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0℃-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30年前一场海难 舟山“寡妇岛”人今何在? 

2015-08-19 06:41

浙江新闻客户记者 谢国平 见习记者 来诚

这是一个不能忘却的纪念。

30年前,在舟山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演绎着一场悲剧:33位青壮年魂归大海,占当时岛上总人口的8%,总劳力的约四分之一,母失儿子妻丧夫,最多一个家庭,4个儿子全部死于海难;当时岛上惨云密布,哭声震天。

此难使岛上留下了众多的无依无靠的女人,时人把它称为“寡妇岛”。

走马塘岛

渔船是在途中沉没的。二艘机帆船从东海鱼山海域以北返航回家,在风浪中破损,直至沉入海底,死亡的渔民均为村里的青壮劳力。

《舟山历史大事记》对此的记载是:1985年12月22日,普陀县虾峙乡走马塘村,因使用假桐油修船,酿成沉船,渔民死亡33人。

走马塘村,其实是一个岛,当时是一岛一村。1999年撤村,现属普陀区虾峙镇。

该岛位于虾峙岛西偏南约一公里处,岛呈狭长形,东南-西北走向,长1.8公里,最宽处900米,最窄处仅90米,陆域面积0.71平方公里。

因岛形似一匹行走的马,据传,该岛在人未定居前,有匹马常在海岸石塘边走动,尤其在雾天,昂首嘶鸣,遂得名走马塘。

塘犹在,人已空

别说是传说中的马,现在连个人影也见不到了。由于岛上人口全都迁移,渡轮也停航了,到走马塘岛得从虾峙岛的庙湾码头雇小船前往。

约莫20分钟的航程,小船靠在了岛西侧的一湾小港口。上得岛来,触目所及,一派荒芜,断垣残壁,绿藤缠屋,风吹处,疯长的茅草嗽嗽作响,唯有红白相间的高达216米的浙江输电线路第一高塔还矗立在岛上。

荒芜的房屋

树草盖住了村道

小船船主说,当年的走马塘曾经“辉煌”过,号称普陀全县渔业生产最好的村之一。然而30年前的一场海难,给走马塘村带来了毁灭性的伤痛,也从此一蹶不振,逐渐走向无可挽回的涣散、衰落……

“你看,去年冬季,在外的岛民还出钱雇人割过茅草,以便来年祭扫,一转眼,又这么高了,把村路都淹没了。”

屋内废弃的家俱

高耸的输电铁塔

也许,离开伤心之地是最好的选择。当了52年村会计的75岁老人戴云世说:“当时村里有四对船,一对沉没了,村里受到沉重打击,全村共8个党员,一下子去了4个,主心骨啊。都是亲沾亲,邻相邻的,几乎全村都有涉及,谁不伤心?”

已搬迁到虾峙岛定居的走马塘老年协会会长,74岁的刘富康说,从那时开始,岛上人们陆续外迁,有到定海、沈家门等地的,更多的是迁到了相邻的虾峙岛。

“岛上最多时有130户人家,超过400余人口,最后只剩下十来个老年人,实在生活不下去了,2006年9月在政府部门支持下才全部撤离。”

只有这两块牌子还能让人联想到走马塘的存在

在虾峙岛庙湾码头旁一个简陋的院子里,住着十多位走马塘老人,其中有7位是空巢老人,让我们来认识认识她们。

陆吴蓉,女,85岁,儿子32岁那年遭受海难,媳妇改嫁,一个女儿嫁在邻岛。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日常生活靠邻居照顾。

夏金梅,女,90岁,儿子也遭受那次海难,女儿嫁在邻岛,患有心脏病。日常生活靠固守没改嫁的媳妇照料。

戴阿雪,女,85岁,两个儿子海难中死亡。

刘亚青,73岁,儿子海难中死亡,丈夫也在之前的海难中死亡。

夏金梅老人

马玲菊老人

她们是最后一批从走马塘撤离的人。因为小岛上有她们的爱,更有她们的痛。我们不知道,30年来,她们是怎样渡过一夜夜的潮涨潮落,但我们知道,那肯定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

我们没见到那户一下失去全部4个儿子的家人,据介绍,儿子的父母都在前些年去世了,想必是承受不住长年累月的思念吧。

空巢老人集体使用的厕所

流走的是岁月,流不走的是内心永远的伤痕。84岁的唐彩利老婆婆至今说起来还泪眼涟涟,“儿子前夜刚结婚,第二天一早就出海了,连尸体也没捞到呀!”而媳妇也在儿子过完百日祭辰后出嫁外岛了。

把伤痛包裹起来,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仍是一种对生活的坚韧。82岁的马玲菊老婆婆2个儿子在海难中死去,媳妇改嫁,老伴也在12年前去世。

抹去脸上的泪水,老婆婆坚强面对:“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虽然肢痛加耳聋,她每天到岛上转悠捡破烂卖钱,“今天卖了4、5元,可乐瓶4角一斤,硬板纸1角一斤。”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志愿者们为老人送去并安装电视机

人生,总是在苦难中不断前行的。

更多新闻,请进入浙江新闻舟山频道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