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老”过一年后我想好好生活 著名编剧的经验之谈 

2020-05-22 19:4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夏凌

时隔7载,我再次走进作家薛家柱(电视剧《济公》的编剧)家中,屋内陈设依旧,整洁雅致,那是薛老的爱人——谢老师一手布置的。薛老笑容满面地迎我进屋,一头银发整齐地梳向脑后、镜框后一双爱笑的眼睛,只是背有些驼了,眉毛变白了,人也愈发消瘦了些。

看书写作是薛老一生的爱好,如今已经84岁的他平均每天还要创作1500字的篇幅,写散文、传记,也写剧本。尽管平时翻阅各种书籍,但薛老一生中依然最爱巴金的《家》。

“前两天看到老人被虐待的新闻,我心里很气愤,保姆行业确实需要加强管理,但老年人首先要学会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尽量不去依靠别人,让需要人护理的日子来得晚一些。”薛老说,自己是“老”过一回的人,那一年十分“凶险”,差点一蹶不振。

一夜变“老”:

心里没有追求才是真老了

薛老知道,大家都会老,但他从未认真想过自己也有老的一天,直到妻子去世后。

薛老和妻子感情笃深,他们是自由恋爱。妻子曾是一名体操运动员,会跳芭蕾,后来在杭州一所高中任体育教师。在薛老的眼中,妻子几乎无可挑剔,大到搬家装修,小到柴米油盐,她都一手包办,而自己就是一个不会生活的人,不会烧饭,不会交水电费,不会存取钱……是妻子一手教会了他如何使用电饭煲、洗衣机,如何去银行办理存取款,如何选购好的菜品。

妻子生病,整整病了3年。薛老发现,从老到死,告别的时间是很漫长的。妻子在医院最后日子里,睡眠很不好,晚上气喘不过来情况更严重,全靠打针在抢救。她对薛老说:“比死都难过,一口气喘不过来就走了。”她对生命失去了信心,知道自己再也回不了家。她甚至对薛老说:“你去告诉医师,不要抢救,让我轻松地走。”大女儿一家在台湾回来不方便,就由小女儿、薛老还有一位护工轮流照顾。这3年,对薛老夫妻俩都是很煎熬的,体力上的辛苦加上心理上的折磨,几乎承受不了。一次次燃起希望,又再一次失望。薛老心疼妻子,自己到处联系专家,打听特效药,每天都很忙碌,但还是要鼓励妻子,让她有信心,一定要战胜病魔。

然而,2014年,妻子因病离世,薛老感觉天“黑”了一半。再也没有人在自己创作时递上一杯热茶,没有人每天煮好三餐唤他来吃饭,没有人提醒他吃降压药,没有人和他唠叨孩子的琐事,生活仿佛掉进一个无尽黑洞。“梦里见到我夫人,我惊醒,枕边却无人。”那一年,薛老经常泪湿枕巾,精神萎靡。他开始减少创作,原本健谈的他也不爱与人交流,笑容总是勉勉强强。阳台上原本每天必用的跑步机也被搁置一边,落上灰尘。

薛老认为,老人的标准不是“弯着腰,得拄拐杖才能走”,心里已经没有追求才是真老了。妻子去世那一年,薛老78岁,没有让他感兴趣的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下去。时有老友过来相劝,也有老友痛失伴侣,像他一样陷入悲伤无法自拔。在一次安慰老友时,薛老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变“老”了,因为心“老”了。难道接下去的日子都这样过吗?妻子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吧。

终于在妻子离世后一年的光景,薛老写下追思妻子的文字《回天乏术》。“这是我最想写,却又最不愿意写的文章。”薛老说,写下那篇文字后,他决定振奋精神,好好生活。

恢复活力:

自我充实和社会尊重,是体面晚年的动力

从那天起,薛老开始找事做:打开尘封已久的电脑,创作新的文稿;掀掉钢琴上蒙的布,弹上一曲;到网上下载做菜视频,学着炒菜……薛老还特地和小女儿约定,每周要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

看到父亲的改变,小女儿很高兴。父亲之前也很喜欢旅游,她就与远在台湾的姐姐商量,每年都带父亲来一趟出境游。在自己不断的心理暗示和努力下,在亲人的陪伴下,薛老渐渐走出阴霾,做回了对生活充满热情的自己。

薛老现在的生活很规律,他说可以用“刻板”来形容,但是规律的生活对老年人很有益处。每天早晨,他都6点醒来,按摩穴位半小时后起床,到阳台上做一套自己编的健身操。早餐是燕麦粥、牛奶加鸡蛋。上午9点到11点,下午3点到5点半是创作时间,晚饭后先做一套下蹲甩手操,再看新闻、追追剧,晚上10点前入睡。“但是也很难恢复到前些年的状态。”薛老说,以前一天要跑两次跑步机,现在两周一次,已用走路来替代跑步。“老年人更要自律,适当的锻炼和兴趣爱好,让自己身心保持健康。”

亲友曾提出请个阿姨来照顾薛老起居,薛老拒绝了,他说不想依靠别人,真到了离不了人的那一天,他就搬进养老机构寻求专业的护理。但在那之前,他想自己独立生活得再久一些。

“我对人生的最后谢幕没有任何恐惧,夫人的离去带给我无尽的思念,也带给我如何过好晚年的启示,现在我就想坚持自己的喜好,过体面的晚年生活。”薛老觉得,自我充实和社会的尊重,能给他带来很多晚年生活的动力。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