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22℃-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翁佳浩走了以后,他的亲人们这样说…… 

2020-07-06 17: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王涵雪

“哥,等你离开那个冰冷的海底,记得化作星星。我想我一抬头就能看到你,你要在天上看着我。”

6月27日,正在准备期末考的翁嘉蔚接到了妈妈的电话,电话里,妈妈只告诉她,已经帮她和老师请过假,买了今晚9点飞深圳的机票,让她从学校直接出发,到深圳后,会有舅舅和她汇合。

“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妈妈突然让我去深圳?”带着一连串的问题,翁嘉蔚给哥哥翁佳浩发去了微信,但“超人”般有求必应的哥哥却久久没有回复,这让翁嘉蔚的心沉到了谷底。

新闻报道截图

6月26日下午16时许,椒江98年小伙翁佳浩在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简称“深汕合作区”)鲘门镇百安海滩因救人失联。28日下午6时,翁佳浩的遗体在同海域被发现。

“哥哥,我总觉得现在我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一直保护着我。”

翁佳浩同其妹妹翁嘉蔚小时候的合影

“小时候,我就跟我哥哥住在姑姑家,那时候哥哥就像妈妈一样,虽然唠叨但很照顾我。他也像爸爸,怕我在外面被欺负,一直关心保护我。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哥哥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我。”说起哥哥,翁嘉蔚的眼泪里满满都是幸福。

在妹妹心里,哥哥是个温柔又善良的人,平时有什么事也愿意跟哥哥讲。有时候心情不好,哥哥也会贴心地来开导她,带给她安全感。

佳浩也一直疼爱着这个妹妹,翁嘉蔚说:“我们家对零花钱管得很严格,但是哥哥还是会想尽办法去满足我的需求。去年我考上了大学,哥哥就给我买了电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在送我去学校路上,我觉得有哥哥在,我就什么都不害怕。不管遇到什么,总有哥哥帮我顶着。”上了大学后,她每天都和哥哥用微信联系着,大事小事都要和哥哥讲一讲,这也让小小的手机拥有了特别的意义,“我要一直保存着哥哥的手机,就像他还在我身边一样。”

“儿子,如果那天爸遇上了那个溺水的小孩,爸也会去救他。”

佳浩当兵后,父母第一次去军营看望

佳浩出事后,父亲翁于荣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这几天,只要有空,翁于荣就会在儿子出事的海滩上走走,“他小时候,我做生意忙,没有什么时间陪他,现在我就想多陪陪他。”

如大多数父亲一般,翁于荣对于佳浩的管教格外严格,因为自己长期不在佳浩身边,于是要求佳浩从小学会经济独立、学会理财。而佳浩也不负所望,越来越懂事和能干,“在他高中的时候,就利用寒暑假去肯德基或者一些商店兼职,还会用省下来的钱给家里人买礼物。”

“他大一的时候,自己提出要去当兵的想法,想去部队锻炼一下自己。”初闻孩子的志向,翁于荣既欣慰又赞成。“他从部队退役回来后,也是自己去外面看了之后,决定要做物流,还跟我说,爸爸我以后要跟战友一起创业。”

“他出事后,他的战友和同事都第一时间来到现场帮忙。他之前打工的店长看到新闻后,也打来电话。”听到众人对佳浩的评价,翁于荣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在他人眼中,也是那么优秀。而在佳浩的手机备忘录里,整理着每一条待办事项,看到这些,翁于荣也为以前错怪他粗心大意而感到愧疚自责。“这么好的孩子,是我没照顾好他……”

“我和他爸爸都想好了,等他稳定下来,就给他买个房子和车子……”得知翁佳浩出事后,继母齐宝艳就一直祈祷着,希望佳浩能被好心人救走。

“佳浩就跟我的亲生儿子一样,很懂事,也很善良。”齐宝艳说,每年她生日的时候,佳浩都会给她送上小礼物。“今年4月份我生日的时候,佳浩还特意回家,给我买了蛋糕,陪我一起过生日。”齐宝艳对佳浩也心疼不已,说起了他从部队历练回来后的一件事,那时佳浩身上大概就只有6000多元钱,他却毫不犹豫地花了5999元给妹妹买了台电脑,自己就留了不到几十块钱。“他是个好孩子,也是个好哥哥,但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侄儿去深圳前对我说,‘姑姑,等我过年回来,用我自己赚来的钱孝敬你,到时候你一定要收。’”

翁佳浩与爷爷奶奶的合照

“佳浩,这是你去深圳前对我说的话。”回忆起佳浩的点点滴滴,姑姑翁仙女忍不住哽咽,她说,从小到大,佳浩就是个听话、懂事、孝顺的好孩子。由于翁佳浩父亲长年在外工作,佳浩一岁多开始就和姑姑、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说起这些,翁女士感慨道:“他就是我的第二个儿子。”

“以前我会接一些缝衣服的零散活,每次我踩缝纫机做衣服的时候,佳浩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从不捣乱,还用剪刀帮我剪线头。”说起佳浩小时候的事情,姑姑笑着笑着就哽咽了,有时候她要出门办事,就会把佳浩托放在邻居家,小佳浩也是乖乖的,从来不哭不闹。

“在佳浩就5、6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妈妈生病了在临海住院,没法照顾佳浩。佳浩就跟他哥哥两人待在家里。”十多年前的一次经历,令她对小佳浩倍加疼惜。“等我从临海回来的时候,原以为家里会一团糟,没想到佳浩每天都会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掉,虽然洗不干净,但每一件都洗得很用心。”平日里,家里有什么家务活,小佳浩也会抢着干。

等佳浩慢慢长大,到了部队里,一有空就会给爷爷奶奶打电话问好。后来赚了钱,也经常给姑姑转账。“佳浩还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听说我脚受伤了,就特地跟我开视频问候我。那时候我家房子还在装修,他就一直问我缺不缺钱,还主动给我微信转了账。这些钱我都没收,孩子有这份孝心我就很满足了。”

退伍后的佳浩,平时从外面回来,看到有好吃的东西都会给姑姑、爷爷和奶奶每人带一份,时时刻刻都记挂着亲人。“今年过年,他还给了我红包,我也没有收,反包了他500元压岁钱,然后他就说今年自己会出去工作,自己赚钱,过年回来一定要孝顺我。”

“佳浩,小跟屁虫小宝们很想念小叔,哥也很想你。”

佳浩和表哥小时候

自从翁佳浩在姑妈家生活后,年长10岁的表哥王希就称他为“小跟屁虫”。“我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起,共同经历的事太多。但现在让我去回忆过去种种,真的讲不出来。”十数年相伴,兄弟情深,王希此时的悲痛之情难以言说,更难提过去。

“佳浩很喜欢小孩子,他休息的时候就会来我家帮着带两个孩子,孩子们也很喜欢他。”这次佳浩为了救孩子没能回来,表嫂蔡晶晶感到很震惊,因为“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按照佳浩平时的性格和水性,游泳是肯定不会去深水区的。”但蔡晶晶也表示理解:“他那么喜欢小孩子,看到孩子遇到危险,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平时他就乐于助人,更别说这时候。”

我的佳浩,再也回不来了!

“佳浩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世间最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佳浩的母亲哽咽着拒绝了我们的访问。他成了人们心中的英雄,也成了所有至亲心中永远的痛。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英雄已去,长歌当哭,亲人们需要一场漫长的告别,我们静静等待时间去治愈。

他毫不犹豫游向深海的背影与世间长存。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