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7℃--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口述浙江体育史丨朱云儿:70年“举重若轻”的人生 

2019-09-29 14:01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黄维 郦琪琛 编辑 俞吉吉

70周年栏目(口述历史).jpg

人物简介:朱云儿,男,1949年出生。浙江杭州人。两届举重奥运冠军占旭刚启蒙教练。1969年,从省商业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开化县工作。1984年,倡办开化县举重队,先后出任教练、总教练。曾任开化县少体校校长,开化县体委副主任、主任,开化县体育局局长,开化县政协副主席。至今,仍坚持在一线带训。

微信图片_20190825134051.jpg

我叫朱云儿。今年70岁,正好与共和国同龄。更巧的是,生日离10月1日相差只有二十多天。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很有幸见证中国体育、浙江体育从小到大、由弱到强。如果我的人生分为前后两个阶段,35岁正好是分界线。1984年,由我倡议组建了开化县举重队。这之后的35年,我与举重结下不解之缘。

如果说,作为两届奥运冠军占旭刚的启蒙教练,我是幸运的;那么,接近退休的年龄时,被选中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重比赛的筹办,那是最自豪的。从2006年到2008年,在北京一呆就是两年。在学中干,在干中学,特别充实。

遗憾吗?当然也有。我从杭州下乡到开化,几乎照顾不到双亲。2007年,老父亲病重去世,老母亲反而安慰我,说工作忙甭赶回来了。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也没有为老人家送终。这是最大的遗憾。相信,老父亲会原谅的。

本色:“请叫我朱老师”

走在开化的大街小巷,称呼我什么的都有。有的叫我“朱主席”,有的叫我“朱局长”,也有的叫我“朱老师”。都没有错。我先后担任过开化县体育局局长、县政协副主席。但我最喜欢的称呼是“朱老师”。

现在,即便70岁了。我仍然坚持在县少体校带训。每天下午,自己开车把孩子从学校接上,接到县少体校,一般训练两个小时,吃过晚饭把孩子送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习惯了。当别人叫我一声“朱老师”,心满意足,再累再苦都值得。这是我一生的职业,也是我一生的骄傲。县里每年都会组织老同志疗休养,我几乎从来没有去过,舍不得孩子们,割舍不了举重这项运动。如果有需要,我愿意一直带下去。

缘起: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我与举重,有五十多年的渊源了。

这还得从少年时说起。很多人可能以为,我就出生在开化,其实不是。我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我家住在城隍山脚下,就是现在的宋太庙遗址广场一带。小时候,经常爬城隍山。一些大叔大伯会在空地上举石锁。这很是吸引我,也常常去练练手。

1965年,当时的杭州市体委还在解放路的“青年会”办公。有一次,一位八一队的举重教练来表演,把我给看呆了。后来,写了一封信表达“试一试”想法,得到热情回应。

这样,我第一次正式接触了举重。不久,到省商业学校读书。学校在城北的卖鱼桥,到解放路比较远。教练很体谅我,不仅帮我报销五分钱的公交车票,还常常等我放学后赶去“开小灶”。断断续续练了一两年,底气有了,信心也足了。

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后,学校不正常开课,举重训练也不得不中断了。一直到1969年,二十岁,毕业了。当时整个社会都在“闹革命”,谁都没有心思帮我们分配工作。不知怎么搞的,七弄八弄把我们分配到县一级的商业系统。其中,我与其他17位同学分配到了开化县。

微信图片_20190825134058.jpg

开化县一穷二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当地流传的顺口溜:小小开化城,三爿豆腐店。老爷打屁股,城外听得见。到达开化后,很长一段时间等待分配。没事情,我又想到了举重。辗转打听到,开化中学有一副杠铃,特地去借用。这才发现,并不是标准杠铃,机械工人自己打造的,很粗糙。不过,我已经很心满意足。

后来,我分配到山区乡镇的供销社当售货员。平时,也喜欢与当地的农民“切磋切磋”,比力气、扳手腕等。周围三邻五村小有名气。

没想到,这个爱好居然改变了我的命运。在开化呆了几年后,大概是1974年左右,当时的省体委举办举重教练培训班。开化县体委找到了我,推荐我去参加。我求之不得啊。1975年,我被借调到县体委工作。一直从事与举重训练有关的工作。

辉煌:“旭刚啊,是有天赋的……”

1984年,开化县少体校成立。说起少体校,当时其实就只有举重项目。

这一年,举办了洛杉矶奥运会。这是新中国后,中国首次恢复参加。中国共夺得了15枚金牌,其中4枚由举重项目摘得。这给我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梦想着,有朝一日我的孩子,也能够站上奥运最高领奖台。

这一年,占旭刚正好10岁。

我到南门小学选材。一个瘦瘦小小、文文气气的男孩引起我的注意。这个10岁的孩子体重才30公斤,但立定跳远能蹦出2米10。他就是占旭刚!我问他想不想练举重,小旭刚满心欢喜答应了。不料,他的父母却有所顾虑。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没前途,个子又会长不高。我当即拍胸脯保证:无论是身高还是成绩,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然你们可以找我算账!

