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8℃-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瓯海校园“空间革命”引热议 取消校长室只是第一步 

2019-10-19 11:03 |温州新闻客户端 |洪越风 章会 黄冰娥

温州日报头版10月17日刊发《这些学校的“校长室”不见了——瓯海中小学开启校园“空间革命”》(☜点击链接阅读原文)一文后,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各中小学教师、家长,本地教育专业人士以及国内知名专家,都对这项大胆改革表达自己的看法,他们普遍认为,取消行政楼、校长室还只是改革的第一步,真正把“以学生为中心”落到学校治理体制的每个环节,才是改革的根本,期待这项改革有更多的配套举措。

温州大学城附属学校的一些家长将本报报道转发到家委会的群里,家长们纷纷点赞,认为这样的调整感觉起码找校长交流方便了,也有家长对此项改革的持久性持观望态度。

温州大学城附属学校校长、浙江省特级教师 陈加仓

瓯海的“去行政化”改革是生态教育与生本意识觉醒的助推器。

“我们学校建校之初就秉承‘创每个孩子回味一生的教育’的理念,在课程设置、课堂变革、德育深化等顶层设计上处处体现生本思想,但形式上却一直没有做到位。”今年8月底,借这次改革的东风,学校在开学第一周即完成办公室空间变革,打通办公区域局限,形成各部门联合办公,成立五大中心:学校发展指导中心、学校发展综治中心、师生发展服务中心、学术研究中心、接待中心。各中心功能互补,形成联动机制。从目前运作这一个多月来看,有点“生本思想”从理念到形式同时到位的感觉,期盼未来联动更顺畅。

温州市高铁新城实验学校教师 曾劲词

作为一名有着十多年教龄、在三所不同学校呆过的老教师,我现在明显感觉到学校与以往有着不同的生态:教师与行政、学生与学生工作处的老师之间的关系亲密许多,事情处理更高效。

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学校“去行政化”的成效。9月以来,学校撤了校长室,教学楼一楼建了“行政议事室”,校长每天都会出现在教学楼各楼层,有事见面可以随时交流和汇报,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

温州外国语学校副校长 钟伟平

作为旁观者,我有一些实实在在的疑虑,比如,校长办公室和行政楼是取消还是改变位置?如果取消,校长及其他管理人员是否还有处理日常事务的相对私密的空间?因为管理团队坐到年级、学部办公,其实并不新鲜,我自己就是坐在高中学部办公室和其他管理成员一起办公的。

不可否认,瓯海的这项改革实际上是对学校管理者更新管理理念的一次倒逼,教育管理者必须降低管理重心,扎在师生中间,一线接触家长,实现学校扁平化管理,才能最终实现学校的高品质发展。

一位家长在温州日报微信公号后台留言

撤掉行政楼和校长室应该只是改革的开始和外在形式,关键是其背后蕴含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是否落到实处,能不能带来学校、学生面貌的根本变化。不然,只是办公室规格调整,坚持不了多久,注定走不远。

国内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对于温州基础教育的这项大胆改革,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这种做法值得肯定!”

学校要建立现代学校制度,要实现教育家办学,就必须转变理念。瓯海变行政楼为教师服务中心和学生服务中心,体现办学治理理念的转变,学校的行政部门本来就应该是为教师服务和为学生服务的,而不是去指挥教师、管理学生的。当然,这种行政布局的调整应该只是转变的第一步,今后要实现真正的转变,还必须从实质上进行转变,比如对教师的考核评价,是不是实行教师同行评价?对学生的管理是不是实行民主管理?有没有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即便成立服务中心,可能还是行政治校,没法做到教育家治校。

瓯海区教师发展中心主任李玉宇告诉记者,瓯海这次教育改革主要是想通过“去行政化”的点来撬动整个改革,计划用一年的时间分阶段实施推进,包括顶层设计、实践推进、搭建平台和研讨引导,同时,瓯海区教育局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工作专班,通过建立减负机制、确保经费到位、优化评价机制等方面工作,上下联动,确保改革顺利实施。

(原标题《瓯海校园“空间革命”引发热议 取消“校长室”是改革第一步》,编辑 夏卢克)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