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战疫·直击丨痊愈出院的湖北孩子 在杭州有了“临时妈妈” 

2020-02-05 09:24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李羚子 见习记者 孙磊

高颖给孩子试穿新外套,正好一身。

“我来拎吧!我已经痊愈了!”

2月4日15:30,虎头虎脑的小男生熊熊(化名)从高颖的车里跳下,三五步来到后备箱,抢着拎起几包新买的衣裤食物玩具绘本,“粘”牢高颖,一起回家了。刚刚见面不到1小时的一大一小,将开始整整7天的朝夕相处。

熊熊7岁,来自湖北,刚刚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痊愈出院;高颖32岁,杭州市江干区丁兰街道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

这位染着时髦茶色长发的杭州女子,将成为熊熊的“临时妈妈”。昨晚,是小熊和“临时妈妈”生活的第一晚,他们都说睡得还可以。

“他八点就进被窝了,等他睡着后,我也去洗洗弄弄,差不多10点睡的。”高颖说,自从战疫开始,自己好几天没这么早睡了。

父母还未出院,他有了“临时妈妈”

熊熊的父亲在杭州工作。今年1月18日,熊熊随母亲从湖北某地经武汉,到杭州过年。次日,母亲确诊“新冠”肺炎,送医隔离。原本想着团圆的一家人,没能一起吃上年夜饭,却先后进了医院——1月25日,熊熊和父亲也确诊了。

幸运的是,2月3日下午,熊熊痊愈了——体温正常、肺部CT显示无明显异常、连续两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为阴性。但麻烦的是,他父母还没出院。

7岁的孩子,能去哪里?

“我们绝不能让这个小男孩,在杭州成了‘孤儿’!” 孩子父亲居住地所在的丁兰街道党工委书记周红星和党员干部们开始集体“头脑风暴”,为熊熊物色一名合适的临时监护人。大家琢磨着:“最好是找一户有孩子的家庭,孩子的年龄呢和熊熊相近,比较有经验。”

2月3日晚上8点多,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王雄斌,给街道公共管理办公室的高颖打了电话:“那个武汉来的孩子熊熊治愈出院了,但父母暂时没法照顾他,能否到你家先过渡一周?我们也是考虑,你儿子年纪和熊熊差不多,照顾起来比较顺手,来征求你和你家人的意见。”

“我可以的。我家有120多平方米,这段时间就我一个人住,再加一个小孩没问题。”高颖立刻答应了:“我这一阵忙防疫,小孩放寒假没在家,刚好有一间卧房可以腾出来让熊熊住。我妈就负责买菜!”

“这个活儿,责任很大啊!”王雄斌仔细叮嘱:“接下来的7天,你的工作就是在家照顾这孩子的生活起居,包括保障一日三餐、观察其身体状况、安抚情绪、定时与其家人沟通,有任何情况要第一时间汇报给街道。”

“明白。”大大咧咧的高颖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孩子用这个手机和父母保持联系。

“临时妈妈”用新外套,止住了他的眼泪

2月4日14:45,江干区人民医院的医生把熊熊交给丁兰街道。高颖以临时监护人的身份,填写了一份《杭州市江干区人民医院运转记录》。之后她将孩子带到街道2楼的办公室。

身高130厘米左右的熊熊留着寸头,皮肤黝黑,长得非常结实。他戴着一个普通的蓝白口罩,穿一身黑色衣裤,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双眼滴溜溜地打量着一屋子戴口罩的陌生叔叔阿姨,有问必答。

“你住院时,慌不慌啊?我看你胆子挺大的嘛!”记者逗他几句,孩子慢慢打开了话匣子:“其实我到了医院之后就不咳嗽了。爸爸给了我一个手机,里面有微信,可以随时和他还有妈妈联系。”

熊熊从衣服右口袋掏出手机给记者看,好家伙,这手机有他半个脸那么大!他小心地把手机放回口袋,右手护着袋口,生怕手机滑出来。

听到熊熊三句不离“爸爸妈妈”,高颖打开自己的手机微信:“熊熊,我们来和你妈妈视频一下吧,向她报个平安。”

画面中,熊熊的妈妈不住地感谢高颖:“真是麻烦你们了!熊熊,你要乖,听阿姨的话,别到处趴窗台,知道吗?别太想妈妈……”

听到最后一句“别太想妈妈”,熊熊有点儿呜咽起来,应答中带着哭腔。高颖赶紧关了视频,岔开话题:“来,熊熊,试试新外套。”

一听有新衣服,熊熊马上起身,很利索地脱掉外套,配合高颖试穿——很合适,正好一身!

高颖说,自2月3日晚上她接到“临时妈妈”的任务开始,身边几个同事就分头出动,到附近的世纪联华、物美等超市为熊熊置办个人用品,有孩子的工作人员在群里你一言我一语:

“给他买120还是130的棉服啊?”

“套毛衣的话还是买130吧?买大一点总没错。”

最后,大家花了1000多元,给熊熊买了外套、内衣、用于解闷的飞行棋和绘本故事、填肚子的零食等。

高颖和同事们给孩子购置了衣裤绘本玩具和零食。

在“临时妈妈”家中,等待团圆

一切准备妥当,高颖开车,记者随熊熊钻进后排,一同前去探访这个湖北孩子的新“家”。

熊熊坐在后排正对驾驶室的位置,双手抱着驾驶室沙发,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突然冒出一句:“那个是虎山公园!我去过好几次,爸爸从湖里抓过好几条鱼呢!”

“然后呢?那鱼是红烧还是清蒸啊?”高颖憋不住逗他。熊熊挠挠头笑:“我忘了。”

高颖为孩子腾出了一间卧室。

一进门,高颖就打开左手侧的卧房门,笑眯眯地招呼:“熊熊,来看看你的房间!”

房内正中是一张1.8米的大床,可以供熊熊舒舒服服地滚来滚去;床单和被子、枕套都是灰蓝色的,看着赏心悦目;床对面的书桌上摆放着一排飞机模型,孩子的视线立刻被吸引住了……

高颖把自己孩子的飞机模型玩具摆出来给熊熊玩。

熊熊从卧室转到客厅,再瞧了瞧开放式厨房,满脸好奇。

记者悄悄问高颖:“从外面回家,你不给自己和熊熊消毒吗?”

“他已经痊愈了呀!”她一笑,“反正马上就要从头到脚彻彻底底洗个澡了!熊熊,是我给你洗,还是你自己洗呀?”

熊熊低了低头,腼腆起来:“我还不太会自己洗……”

“啊哟,我儿子10岁了,已经会自己洗澡了;你才7岁,要慢慢学起来了啊!”高颖蹲下身整理包裹,取出新购置的男童衣物:“往后几天,我得让老妈帮忙买点速冻冷食,馄饨、饺子之类的,还有新鲜蔬菜。”

她笑着说:“真是好一阵没下厨了,希望这个‘儿子’别嫌弃我的手艺啊!”

“医生们对我很好,这个阿姨也很好,我一点儿也不慌。”熊熊说,他会在“临时妈妈”家里,安心等候爸爸妈妈回家……

“等你们走了,我们就摘口罩啦!”送记者出门的时候,高颖笑说,孩子经过检查,现在是完全健康的,在家里不戴口罩舒服点。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