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8℃-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晚安金华丨熟溪桥 

2020-06-01 22: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制作 沈立

作者:吕观德(浙江省永康市人,资深新闻媒体人。)

朗诵:王文婷(武阳幼儿园教师,武义县朗诵协会会员)


华灯初上,江南小城

我站在熟溪旁,把熟溪桥深情凝望

双层楼阁,屋顶重檐,屋角飞翘

那一盏盏红灯笼照映着它羞红的脸庞

熟溪桥如风姿绰约的新娘

人们如饥似渴,留连徜徉,争睹国色天香

 

八百多年前

南宋,江南小城

弥漫着明招文化的氤氲书香

熟水两岸,人们望着滚滚波涛

忧愁断肠,望眼欲穿

石公倾倒他的袋囊,献出俸禄

降尊纡贵,逐门挨户,化缘筹款

夙兴夜寐,身先士卒

肩挑手扛,砌石为墩、架木为梁

石公用父母官的拳拳爱心

托起熟溪桥的坚实桥梁

九孔十墩,天堑通途,从此了却民望

为民者,民记之,颂之,传之

石公从此成为江南小城永生的档案

“源溯石公”表达百姓对他的崇高景仰

 

八百多年中

从南宋,到元明清

从民国,到今朝

熟溪桥经历了裸桥到风雨廊桥

全长140米,面宽4.80米,通高13.40米

八百多年的风雨,八百多年的沧桑

熟溪桥总是穿着民族特色的服装

在熟溪飘动玉带的舞台上驻站展览

 

八百年多中,人们步履匆忙

八百多年中,人们驻足欣赏

八百多年中,人们口口相传

八百多年中,人们的欢声笑语

从桥上飘到水中,化作韵动的音符

跳着动人的舞蹈,直到地老天荒

 

八百多年中,熟溪桥也有风雨的迷茫

1942年,熟溪桥遭受日寇的蹂躏

他们拆毁桥屋,铺设铁轨,盗运萤石

还在桥头修筑了碉堡

他们犯下罄竹难书的累累血案

熟溪桥下的流水拉着琴弦呜咽悲伤

熟溪桥上的乌云拖着黑纱四处飘泊流浪

 

2000年6月23日

千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武川

熟溪水宛若脱缰的野马

疯狂无羁地向熟溪廊桥冲撞

一阵摇晃,熟溪桥突然坍塌

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呀呀学童

顿时掩面而泣,扼腕哀叹

 

2001年5月28日,熟溪两岸

人们目不转睛注视着

熟溪桥经历劫难后重现的盛装

他们的心像熟溪水欢快地跃动着

如两岸翠绿树木上的叶子

抑止不住激动,“哗哗”作响

 

八百多年中,熟溪桥每一次磨难

每一次都会迎来凤凰涅槃

因为熟溪桥是人们的精神伙伴

因为熟溪桥己如血浆、血细胞

在人们的血管里流淌

没有它,人们就会出现精神饥荒

每次经历灾难

人们倾情输入营养,让它重现荣光

 

八百年中,那滔滔远去的熟溪水

无论奔向钱塘江、东海、还是太平洋

总会化作白云,越过千山万水

回到江南小城,俯身亲吻着熟溪桥

还有那让人魂牵梦萦、辗转反侧的故乡

 

八百多年后

华灯初上,江南小城

我站在熟溪旁,把熟溪桥深情凝望

天上星辰闪烁,桥上灯光斑斓

交相辉映着熟溪桥优美迷人的身段

穿过历史的点点尘光

我看到夜深人静时,豆油灯下

石公披着衣裳,或俯着身子,或来回踱步

把熟溪桥的设计图案细细揣量

我听到“民之愿望我之方向”的煌煌巨响

在深邃无际的苍穹中

在广袤富饶的大地上

从历史到未来一路荡气回肠


责任编辑:叶梦婷

值班主编:杜羽丰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