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文成泰顺并入高速路网 浙之巅“天路”如歌通途如虹 

2020-01-02 06:44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文文 来逸晨 张帆 通讯员 苏志敏

文成枢纽

从景宁,穿洞宫山和南雁荡,越飞云江,与温州绕城相连,再过连绵群山,终至泰顺。

山一程水一程。这是浙西南最新一条交通大动脉,龙丽温高速在地图上的“走法”。在没有这条高速之前,文成和泰顺两个县城,一直是高速“孤岛”。

1月1日,分三段建设的龙丽温高速,文瑞段率先实现通车,文泰先行段同时打通。文成和泰顺分别并入浙江、福建高速公路路网。

这是浙江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平均海拔超500米,沿线多是杳无人迹的大山深沟。这也是桥梁和隧道最多的一条高速,占比77%。连绵的桥隧穿山越水,筑起通途。

贯通一条坦途

“孤岛”早就想“脱孤”。在浙江交通集团投资建设之前,文成和泰顺尝试过多次,屡屡作罢。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泰顺,犹如浙江“西藏”,有人说修筑文泰高速公路就是建设浙江的“天路”。话虽有些过,但却如实道出了修路之艰难。

如今的文泰4标项目党支部书记章长广回忆了2017年他初次抵达泰顺的场景,“这是我40年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我从没有干过这么难的工程。” 4标全线18.9公里,大多在海拔500米以上的山上,山高,路远,沟深。在这里造路,过了桥就是隧道,施工难度很大。

勘测地形的时候就把他给“看晕了”。文泰高速地形条件复杂,山高谷深、云雾缭绕,有些地方可以用“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来形容。“这里的小气候,我干了一辈子工程也没遇到过,早上雷电交加,中午艳阳高照,最夸张的是,我这边暴雨倾盆,对面500米的山头一滴雨都没下。”

章长广很少发朋友圈,但那次他发了一个“浙之巅,我来了。”让他留下的是一座桥,洪溪特大桥。

一条洪溪,切开群山,形成一个深V峡谷。洪溪特大桥,是浙江海拔最高的工程,也是整个文泰高速最大的节点控制性工程。2020年浙江能否实现县县通高速,就看这里。

最大塔高177.212米,洪溪特大桥被称为中国矮塔斜拉桥之最,主墩承台深嵌绝壁,记者站在桥墩上,谷底到桥面高达230米。大桥牵起两座好几千米的特长隧道,隧道洞口几似直壁。

洪溪特大桥不过500多米,站在大桥的这边看另一边,大声说话都听得到,可要是过去,就要转山转水两个小时。项目部请了最牛的司机,因为悬崖没有着力点,光让挖机爬上去,就花了快两个月。连经验最丰富的“老司机”也纷纷怀疑,这里怎么可能架一座桥、修一条路?!

工程曾一度陷入僵局。以往修路最难的,可能是征迁碰到的土地问题,但这条路因为当地百姓盼之已久,没有一人阻工,政策手续和土地征迁一路绿灯,却在“找人”上碰到麻烦,光是工程的安全科长,前后就跑了3个,最短的干了17天,连工资都没领就走了。

龙丽温指挥部副指挥张仲勇告诉记者,理论上来说,建设洪溪特大桥最少也得4年时间,可给我的时间只有36个月。

全部由一群95后小伙组成的“云豹突击队”,成为洪溪特大桥施工的重要力量。借助系在腰上的安全绳,像“蜘蛛侠”一样攀崖伏壁,打爆破眼、排危石……半年时间,硬是在峭壁深谷间“啃”出了130多个作业面。

1月1日,记者眼前的洪溪特大桥,主塔已经封顶。“泰顺华侨回家祭祖的时候,除了古廊桥,还有人特地带着旅游团来到洪溪特大桥。”章长广说。

护好一泓清波

穿山渡水,飞龙卧波。给造路增添不小挑战的不只有“山高”,还有“水深”。起于文成樟台、止于瑞安市仙降街道,龙丽温高速文瑞段的“桥隧比”高达80.7%,是三段中最高的。40.48公里的路程中,有将近33公里是隧道与桥梁。

如果说文泰的“险”在“山”,那么文瑞的“难”便在“水”。这一点,文瑞第4标段常务经理王斌深有体会。他告诉记者,文瑞高速3跨飞云江,其中有两跨都在第4标段中。这也让“4标”成为文瑞高速6个标段中涉水作业最多的一段。

“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路段需要在水中打桩。”王斌说,4标建设团队每天都在和潮水“拉锯战”,“它来了,我们便走;它一走,我们马上进场干活。”

文瑞4标技术员姚瑞是在项目现场调度施工的那个人。他回忆,每天下午三四时,潮水便会循着飞云江内涌到高速建设的江段,将水位上抬起3到4米,而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大潮日”,涨幅是平日里的两倍。每每至此,围堰中用玻璃胶浇筑成的钢板桩缝会在压力的变化中开始渗水,工人们便要带着机械设备撤离工地,等潮水落了,再抽水进场。而飞云江涨潮,一天两次,还有一次在半夜凌晨。“这样算下来,一天中,我们只有上午11时左右至下午3时左右之间这四五个小时,才能够进行深水段的作业。”每天“下水”的时机一到,姚瑞和队里近10位工人便纷纷从附近岸上的墩位赶来,一头扎进涉水墩位的施工中。

