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0℃-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逼仄又高龄的衢州府山社区,是如何迈向文明绿色的—— 老旧小区祛病记 

2019-10-15 06: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梅玲玲 区委报道组 周盛

衢州老城区市中心的府山社区热闹非凡,特别是辖区里一条长800余米、宽仅8米的马站底小巷,因汇聚各种美食,更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穿过这条狭长的小巷,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府山社区的办公楼。

“肯定想不到吧,这么热闹的美食街,今年以来都还没接到附近居民对商户的投诉呢。”社区主任徐洁艳笑着对我们说。

府山社区,一个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开放式小区,辖区内只有两幢房子有物业管理,沿街店铺多、流动人口多、矛盾纠纷多。然而,就是这个被徐洁艳戏称为“三多”的老社区,近年来竟先后获得国家绿色社区、省级文明社区等荣誉称号。

0.57平方公里却住着12000人,如此逼仄又高龄的老小区,是如何“螺蛳壳里做道场”,焕发出新生命力的?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展开了蹲点采访。

红管家

服务邻居很贴心

上午,位于人防路上的府山公园人气正旺。以公园大门为起点,社区“红管家”杜英雄带我们绕社区转了一圈。她发现,长竿街附近有不少非机动车乱停乱放。“这样停放太不文明,有损社区形象。”杜英雄一边嘀咕,一边掏出手机拍照片发到社区“红管家”微信群。不一会儿,她反映的问题得到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回复:“收到,您反映的情况我们马上处理。”

作为社区里的“红管家”,热心的退休老党员杜英雄总是抽空在辖区内巡逻,一旦发现问题就积极汇报。

“老杜,今天在忙啥呢?”经过长竿街时,74岁的居民陈春标远远地跟我们打招呼。“我在府山社区住了大半辈子。现在老百姓有事情不仅可以找社区干部,还可以在家门口找‘红管家’,方便多了。”陈春标向我们介绍,杜英雄就是自己那栋楼的“红管家”,楼道上都有她的联系方式和手机号码。

“她的能力跟名字一样,可强了!”陈春标边说边给杜英雄竖起大拇指,“我们居住的这栋老房子,排污管老化出现渗水,有几户人家上个厕所还要打伞。我们也没有物业维修基金。杜英雄一一做通大家的思想工作。最后,我们6户人家自掏腰包,请专业公司重新统一换装排污管。”

“红管家”要负责哪些事情?有报酬吗?我们把目光转向杜英雄。

“生病要去看、民意要去听、政策要去讲、吵架要去劝、困难要去帮……”杜英雄扳着手指告诉我们,他们都是义务劳动,今天还要挨家挨户去收卫生费,能解决的就现场帮忙解决,不能解决的就帮忙跑腿,把情况反映给社区。“小区就是我们的家,能为‘家里人’服务,让‘家’更和谐,我们也很开心。”杜英雄笑着说。

徐洁艳说,府山社区有常住居民4500余户,但社区工作人员只有10人。如何服务好这么多的社区居民,一直是社区的一块心病,单靠社区工作人员,即使每天加班加点也处理不完。“幸亏有了‘红管家’!”她对我们说。

我们在社区楼道口数了数,像杜英雄这样的“红管家”,在府山社区共有73个。他们都是社区在职在册的党员,之所以能被选聘为“红管家”,主要是由于他们在小区里比较有事业心、有一定组织管理能力和较好的群众基础,容易开展工作。

把居民群众当家人、把群众诉求当家事、把群众工作当家业。于是,一套以每栋楼为管理单元、“红管家”为骨干力量的区域性社区治理网络在府山社区应运而生。根据规定,每个“红管家”联系一栋楼的居民,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在社区每月召开一次的会议上,他们还要报变化、报隐患、报动向。

就这样,楼道里的灯坏了,有人及时来修理;居民没地方晒衣服了,有人设起爱心晾衣角……一大批居民们反映的大小民生事,在“红管家”的帮助下得到了解决。

老娘舅

化解矛盾不上交

转了一圈,我们又回到府山社区办公楼。刚走到门口,一楼左侧的老街坊调解工作室里传来了声音:“您分析得很有道理,我们听您的。”原来是两位居民拿着已经签好的《调解协议书》,正在向“老娘舅”周樟土连连道谢。

| “老娘舅”开展邻里系列活动。 图片由社区提供

“说起来,也真是有点难为情。”居住在马站底9幢2单元的张女士告诉我们,不久前,她家在改装防盗窗的时候,宽度超过原防盗窗,占用了公共部分。邻居张先生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为此,两户人家争吵数次,谁也不服,最后找到了“老娘舅”周樟土。

周樟土觉得,张女士改装防盗窗,占用了公共部分,虽没有明文规定不能用,但事先应该先和邻居进行沟通。他还对张先生说,邻居来衢州创业,风土人情不是很了解,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有事,邻居之间还可以帮衬着点。

经过一番劝解,张女士提出,一次性给张先生500元作为经济补偿,并承诺,以后如果装修涉及到公共部分,会事先同他协商。

“我也是堵着这口气,心里不舒服。”当着我们的面,张先生主动伸出手和张女士握手言和,“出了这个门,事情就算过去了。”

看着两户人家的矛盾得到成功化解,周樟土一脸高兴,端起水杯连喝好几大口。“我们在调解矛盾的时候,一定要公平公正,群众才会信服。”他还告诉我们,从柯城区人大法制办工作退休后,每周一到周五的早上,他都会准时到“老街坊”调解工作室报到。退休后还在忙碌,周樟土却一点不觉得辛苦。有时候调解一起矛盾,往往要来回跑很多趟,有时也是“五味杂陈”。但每当看到一起矛盾纠纷得到成功化解,他感到非常充实。

