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0℃-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口腔医师的职业姿势:直径30厘米的圆凳 一天连坐8小时 

2019-12-01 20:14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纪驭亚 通讯员 叶飘 林杨青

“口腔医师的职业姿势,要求戴着大口罩、穿着白大褂,坐在直径不到30cm的升降圆凳上,左手拿着口腔镜,手臂与身体几乎成90度,眼睛必须全神贯注盯着口腔镜反射聚焦的治疗点,右手拿着各种器械和工具悬空作业。因为这种姿势工作状态时必须固化,所以肌健劳损、颈椎疼痛、血管压迫几乎成为所有口腔医师的职业病……我夫人何医师从事口腔工作已经32年,以前对她的职业姿势我也熟视无睹,一直到近几年我经常给她背上按摩和贴止痛膏,我才认真去了解过因为职业姿势让她全身疼痛的原因……”

这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何建芳副主任医师的先生何海文写的一篇短文。

看到先生的这篇短文,何建芳本人觉得非常意外。“其实如果不是他写出来,我自己还没意识到这个姿势的辛苦,这么多年都习惯成自然了,就像吃饭喝水的动作一样。”何建芳说。

何建芳出生于1967年,1988年从浙江医科大学毕业,同年参加工作。三十多年来,加班加点连轴运转已成常事,最多时候一天接诊20多个口腔综合治疗病例,有些复杂病例从多个牙一次性根管治疗到完成烤瓷固定修复模型,持续治疗状态四个小时以上。

除了完成临床任务,何建芳自2006年以来负责华家池诊疗中心的日常运营管理,医疗质控和院感管理,还有任务不轻的教学任务,培养年轻医生团队,以及与校医院的合作配合等。

省口腔2.jpg

高强度的临床工作,何建芳与所有口腔医师一样都有颈椎病、肩颈肌腱劳损等职业病。就算最平常的姿势,用左手拿口腔镜支撑患者口角,拉开颊部,差不多一整天都是固定角度持续用力,导致左侧肩颈肌腱强直僵硬,稍微一用力就疼痛难忍,有时候换个姿势都疼很久。

对于她在事业上的热爱与付出,先生何海文非常理解她的坚持和辛苦。何建芳笑说:“他曾跟我说,我的手是用来为患者减轻痛苦的,不是用来做家务。”这份体贴在生活中付诸行动,他总是尽量让何建芳下班在家时有充足的休息,井井有条地安排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一有空就为何建芳按摩,督促她适当运动,还坚持陪她去江边散步,放松肌肉。

工作当然是辛苦的,但何建芳并不为这个职业选择后悔。“四十年前,刚入大学时我的老师是这样说的:全国口腔医师缺乏的情况非常严重,目前(1983年)一个口腔医生要面对16万人口的服务受众。当时我深受震撼,这段话也记了四十年,可以说启迪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是我坚持在口腔临床岗位上的初心。现在随着祖国的强盛,这种情况当然有极大的改善,但我的初心一刻不曾忘记。”何建芳说。

何建芳的办公室有许多患者与家属送的锦旗、感谢信,甚至还有不少牌匾。其中一块是一位85岁老人送的,这位老人多年来饱受缺牙龋齿等困扰,进食很困难,连续在多家医院问诊都因为年纪太大治疗风险太高被拒绝,最终在何建芳的综合治疗下恢复了咀嚼功能。老人非常感谢,特地送了牌匾过来。

对此,何建芳有些无奈,“患者觉得满意就好,花钱做这些真的没必要”。她想了想,补充道:“当然,这些也是激励我更加努力工作的动力。”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