“水”中造路之难,不止在于潮起潮落中只争朝夕,还在于对一汪碧水的尽力守护。

通车仪式现场。本报记者 董旭明 拍友 张一旦 摄

在文瑞第1标段,龙丽温高速跨越了飞云江及其主要支流之一“泗溪河”。泗溪河水注入飞云江后,便汇入温州市最主要的自来水取水库——被称为“温州人的大水缸”的赵山渡水库。

每当把桩基打入河道,和泥带水,总是会产生很多泥浆,为了保护其中的二级饮用水水源, 1标建设团队特地搬来了一种净水“神器”——泥浆箱。然而,传统泥浆箱沉淀净水还不足以守护水库的水质,为此,桩基施工班组长王铁瑞带领工人们集思广益,将泥浆箱进行必要改造:在箱子中加入三层过滤网,倾斜摆放。

“污泥泵将泥浆抽入箱内,随后会在这里经过三道过滤。”文瑞1标总工程师仝鹏飞解释:第一道,过滤直径5厘米以上的大碎石;第二道,过滤直径2厘米至5厘米之间的小碎石;第三道,过滤直径5毫米以上的碎渣;而滤网被放置成斜面,滤出的石子、渣渣会通过便桥,从箱子侧面的孔中流出、收集。三次滤过后的水,还将被静置许久,待里面更小的碎屑也已沉淀分层,再将上层的清水排回飞云江、泗溪河。

“每隔一个小时,打桩工人们会轮流前去检查滤网,并将滞留在上面的滤渣清理掉,这也是我们的一项特别任务,把滴滴清水还给江河。”仝鹏飞说,后来,凝聚了“1标人”智慧的新型泥浆箱,被推广应用到项目其他涉水标段。

就这样,自2016年12月15日开工至今,一条文瑞高速,便被“清清”安放在了绿水青山间,不打扰一袭清波,不带去一片污浊。

自成一道风景

龙丽温高速串起的景宁、文成和泰顺三地,是浙江的“大花园”,因此,这条路也成为了“颜值担当”。

因为桥隧比占据了绝对优势,龙丽温高速俨然成为了“桥梁俱乐部”,不仅考虑实用性,也考虑美观程度。

如一道彩虹,泰顺南浦溪的深山峡谷之间,横卧着一座红色拱桥——南浦溪大桥。在深山中,自成一道风景。“以前这里压根没人来,现在已经有人来写生和摄影了,就画这座桥。”张仲勇说。

“这是条高颜值高速。”省交通集团高速公路管理部总经理袁迎捷说。例如,叶麻尖特长隧道洞口采用屋檐仿古式洞门,在左右洞间设置明渠,打造“跌水流瀑”,游客开车经过时便可联想到百丈飞瀑。文成段高岭头水库特大桥计划融入畲族风情进行建设,为大桥涂装上畲族特色服饰中鲜艳的红色。

从龙丽温互通开下去,到达沿线主要景点的车程均在20分钟左右,这是高速公路设计之初就已经定好的。“我们要打通的是一个快达慢游的交通体系,高速距离景点不能太远,今后游客从西坑互通下高速,至刘基故里景区约22公里,距飞云湖景区约48公里。”文成县旅游发展中心副书记赵惠文说,文成有4个4A级景区、20个景区村,都分布在高速沿线。

南浦溪大桥旁边,有个泰顺的千年古村落——库村。为了不打扰这座古村落,在修库村周边这段高速时,常用的爆破手法是被禁用的,“这里一点炸药都没用。”张仲勇告诉记者,这段采取的是静态施工,高速从村背后“横架而过”,“村子依旧很安宁,听不到施工的噪音,也从来没听说村民被石子砸到过。”库村村民包登峰告诉记者。

站在库村中轴线望向这条“空中高速”,并没有给人造成什么违和感,这条路就像“轻轻”地被安放在青山绿水间。张仲勇说,“龙丽温本身就是景区化高速公路,不仅要通景造景,也要融景。”

通路后,最大受益非旅游产业莫属。在泰顺廊桥文化园开了一家农家乐的陈林华,曾经听到过客人埋怨山高路远,“廊桥是好看,但来一趟也真不容易。”客人们的话,陈林华这下有底气回应了,“等文泰高速通了,温州市区到我们这里能快1个小时呢!”

黄靖和刘艳是文成一对90后夫妻,2013年,在意大利做生意的黄靖夫妇决定拿出500多万元,回乡建民宿。“身边朋友都认为文成山高路远,民宿开不下去。”黄靖笑着说。2018年7月,他们位于百丈漈镇的民宿试营业,生意火爆。一周时间两个月内的房间全部预定了出去。于是,他们开了第二间民宿。“文瑞段通车后,我预计入住率还能增加17%。”黄靖早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他已经着手增加民宿房间和种植果园、蔬菜地,开发亲子游项目,甚至还计划在文成开第三间民宿。

“山水美景、特色山货都将打开更广阔的通道,我们也能够奔上绿富美的致富高速路了。” 陈林华的话,道出了泰顺、文成两地人的心声。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