这样,占旭刚进了开化县举重队。洛杉矶奥运会后,我送给他一本书《闪光的金牌》。书中讲述的是我国优秀运动员为国争光的事迹。我告诉旭刚,你也一定能做得到!占旭刚要为国争光,以及升国旗、奏国歌的梦想,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当时的开化县少体校,条件什么艰苦。训练地点在一座破旧的平房。连训练的器材,也只有两副杠铃,一副是向县体委要来的,另一副是县农机厂打磨的。后来逐渐改善,县里花了5万元修了一座楼房。训练、住宿都在一起。我每天都起很早,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五点多就醒来。清晨要出早操。旭刚年龄小,比较照顾他,会让他多睡一会儿。白天学校读书,傍晚放学后再训练,孩子们都比较辛苦的。

微信图片_20190825134102.jpg

当时,我家也住在少体校。与孩子们的宿舍就一墙之隔。所以,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围着训练转。旭刚年纪小,又比较调皮,我怕他睡不好,干脆让他住在我家。我自己就睡在沙发上,一睡就是好几年。一两年后,占旭刚崭露头角。省里的、全国的比赛,我都会陪他参加。1986年,我带队员出征省运会,拿了不少奖牌,回到开化拍大合影。大一点的孩子提议,借几块奖牌给还没到参赛年龄的小队员,挂在脖子上神气点。年龄最小的占旭刚却不乐意了,他说挂别人的奖牌没意思!

1987年,13岁的占旭刚进了浙江省队。后来的事,大家都很清楚。1996年亚特兰大、2000年悉尼,两届奥运会上占旭刚都夺得了金牌。

我印象最深的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开化县向迎接英雄一样迎接占旭刚凯旋。从华埠镇(开化县所辖)到县城,几十公里数万群众夹道欢迎。占旭刚乘坐在敞篷车上,频频向群众挥手,群众致以经久不息的掌声、欢呼声。二十多年过去,对这一幕幕感人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微信图片_20190825134109.jpg

自豪:体育在开化的地位很高

在开化,占旭刚是一张名片,举重也是一张金字招牌。我这里有组数据:自1984年以来,63人次获得全国少年举重比赛前六名,有222人在全省青少年举重比赛中获得单项第一名,还有40人、128次在省级比赛中打破各年龄段纪录。这些正是我最自豪的。也因此,体育在开化的地位很高。

这些年,省里、市里、县里,都对开化举重关爱有加。当时,县少体校条件十分艰苦。省里、市里都支持易地新建,出钱、出政策,县里也留出了最好的土地。2001年,建成开化县体育馆(现在改名为“占旭刚体育馆”,也体现出对占旭刚、对举重的关爱),县少体校也搬了进来。还特地设立了“奥运冠军占旭刚陈列馆”,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微信图片_20190825134105.jpg

训练的人数呢?现在还有四五十人。这个规模,在全省县一级,肯定是最庞大的。更可喜的是,带训的教练都是我曾经的徒弟,包括占晓林、占文武、毛晨,他们也都是占旭刚的师弟。

不光是这些,举重还赋予了开化很多正能量。开化先后举办过多次全国性、洲际性的举重赛事,因为基础好、氛围浓,经常会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记得1989年时,在县礼堂举办全国青年举重锦标赛,容纳不了很多观众,街上临时装了好几只高音喇叭,实时“转播”比赛,每只高音喇叭前都聚集不少“听众”。2002年后,开化连续几年举办中日韩举重邀请赛。十多年前,一张举重比赛的门票居然能卖到50元。此外,民间练石担、举石锁也很盛行,成为一种很具地方特色的乡土体育文化。一位省领导来开化调研,把举重作为名片赞誉开化的“五个一:“一片青山绿水,一茶飘香四海,一刀雕出乾坤,一举享誉世界,一硅飞上蓝天。”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