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疏通心灵的“堰塞湖” 关爱边缘性未成年人转化 

2020-05-21 17:16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寿柳可 记者 干婧

“领导你好,我是徐鑫(化名)的家属,您下属的诸暨市巡特警大队民警吴培林、李勇等同志长期关爱着我外甥,教育他,帮扶他,作为家属我深表感谢……”这是一封来自巡特警大队“警暖少年关爱组织”中长期帮扶的一位未成年人的家人寄到局里的感谢信,虽寥寥数语,却质朴感人。

凌晨3点半的农贸市场,到处都是忙碌的景象,微弱的灯光下,商贩和工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这个市场的熟食店里,有着这样一对奇特的老少组合,老人整理,少年辅助,但因不熟练难免有些手忙脚乱。这是徐鑫第一次亲眼目睹他的外婆为生计奔波的模样。

“以前我只知道外婆上夜班,不知道外婆工作这么辛苦,她白天还要照顾我和妹妹,其实都没什么休息时间的,我还老是跟她要钱,她给的太慢还要被我埋怨,我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徐鑫略带哽咽地说道。外婆一言不发,眼角滚出的泪花让人动容,这个和外孙和平共处的画面无疑是她期待已久的。

一年多前,徐鑫从一个好好上学的初中生变成了“不良少年”,家里拿的钱不够花,便和朋友打起了拉车门盗窃车内物品的主意,几次得手之后,愈发猖狂。与此同时,频发的盗窃案也引起了巡特警大队的高度重视。

“他平日不上课,白天睡觉,晚上不是通宵打游戏就是喝酒泡吧,从来不回家,也联系不上。”全程参与走访调查的“警暖少年关爱组织”负责人黄飞说道,“但这本就是个水磨工夫,我们也作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在跟徐鑫家人的交流中,黄飞发现徐鑫的转变正是从妈妈因罪入狱后发生的,他的本质并不坏。

徐鑫妈妈每月都会寄来一封信,但外公外婆书写能力有限,徐鑫更是不愿意写回信,妈妈每一次的信都石沉大海。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民警不厌其烦地给徐鑫做了大量思想工作,慢慢地,徐鑫从不愿意写到主动写,从寥寥几行到事无巨细的交代家中的情况,这态度的转变无疑是巨大的。而徐鑫妈妈收到信后也更有信心,在狱中表现得非常好,有望在年底出狱,这更是给徐鑫打了一剂强心针。

一年多下来,民警三不五时的家访,带着徐鑫去做社会实践、参加公益活动、进行体育锻炼,以交朋友的形式代替说教,邀请心理老师进行心理辅导,民警以身说法巩固教育,终于走进了徐鑫的心。徐鑫学业虽荒废了,但“警暖少年关爱组织”也尽力帮他争取来了初中毕业证,探讨了多套方案努力帮助徐鑫度过这段成长尴尬期。

据悉,“警暖少年关爱组织”在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教育引导后,也形成了丰富的走访档案及一整套现实材料和台帐资料。但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志向和人生目标,不能光靠一个组织的单打独斗,必须与家庭、学校、其他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公益组织协作共治,才能实现固志目标,确保教育引导的长效性。在这基础上,诸暨市巡特警大队“警暖少年关爱组织”与未成年人家庭、学校、关工委、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以及心理辅导老师等多方合作,形成了“各方参与,多方共治”的科学立体教育引导体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