在“老街坊”工作室的墙壁上,悬挂着9名“老娘舅”的资料介绍。我们看到,他们中有在职党员、退休党员、楼道小组长和法律顾问。“社区邻里之间出现矛盾纠纷是常有之事,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引发社会矛盾。我们这些‘老娘舅’的生活阅历相对丰富,调解时能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所以社区的一大批矛盾纠纷基本能达成和解。”周樟土说。

| “老娘舅”周樟土给居民调解矛盾。 通讯员 周盛 摄

府山街道综治办负责人告诉我们,以前,一些社区纠纷需要请派出所民警过来协助解决,有些纠纷由于没有得到及时化解,导致双方矛盾加深,“2012年‘老街坊’调解工作室成立以来,已经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0多起,调解成功率100%,群众满意率100%,从未有矛盾上交。”

邻里矛盾化解固然重要,但如果邻里关系融洽了,矛盾也会减少。周樟土告诉我们,他跟工作室的这些“老娘舅”们还经常联合社区以及有关单位和部门,开展楼道运动会等活动,拉近邻里关系。

红手印

签订承诺担起责

走访下来,我们发现,辖区内的小区大多没有物业,也没有业主联合委员会。当小区发生牵涉面广的事情,他们如何来解决?由谁来做主?

“我们有‘红手印’文明议事会。来,我带你们到南湖府苑小区看看。”徐洁艳说,那里还是“红手印”文明议事会诞生地。

刚到小区门口,我们就遇到了身穿红马甲、手拿钳子的陈瑛。她正在巡查小区的卫生情况。徐洁艳赶紧打起了招呼:“陈大姐,这么大热天,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闲着也是闲着,看到环境变好,我们的心情也好了。”陈瑛是南湖府苑小区的居民,也是社区“爱妈巡逻队”的一名成员。每周,她都会和另外一位队员轮流在附近巡查一次,从不落下。

徐洁艳笑着告诉我们:“陈瑛现在很热心,但以前,她可是小区的‘火药桶’,不仅在家门口搭建塑料棚,还在绿地上种菜。一有社区工作人员来劝导,她就扯开喉咙开骂。”

“那时不让人发火才怪!老小区没有物业,加上最近这两年房子买卖多,住的人也复杂起来,小区管理很不好。”陈瑛说,看到小区“脏乱差”,想发火的不止她一个,大家都有不满。

自家事,自家议,按下“红手印”,谁也别想扯皮。于是,由小区党员发起,街道领导干部、社区红管家、居民代表参与的“红手印”文明议事会由此产生。

“架空层外的洗手池算乱搭乱建吗?”“绿化带种菜问题解决了,可是为什么我家门前还有两块绿化带光秃秃的没铺草皮呢?”陈瑛对去年7月6日的现场会印象深刻,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气氛相当热烈。一轮商议之后,参会人员形成一致意见,共同签订“整治小区十乱”承诺书,并按下红手印。

我们翻开这份手写的承诺书,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印着17个人的手指印。“它不仅激发了党员的先锋模范和责任担当意识,更重要的是对于小区治理,大家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变为‘居民的事居民商量着办’。”徐洁艳补充道。

陈瑛的改变,正是从她摁下红手印开始。府山社区许多“老大难”问题,也开始得到解决。

“多亏了‘红手印’文明议事会,这里经营了17年的‘前店后开门’现象终于彻底没了。”居住在马站底10幢的居民孔先生感慨地说。

我们看到,马站底8幢和10幢中间庭院呈井字形分布,一楼店铺沿街道呈南北向排列,两幢住宅则呈东西向,横架于这两排店铺之上。住户出入都要经过店铺中间的南北通道。

“原先这些餐饮店开了后门,在后门放煤炉、洗菜洗碗,整个通道弄得又脏又臭。我们这两幢的住户真是叫苦不迭。”孔先生不禁激动起来,“‘红手印’文明议事会威力真大,住户、商家、相关部门一起坐下来商议,一起摁红手印,结果,27扇后门全部给封了,17年没能解决的棘手问题终于给解决了。”

| 府山社区党群服务中心。 拍友 卢颖 摄

“议事结果通过签承诺书、摁红手印的形式,也是提升约束性,避免后遗症和结果反复。”徐洁艳统计了下,截至目前,借助“红手印”文明议事会,已推进14次克难攻坚行动顺利实施。社区的基层治理,在干部和群众的努力下,正焕发出别样的生机。

蹲点感悟:共治是良方

梅玲玲

社区是家的港湾,承载着千家万户的幸福,但那些“高龄”、失管的老旧小区,却给人添了不少烦恼。

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老旧小区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如何让这些老旧社区不“伤筋动骨”,就能实现“脱胎换骨”?

记者蹲点府山社区,发现他们的治理秘诀,可归纳为三句话:社区靠群众、群众靠发动、发动靠党员带动。

楼道“红管家”,一起来管家;热心“老街坊”,让矛盾不出社区;文明议事会,让居民成“话事人”……府山社区探索的基层治理模式,以“家人治家”的理念,给老旧小区开出“良方”。这个过程中,社区管理者转变“台前角色”,化身为幕后的引导者,引领各方力量共同参与,共同管理,共同维护。

社区是社会治理最基层的单元。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府山社区所探索的基层治理模式,恰恰为当前构建社区治理体系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