软了,“我欠下的债,终究还是要还的。”

正义虽然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目前,两起命案积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等待50岁的唐某文和53岁的张某安的,也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