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4℃-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报关注︱老党员吴昌根当起玉环“海洋园丁”—— 16年,让红树林遍布海岸线 

2020-07-01 06:5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徐子渊 市委报道组 曹思思

吴昌根在滩涂上种植红树林幼苗。
陈灵恩 摄

见到吴昌根时,他正在试验田中。今年的红树林幼苗种下已有一月之余,他在观察幼苗生长情况。

65岁的吴昌根,走起路来步子大,还带风。说起话来却慢条斯理:“你们赶上了好时候,刚退潮,能看到红树林的全貌。”他带我们来到玉环市海山乡虹田村堤坝上,指着片沿海岸线展开的树林介绍:“这就是红树林。”

海山乡是个海岛,以前出名的是滩涂上的海货,肥美鲜嫩;如今,却因一片红树林为人所知。

变化从16年前开始。2004年,吴昌根成为一名“海洋园丁”,硬是种活了原本主要生长在热带的红树林,让海岸线上多出了一抹绿。

为滩涂环境

引种“海洋卫士”

为了保护海洋滩涂的生物多样性,修复近海生态,2004年玉环决定在虹田村试种素有“海洋卫士”之称的红树林。

保护海岸、降解污染、调节气候……红树林优点虽多,但抗寒性差。如何种植?谁来种?能否成功?一切都是未知数。

2004年,时任海山乡党委书记几经考量,初步确定吴昌根为种树人。吴昌根家与海涂只有一个堤坝的距离,开门逐级而下就是海涂,管理起来方便;其次,红树林试种是“新鲜事儿”,得让村民们先接受。吴昌根当时是虹田村党支部书记,他说话管用。

吴昌根寻思着,这是村里的大事儿,不接手,海涂环境好不了,受损的是大伙儿;没经验、没技术,接手了要是干不好,这“骂名”跑不了,活脱脱一个“烫手山芋”。

虽未答应,但这事儿挂在了吴昌根的心头。当晚,他就给几个与植物打交道的朋友打了电话,张口问的就是红树林。“乐清湾海沟里,温度较高风浪较少那几处,有些红树林”“都是外地苗,估计不好活”“净化水质、防风防浪,树是不错”……听着朋友们的介绍,吴昌根有了个底。那个晚上,吴昌根一夜未睡,翻来覆去念叨着红树林。

第二天,不等乡里来人,吴昌根找上门去。“我试一下,不行你们再换人。”吴昌根说得很保守,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代表了一个承诺。

不畏风折浪拔

从60亩种到2000亩

退潮后,红树林便整片整片地冒了出来,海风吹过,飒飒作响。走近了细看,红树林下的海泥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时不时有小螃蟹、小鱼现身。

“十多年前可没有这样的光景,现在螃蟹、小鱼一年多过一年,生态‘活’了起来。”带着记者走在退潮后的滩涂边上,吴昌根聊起了自己的起步阶段,“走了不少弯路。”

“幼苗长了六七十公分高,叶都长开了,突然就开始掉叶子,然后整棵开始蔫。后来才知道,幼苗树皮薄,冻着了。”第一年冬天结束,种下的60亩红树林冻坏了一半,存活率不到50%。

有了第一年的经验,吴昌根吸取教训,给树根部绑上塑料薄膜。不曾想,好心办坏事儿。“一涨潮,海水灌进去,薄膜鼓了起来,浪打浪,把不少树‘拔’起来冲走了。”

前5年是最难的阶段,种的多、活的少。村民们也渐渐有了非议:“红树林占了集体的滩涂,还死了不少,谁知道能不能改善环境?”“书记是不是有钱赚,就不顾村里了?”

看着种坏了的苗种,听着村民们不理解的声音,吴昌根红了眼眶,但他未曾解释。“解释的时间,我用来学习,没准就能把成活率提高些。”吴昌根说,他暗下决心,要把红树林种好,这就是他最好的解释。

海南、广东、福建……国内有红树林种植的地区,他挨个去跑。一到种植区就找到负责人刨根问底:“怎么种,苗的成活率高?”“养护的关键节点有哪些?”“怎么才能长得快、长得好?”

吴昌根还请来红树林种植专家,跟着他们实地勘察海涂情况,总结适合玉环本地的红树林种植、养护经验。

幼苗种植前,先看根系是否受损,根系受损需要提前修剪,否则影响存活率;种植后,前期需要防止虫子蚕食根部,影响生长,后期需要拔除周围的互花米草,保证生长营养……一年又一年,吴昌根每天退潮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到滩涂上走一圈,记录红树林的生长情况。

2014年,浙江大学生态研究院为海山乡滩涂湿地做了一份生态系统检测和研究阶段性报告。报告中指出,树龄7年的红树林土壤中物种种类和生物量均大于树龄4年红树林中的土壤。简单地说,红树林正慢慢改善着海涂的生态环境。

吴昌根从60亩海涂试验种植开始,逐渐积累经验,到现在几乎承包了整个玉环市的红树林种植。他带领村里十多位村民,将红树林种到了玉环的各个海涂,总面积达2000多亩。

外地苗不抗冻

自育苗20多万株

这几年,吴昌根除了养护好原有的红树林,还给自己加了个新任务——培育幼苗。

“外来的苗,树皮薄,不抗冻,存活率不高;本地培育的苗,适应性更强,抗冻,长得也快。”吴昌根带着记者来到了培育红树林的试验田,这里培育着二十多万株幼苗:有刚种下的,也有培育一年、两年的。据了解,培育一年的幼苗最适宜本地种植存活,只要种植得当,存活率基本可达到百分之百。

吴昌根最先接触的是名为秋茄的苗种。除了秋茄外,吴昌根还引进了其他四五类苗种进行培育。在记者看来,这些红树林的品种长相相差不大,种植在一处很难辨认,而吴昌根随便一指都能叫出名来。

6年前,吴昌根辞去村书记一职,吴道贵接了班。“他现在是名人了,不少教授都要跑来找他请教。不当村书记后,一门心思种树。”吴道贵说,“大伙儿不理解的时候,老吴自己跟自己较劲儿,如今他把种植红树林当做自己的事业。”

如今,吴昌根每天不是去试验田查看就是去种植,心思全在红树林上。“退休金,再加一年政府四五万的补贴,足够用。”吴昌根解释,对他们一家三口来说,吃穿不愁,他还有了门种植的手艺,值了。

吴昌根的新目标,就是让红树林的面积再涨一涨。只要有人前来求教,吴昌根都会将自己的经验全盘托出,毫无保留。

16年时间,吴昌根在海边种出了一片“海洋卫士”,而他则成了红树林的“卫士”。潮涨潮落,红树林在,吴昌根就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