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2℃-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看哭!海宁七旬父母照顾49岁“婴儿”,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离不弃” 

2019-11-05 15:1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贺洁靓

28年,10200多个日日夜夜,从中年到老年,72岁的崔金甫和71岁的老伴始终在患精神疾病的儿子床边,不离不弃。

洗脸、擦手、把饭端在床边、换隔尿垫、清理大小便……他们说,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把儿子照顾好。

原本古稀之年,他们应该像其他老人一样,每天悠闲地喝喝茶、天气好时出门遛遛弯、看着儿女从结婚到生子,享受着天伦之乐,崔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守护患精神疾病的儿子28载,相守走过的这28年,又有多少心酸泪水?一切还要从那场变故说起。

心酸的往事

近日,报姐来到硖石街道某小区,这是崔金甫的家。

一开始,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崔金甫夫妇婚后生育了两个孩子。女儿乖巧懂事,成年后在皮件厂上班;儿子虽然话不多,但很听话,初中毕业后就在东山一家厂里工作。

女儿的生命是在她19岁那年画上的终止符。那是在1991年的某一天晚上,她上完夜班骑着自行车在回家路上时,不幸遇害,第二天尸体被一位农民在稻田里发现……

不带商量,不留余地,女儿就这样走了,这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噩耗,让一家人难以接受。从那天起,崔金甫家的生活没有按下停止键,但好像按下了静音键。

小崔只比妹妹大三岁。在妹妹去世后,小崔成了父母的精神寄托。

谁也没想到,因为无法接受妹妹的离世,小崔开始变得精神恍惚,嘴里经常嘟哝着“我妹妹找不到了”,有时,一个人跑出去说要找妹妹。

“他把脑子给急坏了,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崔金甫说。

说起往事,崔金甫泪流满面

之后的小崔越来越“不作数”了。崔金甫曾费力地带着儿子去过湖州、上海等医院的精神科看病,但小崔总会反抗,就连住院时也不肯配合吃药。对于精神病患者,按时服药是最基本的治疗,不吃药就不容易好,会容易发病。

1996年,一位个头高高、和崔金甫年纪相仿的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告诉他:“老崔,你儿子的病,我也没办法了。”

老崔夫妇早就过了最佳生育年龄,自然怀孕再生一个孩子的可能性不大。曾有人劝他们再领养一个,他们有很大的顾虑,“领养一个不太现实,再说,儿子生病了,更需要我们照顾。”

从那以后,崔金甫夫妇就把儿子带回家照料。

难管的49岁“婴儿”

环顾四周,崔金甫家里装修比较简单,但干净整洁、物件摆放有序,一间小卧室里,放着几包加大号的成人隔尿垫,还有一些牛奶。

在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除了住着老夫妻外,还有他们的儿子。一间朝南的房间,是儿子小崔的卧室。小崔今年已经49岁,他侧躺在床上,身形伛偻,人很瘦。

他是一名重度精神残疾患者。由于长期卧床,小崔的肌肉萎缩,全身僵化,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能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照料也越来越艰难。

“比婴儿还难管几十倍,婴儿还可以抱在手里。”崔金甫望着床上的儿子,叹了口气。见儿子的双腿露在外面,崔金甫又俯下身子,帮儿子把被子掩好。

老夫妻俩就像管婴儿一样管着中年的儿子,喂饭、擦身、洗脸,换尿布、端屎端尿……

眼前的崔金甫头发已经花白,满脸皱纹,每一道皱纹都在诉说着曾经经历的风霜。

一提起当年的往事,原本笑容还挂在嘴角的老夫妻,鼻子就开始发酸。

如今,虽然时间过去了28年,可总有些时候,老夫妻会触景生情,眼泪决堤。“心里始终有一个结,很痛,放不下。”崔金甫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他微微把头偏向一边,拿着餐巾纸似不经意地擦拭了一下眼睛。

被打两次,被抓伤无数次

到了崔金甫这个年纪的人,共同的话题只有儿孙两个字。然而,对老崔夫妇来说,每天早上起床后,帮儿子洗脸、擦手,把饭端在床边,每隔半小时就要去房间看看,换隔尿垫、清理大小便……这些成了他们每天都要做的“必修课”。

“我要是不给他洗洗晒晒,他的屋子就散发臭味,没法住了。”老崔的妻子说。

在平时照料中,夫妻俩是小心再小心。不但不让儿子着凉,也不让儿子热着。老崔还给儿子买了一台像风扇一样的取暖器,到了冬天,就放在床边为他取暖。小崔不会自己喝水,崔金甫就买来带吸管的牛奶给他喝,一日三餐按时送到房间里。

2014年,因为房子拆迁,崔金甫一家暂时搬进了简易活动板房中过渡,到了夏天活动板房内有些闷热,“孩子”就闹事了,照顾起来更加难,一天要多擦好几次身体,多换好几套衣服,老崔特地花了几千元为儿子购买了空调。

由于儿子精神失常,被骂,被吐口水,这对崔金甫夫妇来说,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崔金甫曾经还被儿子一拳命中眉角。“我被他打过两次,被抓伤无数次。”他说。

自从儿子患病以来,除了带他去医院治疗,老崔夫妇几乎没有出过远门,连喝喜酒都只能一个人去,另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儿子。他们总是见缝插针地收拾家,准备着下一顿饭菜。

他们更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晚上只要听到儿子房间有响动,就会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跑过去看看他是不是摔了。

年纪渐大,力不从心…

这还不算,最忙的时候,就是当年家里的土地还没有征迁之前,崔金甫还承包了经济开发区(海昌街道)光耀村70多亩葡萄地,天还没亮,他就要起床打理葡萄园,忙完后回到家再伺候儿子。如今,形容那段时光,像陀螺一样转,恨不得插上翅膀。

随着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有时,崔金甫也会觉得自己力不从心。“年纪大了,力气越来越小。”比如,帮儿子洗头时,对方会烦躁地把盆里的水全部打翻在床上,床单湿了一大块。每到这时,崔金甫的双手要穿过儿子的胳膊,略显吃力地把他拖抱下床,而妻子就要抓紧换下一块干净的床单。

夫妻两人除了忍受“空巢”所带来的孤寂,还会遇到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家里的电灯坏了、煤气瓶没气了、下水道堵住了……生活的小麻烦,让他们渐感力不从心。

崔金甫和老伴

直到现在,他们也不理解为什么邻居们、认识他们的人都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是“值得敬佩的”。在老夫妇看来,“照顾自己的儿子,这是最平常不过了。”

他们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儿子有一天能重新站起来,“可这怎么可能呢?”老崔马上就会重新面对现实,顿了顿他又说:“只要活着有一口气,就不放弃,总归是自己的孩子啊!”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